太子爷小说网 > 古代电子书 > 太子,别这样 >

第2节

太子,别这样-第2节

小说: 太子,别这样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把一切看得平淡或许是个优点,但朔夜贵为储君,清心寡欲并不是老百姓的福气,朔夜会对别人产生兴趣,耶律辽感到很开心.或许他终于肯认真正视自己的身分了。
耶律辽忍不住调侃。〃怎么?开始觉得有所牵挂了?〃朔夜没有回答。〃走吧!是不是烈弟找我?〃
他牵遇黑色骏马,没再多说什么,和耶律辽一起奔回皇城。
正文 第二章
那霸贺文继位时在皇城的东、南、西、北隅分别建置了别殿,〃北苍殿〃是那霸王和皇后、嫔妃居住之所,堪称四殿中最雄伟的建筑;〃西零宫〃是太上皇的居处,目前无人进住;〃南瑞宫〃由皇子们共同居住,但那霸楚耶子嗣不多,目前由那霸岚一人独住。
而〃东翱殿〃则是储君的居所,上至守卫死士、下至婢女,都是朔夜亲自挑选,守备森严直逼北苍殿。
除了这一小队人马及朔夜、耶律辽之外,没有人知道那霸烈的存在,因此那霸烈可以在东翱殿中自由行走,不怕被别人发现自己依然存活在世界上。
不过,近来他老觉得有几个人行踪鬼祟.似乎出了内贼。
朔夜回到行宫后也不稍作歇息,直接来到大厅。〃听耶律说你找我?〃〃我怀疑有内贼。〃那霸烈对随后进来的耶律辽微微点头,耶律辽很自动地找张椅子坐下,气定神闲地喝着奴婢送上的茶。
〃你这么说,我想起今日在朝中岚弟若有似无的刺探。〃朔夜以食指抚摸着俊挺鼻梁。〃但我相信宫内不会有人出卖我们。〃〃你就是太仁慈,才让他以为你好欺负。〃那霸烈向来就对那霸岚没有好感。〃听耶律说那贼老头又有想伐国的冲动,我看八成又是那兔崽子在他耳边说什么。〃朔夜询问凉凉喝茶的耶律辽。〃你有几成把握说服父王不出兵?〃耶律辽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与其开心出兵问题,他还是比较在乎这一对孪生子。
这两兄弟实在长得太像了!如工匠砌出的两道霸气的眉,是历代那霸王者的特征;湛蓝的瞳眸似晴朗无云的天空;英挺的鼻粱如出一辙,薄唇更似同个模子烙印出来的。若没有开口,就连耶律辽也分不出这对和他是拜把兄弟的孪生子。
耶律辽〃喷噎〃两声,再一次叹道:〃你们两个长得可真像。〃造句话朔夜早听过上千万次,他依然持着一贯的笑,但那霸烈可没这么和气。〃当兄弟都当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分不出我和朔夜的不同?我瞳孔颜色比朔夜还浅一些。都说几次了,你怎么还弄不清?〃耶律辽无声地来到那霸烈面前,笑意盎然地盯着他看,那霸烈抓紧耶律辽的衣襟,睁大眼要他看个仔细。
仔细端详后,耶律辽认真地问:〃你昨夜没睡好?怎,厶印堂泛黑?〃〃你太久没被我揍了吗?〃那霸烈不悦地磨起牙,准备和耶律辽大干一场。
不过和耶律辽打架没意思,这没种的家伙总是不攻,左闪右躲,尽是消耗别人的体力,等对方气喘吁吁时,再一副〃君子不以欺小为傲〃的姿态离开,每次都让那霸烈气得牙痒痒。
〃好了,你要打晚点我陪你练练拳就是,现在来谈正事要紧。〃朔夜虽然担任军师的角色.但他也是个练家子,身手不比那霸烈逊色。
朔夜摊开一张绘制北方地图的羊皮,指着赤勒与那霸两国问的小国。
〃父王若真要出兵,我们可以借道支连、何坊,不过赤勒国近来老是拉拢他们,若两国到时向他借道,反而更耗损我方军力。〃那霸烈的食指在地图上画个弧,〃你不会是想跟那女人打交道吧?〃〃不愧是兄弟,这么了解我。〃
〃不会吧?〃那霸烈哀叫一声,让在场的另外两个人笑弯了唇。
那霸烈所说的女人,指的是由月勒黎领导的风翼国。国中的男人在家农耕织布,打仗之事全交给女人。虽然各国都在背后指指点点,却电不敢小看大漠女人的善战。
〃那个月勒黎根本是男人婆。〃那霸烈曾假扮成随使,跟着耶律辽走过几趟女人国,对当地的民风不敢苟同。
耶律辽和朔夜交换个眼神,不表意见地诡异一笑。
〃你们笑得很奇怪喔!〃那霸烈红了俊脸,〃我是说真的耶!〃〃我们什么都没说啊!〃
耶律辽想起稍早的事,对着朔夜说:〃对了,要不要我去调奁一下那位姑娘?〃〃哪位姑娘?〃那霸烈可是好奇死了。
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朔夜抿出嘲笑。〃耶律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讨房媳妇儿了。〃那霸烈咧出一个坏心的笑,凑到耶律辽的身旁瞎起哄。〃以前就曾听说你在家乡有个未婚妻,是姓秦的姑娘对吧?什么时候才要把人家迎娶回来给我们看看啊?可不要让姑娘等白了头喔!〃耶律辽立刻紧张起来,〃不、不,耶律某人哪有这,厶犬的福气娶秦姑娘?叉岂敢在此时败坏人家闺女的名声?耶律某人早在当年离开故国时,就已和秦姑娘解除婚约,你可别再乱说。〃〃你脸红了耶!〃那霸烈丝毫不给耶律辽面子地狂笑出声。〃根本就是人家不要你吧?〃〃才不是呢!你给我站住!〃耶律辽随着那霸烈跳出窗棂,吵吵闹闹地跑到后院,说没两句就开始过起招来。
朔夜静静地看着自己随意点燃的火正烧得旺盛,从头到尾都没插上一句话,奸诈地笑了起来。耶律辽唯有对那位秦姑娘完全没辙,每次一提到秦姑娘,好风度便完全走样,否则要看他出手揍人可真是千载难逢。
看两人一时打上了瘾,朔夜背过手,悠哉地回到寝房。
他不期然地想起当年谣传那霸烈是〃恶魔之子〃,若不铲除,必降灾祸,但那霸烈不但没死,甚至平安地在皇城成长,度过了二十五个年头。
当时所惧怕的灾厄非但没有发生,甚至因为那霸烈才智过人,得以在那霸国的战史上写下空前的漂亮战绩。
虽然朔夜负责谋策,但和将士们同生共死、浴血战到最后一刻的人,却是那霸烈。
那霸烈人如其名,个性像把烈火,每次冲锋杀敌永远都是跑第一个,那种连命都不要的剽悍总让敌人吓得屁滚尿流,没多久就乖乖投降。
一想到这,朔夜就忍不住连声叹气,他不是没驻过那霸烈要好好爱惜生命,但那霸烈总是摇着头拒绝。
朔夜知道那霸烈虽然口中老是喊父王〃贼老头〃,但他知道,那霸烈对父亲有着浓烈的孺慕之情,只是碍于情势无法相认。
那霸烈有绝对的才能领导国家,志向电在此,反观占着〃储君〃、〃大将军〃名号的自己,根本无心治理尔虞我诈的朝政,更不愿一生被绑在这里。朔夜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把真正会带兵打仗的那霸烈公诸于世?
没由来地,那光着~只脚、沾满泥土却写着纯真的愤怒小脸,轻盈地跃上心头,朔夜的笑增添了几许温柔。
☆ ☆ ☆
东关朗因为受不了在朝中被皇上百般戏弄而气得昏死过去.当他被送回东关府时,东关好是又气又难过。
她不只气皇上的残酷,更气自己不体谅父亲为官的辛苦,三天两头惹父亲生气。
大夫诊断东美朗是长年血气郁结,若再发生昏死现象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除了开帖安神药方以外,大夫也束手无策。
不久东关朗的老友张偃电米了,见东关朗一时半刻没有请醒的迹象,张偃安慰东关好几句,嘱咐她劝东关朗不要太过固执。
昏迷整整三天后,东关朗才悠悠转醒。这段期间东美好衣不解带,随时伺候一旁,让东关朗既心疼女儿又满心感动。
〃我还以为你不会管我这老头子的死活呢!〃东关朗看着女儿拿着汤药亲手喂食自己,一向古板的脸有些动容。
东关好别扭地红了脸,恶声恶气地嚷嚷。〃快喝啦!废话这么多。〃东关朗不再逗女儿,〃爹不想继续为官了,或许以后生活不比往昔富裕,女儿你可得忍忍。〃东关好摇摇头,〃女儿宁可和爹露宿三餐,也不要让爹再受那种窝囊气。〃虽然女儿这样说,但东关朗怎舍得让女儿过苦日子?〃哪天日子真过不下去,你放心,爹不会舍不得这些身外之物。〃东关好端起药碗点点头,〃爹要辞官,说辞就可以辞吗?〃〃为什么不行?〃东关朗理直气牡地反问:〃想我三十年的人生精华都奉献给朝廷,今天我年纪大了,告老还乡、颐养天年有什么不对?〃东关好想想也对,便不再多虑。
谁知东关父女的算盘打得好也没皇上好,他以〃不忍割爱〃为由,轻轻松松就把东关朗辞官的信函退回,要他身体复原后立即重靳回朝效命。
东关朗一气之下,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莲日缠绵病榻,让东关好好生心急。
她在自己的闺房中走过来又走过去,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任何计策能让父亲顺利辞官。突然,她脑子一转,立刻想出一个好办法,不顾现在已是子时,连忙跑到东关朗的卧房。
听到东关好的〃好办法〃,东关朗差点没掐死她。
〃代父上朝?当宫不是儿戏,岂是体这女娃儿能玩的?回房去!你是嫌你爹病还不够重是吧?〃语毕,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难道真要爹拖着一身的病再去朝中给那些人玩弄吗?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只有爹了,我实在不敢想像失去您后我该怎办。〃〃你一个女孩家.天天混在男人堆里,传出去能听吗?〃〃我可以女扮男装啊!〃东美好一点都不觉得这是问题。〃那霸国法不是有规定,〃父索健康不适,为人子可代父上朝〃?倘若有人问起咱东关府哪来子嗣.就说我先前出外经商,常年不在那霸国,这次因为爹重病所以才回来就好啦!〃〃这也太荒唐了!〃东关朗说什么也不会让女儿被那群豺狼吞掉。
东关好还是不放弃。〃爹。。。。。。〃
东关朗摇摇头.叹口气。〃再说下去,你是不打算让爹睡了是吧?〃东关好吐吐舌头。〃我都忘了爹需要体息。〃她帮东关朗拉好被子,心头开始打起别的主意。
〃算了。不过你要记住,时机一到可不能贪恋仕途,知道吗?〃东关好一听,小脸上满是意外,东关朗忍不住瞪地一眼。〃我再不答应,你这丫头八成想明天就穿上我的朝服,直接上朝去了对吧?〃他走下床,费力地写下几句话,放进馆封中交给家仆。〃你把这交给张偃大人,请他务必早朝前给我捎个口信。〃家仆领命退下,东关朗喊人点起红烛,拉着女儿坐在圆桌旁,教导她一些基本应对进退的礼仪,东关好则努力地一一记下,生怕明天哪里出了错,反而给父亲添了麻烦。
父女俩就这样从深夜聊到东方鱼肚泛白,东关好才回房稍稍补眠。
一早醒来,东关好老觉得有千万匹马儿在胸口奔窜,心跳快得连她都数不清。张偃看着焦躁不安的东美好,不禁叹道东关朗生了个标致的女娃。
她身穿连夜请女红裁制而成的墨色官袍.头戴礼冠,玉珠连缀而成的缨络系在喉间,不需修饰的黛眉此刻虽然微微皱起,仍不碱损其细致,细长的睫毛不是双灵动有神的大眼,一名俏丽的女娃儿瞬间成了位翩翩玉公子。
两人进入皇城前,张僵小声地安抚东关好,〃放心吧!皇上其实没有你想像的可怕。若真有突发状况,老夫誓死也会保护你的安全。〃东关好发自的小脸勉强凑出微笑。〃好儿先先谢过张伯伯。〃〃走吧!〃张偃摆摆手,领着东关好走进皇城内殿。
第一次见到陌生的脸孔,群臣自然议论纷纷,最吃惊的莫属朔夜。
纵然这位身着官服的应该是名〃少年〃,但他却认定她就是当日在湖畔相遇的少女。
她虽然默默伫立在张偃身旁,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却掩盖不住局促。
朔夜不动声色地扫了全场一周,发现唯独不见东关朗的影子。看来这姑娘应该是跟东关朗有关系的人。
朔夜兀自思索时,皇上已经来到众臣之前。
即使没有断袖之癖,那霸楚耶也忍不住出声赞美。〃好个精雕玉琢的公子,不知令尊病况是否好点?〃东美好要自己止住颤抖,垂着头,刻意压低声音道:〃托皇上的福,家父近日身体改善许多。〃〃这就好,寡人对东关爱卿可是非常关心呢!〃那霸楚耶微蹙起眉,似乎真的很关心东关朗的健康。
〃谢皇上关心。〃东关好垂下的凤眸翻了好几个白眼,全场只有朔夜发现她的不认同。
〃你叫什么名字?〃那霸楚耶又问。
〃东关余。〃东关好回答得一点也不迟疑。
这时,朔夜开口了。〃再过一段时间就是父王的六十大寿,原定邀请皇宫贵族举办一场狩猎大赛,儿臣心想,不如也邀请东关余一同共襄盛举,也可借此表扬东关余的孝心。〃东美好觉得那人真是多嘴,千嘛提这种鬼意见,不过这声音好耳熟。。。。。。
她偷偷抬头,好死不死稚朔夜含笑的眸子对上。
她红唇一张,想喊出什么,却又快手快脚地捂住自己的嘴。
怎么是他?他不就是上回那个该死的贵族吗?糟糕糟糕!他好像认出她来了,如果他拆穿她,那真的是吃不完兜着走啦!
皇上对东关好错愕惶恐的样子感到十分好奇,〃东关爱卿不愿与寡人出游?〃〃臣。。。。。。臣不敢。〃东关好畏缩地又垂下颈子,希望是自己白操心一场。〃不过家父重病在身,实在无心。。。。。。〃看到她差点叫出声的模样,朔夜忍不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