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76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76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娜松∷幌胨溃娴牟幌胨溃

    保镖强行把他拖到鱼缸面前,任凭谢子平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一人压着他强行让他跪着,另外两人各抓他一边手!

    谢子平瞪大了双眼,此时他的脸被强行贴在鱼缸上,与可怕的食人鱼就隔着一块玻璃!

    景天上前,瞥了他一眼,旋即在玻璃缸上方掀了个盖子。

    盖子很小,就比一个成年男子的胳膊大一点,这也是为了防止食人鱼跳出来咬伤人。

    “塞进去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谢子平就只感受到抓着自己胳膊的保镖用力一拽,就把自己的手给塞了进去!

    “不要——”

    惊恐的、绝望的呐喊声响起,下一秒,是一声快要响彻天际的痛苦的尖叫声!

    食人鱼争先恐后的涌过来,谢子平的胳膊塞进去不到三秒,就见了白骨!

    巨大的痛意像汹涌的海浪一样扑了过来,谢子平眼皮子一翻,整个人软软的跌了下来,晕了过去。

    “真没用。”景天踢了踢倒下来的谢子平,对他那只剩下骨头的手视而不见,“才这么点就吓到了,废物!”

    此时郭莉等人已经被放了下来,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以缓解自己头顶那刻入灵魂的痛楚。看着谢子平被这样对待,她们一声也不吭,她们都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管得了他?

    季茜呆呆的看着谢子平。她的眼睛因为流太多的眼泪,已经肿得不能再肿,又有血流下来粘在睫毛上,一双眼睛都快睁不开,压根看不见他的模样。即便是这样,她依旧用那双空洞的眼望着,仿佛那刻骨的痛不存在一样。脑子依旧没办法思考,但她的心却异样的平静。

    刚才见到他的那一刻,她的心底还有残存着一丝期盼,希望他能够把自己带走,或者结束自己这样痛苦的日子!可他是怎么样的?他对她的痛视而不见,他对她多年来的付出选择性失忆!他为了不让自己受牵连,把她做过的一切都供了出来,甚至于,把手上拥有的证据都要交出来!

    她为了得到他,杀了自己的舍友,得到了今天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结局!可是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竟因为一个女人要跟她离婚,因为要保住自己的命而把她推了出来!

    她季茜这一生,竟然活成了一个笑话!

    哈,原本以为自己是人生赢家,不仅从杨晗手中抢走了谢子平,还过上了美满的生活,让得原先不看好的人大跌眼镜,可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蠢货,输得彻彻底底!千方百计算计来的爱情是别人有意的阴谋,心心念念的男人所为的只是她的身份!她的自尊、骄傲,全部被他践踏到脚下!

    景天踢了谢子平两下,见他躺在地上就是不动弹,眼里闪过一丝恶趣味,一只脚抬起,重重的踩在了他只剩下骨头的手上!

    “咔嚓!”

    “啊——”

    又是一声无比凄惨的尖叫声!

    谢子平全身冒着一层冷汗,右手肩膀处传来的痛意让他无比的清醒,可此刻,他倒宁愿自己沉睡不醒!因为睡着了,就不会感觉到痛,就不会觉得害怕!

    “小天,我求你了,看在我们两家人以前关系好的份上,你就放了我吧!”谢子平还是不死心,即便景天这样子折磨他,他依旧腆着脸求饶,“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真的!你放过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真的,只要你放过我!”

    景天看着趴在地上不断哀求自己的男人,神色晦暗不明。

    “你要钱或者是要权,我都可以给你!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我是真的不想死啊!”谢子平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他反复念叨着,来来去去也就只有这几句话!

    “哦,对!我可以把季家的把柄告诉你!”死亡即将降临,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只能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拥有的全部都拿出来!只要自己有让对方心动的东西,就可以换来一线生机!

    “谢子平!你这个畜生!”原本一直沉默的季茜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她因为太过痛苦,只能咧着嘴喊着,“季家给你了那么多,你竟然为了自己的一条贱命出卖我们!”

    如果不是已经没有力气动弹,只怕季茜就要扑过去撕了谢子平了!

    她可以忍受他把自己推到面前做挡箭牌,但绝对不允许他把季家也给拖下水!

    季家是她最后的骄傲,是她目前唯一的凭仗,要是季家也出了事情,那后果,她不敢想!

    “季家私底下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一些是我经手的!为了拿到资金培养自己的势力,为了贿赂上边的人,季常松是什么事情都敢做!”

    谢子平才不会管那么多,他现在只恐自己说的不够快!要是没有说到让杨天感兴趣的点,自己就真的没命了!抖出季家的事情算什么,若是杨天需要,他连季家人都敢杀!

    “谢子平!”

    季茜已经顾不上自己头上的伤口了,狠狠向前一扑!只可惜她力气太小,压根没有挪动多少。她咬咬牙,以手撑地,就这样朝着谢子平所在的地方爬过去!

    不,不能让他把事情都说出来!她要杀了他,杀了他!

    谢子平,是你先对不起我,是你先想要对季家下手!既然如此,我不会再顾念半分夫妻之情!只有你死了,季家才会没事!

    “吵死了。”纪箐歌瞥一眼季茜,状似随意的挥了挥手。隐约间一道暗劲奔向季茜,打在她的睡穴上,她身子一僵,就这样软绵的趴在原地。

    “很不好意思,我们对季家的事情不感兴趣。”纪箐歌上前,看看景天,目光转向还在不停透露季家的秘密的谢子平,“不过呢,我倒是可以让你看场好戏。”

    “什么……什么好戏?”谢子平愕然抬头,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很熟悉。她是……对,她是程家人!

    纪箐歌颇为神秘的笑了笑,让人把郭莉和刘梅、卢婧拖了过来。

    “呐,你们可要睁大了眼睛瞧仔细了。”

    郭莉被纪箐歌随意的拎了起来,她刚想动手,容晏便走了过来,沉默的挡在她面前。

    “小师叔?”

    “我来。”

    “你……”

    纪箐歌话还没说完,容晏就从她手上把郭莉拎走,径直走到那鱼缸面前!

    谢子平等人瞳孔一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众人呼吸一屏,瞪大了双眼,看着容晏丝毫不犹豫的掀开鱼缸上边的玻璃,旋即手一使劲,把郭莉狠狠的砸了进去!

    水花一溅,鱼缸里的食人鱼瞬间涌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咬上郭莉!

    清澈的水瞬间变成妖冶的红色,不断的有血丝渗出来,和水融为一体。随着水的颜色的加深,郭莉的惨叫和挣扎变得越来越弱,直到最后,翻涌的水渐渐平静下来。

    “呕……”

    谢子平、刘梅和卢婧一直被强迫看着,他们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不过是一分钟,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变成了皑皑白骨!

    完了,他要完了!这一群人真的是疯子,是变态!等下自己的下场也会是这样,等下自己也会成为那一群鱼的食物!

    那一缸血水还在他面前放着,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谢子平只觉得身子一颤,旋即下身一热,一股骚味立即飘了出来。

    他失禁了。

    纪箐歌脸色稍稍发白,她捂住嘴唇,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对着站在一旁面不改色的保镖道,“先把他们拖下去吧。”

    “不,不要!”卢婧和刘梅此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终于挣扎的喊出了口,“杀害杨晗的人不是我,求你们了,你们就放过我吧!都是季茜那个女人要我们做的,是她逼我们的!求你们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放了我,放了我吧!”

    原本以为过了那么多年,自己已经安全了!那件事情再也不会有人提起,自己会带着这个秘密到死,可谁知道事情还会有败露的一天!

    这些天来的折磨已经快要把她们弄崩溃了,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天都在忐忑中度过!因为她们不知道,下一轮的折磨会是什么时候!

    方才看着郭莉被一群食人鱼啃噬,她们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

    郭莉已经死了,接下来就轮到她们了!

    不,她们不想死!

    保镖可不会管她们的想法,拎着她们衣服后领,把她们拖到鱼缸前!

    “呕……”

    两人疯狂呕吐!

    越是靠近,血腥味越是浓;越是靠近,越是能看清那鲜红的血水里飘荡的肉丝,以及被啃食干净的骨架。

    “不……不要!”

    她们真的不想死啊!

    “好了,把她们也丢下去吧!”

    纪箐歌瞧了两人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异光。

    “啊——”

    水花溅了起来,两人拼命的挣扎着!对死亡的恐惧让她们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手紧紧的揪住鱼缸的边缘,就要翻身出来!

    可食人鱼哪里会让自己的猎物逃掉?争先恐后的朝两人游过来,尖利的牙齿啃进两人的肉里,狠狠一撕!

    季茜呻吟一声,颤抖着睁开双眼,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副惨剧!

    “救命……”两人死死的攀在鱼缸的边缘,直到死时,还瞪着一双眼睛,面容扭曲!

    “好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俩了。”房间里的血腥味实在是太浓,景天收了笑,挥挥手,让人把季茜和谢子平拖走,“我们换个地方玩。”

    景天等人一走,纪箐歌立即踉跄了一下,好在容晏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我没事。”纪箐歌白着一张脸,还有心情对着容晏笑,“小师叔,我这阵法如何?”

    踢走放在角落里不起眼的小石子,只见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郭莉、刘梅以及卢婧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面色狰狞,不停的拍打挣扎。

    她们疯了。

    郭莉等人当年帮着季茜杀害杨晗,虽然没有直接动手,但她们是帮凶!有的时候,活着远比死了要来得痛苦!她们余下的人生里,只记得一件事情,只做一个梦!

    被食人鱼啃食的噩梦!

    在梦里,绝望、恐惧、窒息和疼痛,将会伴随她们到死!

    容晏担忧的瞧了纪箐歌一眼,手放在她后背上,一股精纯的元气钻进她的身子里,顺着她的经脉运转一个周天,这才让她脸色稍稍好转。

    “逞强。”

    容晏瞥了她一眼,眼底满是不赞同。

    纪箐歌有点尴尬,这个阵法能让人产生幻觉。方才他们像是把郭莉等人投入了鱼缸里,其实只是丢到了地上而已。但是在众人看来,那一切都是真实的发生着!就连郭莉等人,也以为自己真的死了,因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实在是太真实了!要让身处幻觉中的人能感受到刻骨的痛,自然是需要消耗较多的法力。

    原本容晏是想替她的,毕竟他的修为比自己高太多,只是她拒绝了而已。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依靠别人,自己怎么能够成长?

    门外还有几个保镖在候着,纪箐歌对他们点点头,“麻烦了。”

    这些保镖其实都是程家的死士,他们不会泄露今天发生的一切,因此纪箐歌才放心让他们参与其中。

    几人上前把郭莉等人拖走,另外几人负责处理现场。

    别墅附近的断崖上有一棵大树,枝桠横生。景天让人套了跟绳子在一根枝干上,绳子的两头则分别绑着季茜和谢子平。

    两人压根没了反抗的力气,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绑住身子,旋即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下狠狠一推!

    两人一个猝防不及,在啊的尖叫声中被推了出去!

    谢子平要比季茜重,这样一推出去,两人之间达不到平衡。谢子平猛的往下坠,季茜则是被他高高吊起!一旦季茜被拉翻过去,两人就会一起掉下悬崖!

    好在季茜及时用手抓住了枝干,咬牙撑着。这下子就变成了谢子平吊在季茜身上,而季茜则抓着枝桠,承受两人的重量!

    “茜儿!”谢子平惊慌失措,显然也知道自己的命就掌握在季茜身上,赶忙仰头看她,“茜儿,你别放手!”

    听到谢子平的声音,季茜眼底闪过一丝怨毒,在那一瞬间她真的就想这样放手!

    “呵,相爱相杀,你们觉得这个游戏怎么样?”景天站在崖边,笑看两人,“谢子平,你可别怨我没给你机会。看在咱们两家以前是世交的份上,我在你腰间放了一把匕首。只要你能爬上来,就可以用匕首砍断绳子,这样你们两人就都得救了。”

    谢子平面容扭曲的瞪向景天!

    绳子绑在他的腰上,没有绑住他的手,腰间也的确是放着一把匕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