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413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413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驹丞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见雷霆推门进来,自己挣扎着坐了起来,“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前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雷霆认了错,走到他床前坐了下来,“爷爷,我回来是有事要和你商量。”

    “你是想说你四哥的事情吗?”驹丞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想也不想道,“我已经和你父亲商量过了,就按着箐歌丫头的话去做吧。”

    想到方才电话里容晏和自己说的话,雷霆也不惊讶,只是点头道,“这对我们驹家来说福大于祸,而且我已经和箐歌他们说好了,他们不会伤及到四哥的性命。”

    他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驹丞叹了口气,想到驹雷临犯下的那么多错,摇头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没有人会怪你的。等他回来,我会好好和他说的。”

    不过想到驹雷临那个性子,驹丞就忍不住头痛。本以为他是自己所有孙子里最不让自己担心的人,谁能想到他会闯出这么多祸事来。

    说到驹雷临,两人的心情都算不上好。想着驹家现在变成这番四分五裂的模样,他们就完全开心不起来。

    两人说了很久的话,直到驹国安回来,两人的对话才结束了。跟着自己的父亲走出门,雷霆显得心事重重。两人进了书房,继续说起了当今的境况。

    “羽家对我们是势在必行,若是不想出点对策,我们还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驹国安也不敢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纪箐歌身上,“就算箐歌有心保我们,但她也不能保证其他人不会对我们下手。”

    他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普通人,他坐在国安部部长那个位置,什么风浪没有见过?谁能保证新的领导人上任之后不会对他们驹家下手?

    雷霆理解他的担忧,但他并不这么认为,“箐歌和老大说了会保我们驹家没事就一定会没事,难道你还信不过他们吗?爸,四哥能落得今日的下场,不就是因为他想要太多吗?”

    他们能平安的抽出身,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赚到了,若是再贪心的话,只会重蹈覆辙。好不容易才争取来这么一个机会,说什么都不能毁掉了。

    “我……”

    驹国安有点脸红,许久往后一靠,“是我想错了。”

    这么久以来,他以为自己是除了老爷子之外最清醒的那一个,不然的话怎么会在知道雷临落到纪箐歌手上的时候自己也能欣然接受呢,如今听了雷霆的话,他才猛然醒悟,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他和雷临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都是自诩身居高位,看得长远,而且总是习惯用政客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事物。他之所以能那么快的接受驹雷临被人拘禁起来的事实,是因为他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而且说不定自己还能趁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他内心是知道纪箐歌能让驹家全身而退的,可他到底是舍不得之前的大权,忍不住的想要贪更多。

    继续作下去的话,驹家连退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是我想错了。”他捂着自己的脸,似乎有点羞愧,“我本以为你们关系很好,箐歌说不定会看在你们的关系上再退一步。我这样的想法,与你四哥有什么区别呢?”

    雷霆沉默。

    “算了,等到这些事情结束后,我带着你母亲出国散散步。”驹国安疲惫的挥挥手,“我们老了,是该颐养天年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你们年轻人去处理吧。”

    他是该放手了。

    “爸……”

    看着他那疲惫的模样,雷霆心里说没有触动是假的。动了动嘴,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太多,只是让他和老爷子注意保重身子,然后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泰亦双还在客厅里等着,见到雷霆下楼,走过去拉着他道,“儿子,我已经让人做好了饭,你吃过饭再走吧?”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到底是自己的小儿子,哪里能不让她惦记呢?

    雷霆微微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拒绝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办,不吃了。”

    他连在家睡觉的打算都没有。

    泰亦双还想说点什么去挽留他,可是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两人之间的误会已经够深了,要是自己再说错话,可能两人之间的感情就再也挽回不了了。

    “好吧,等你有空了再回来吃饭。”泰亦双忍住了内心的失落,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你也永远都是我的儿子。之前是我太自以为是了,以后你做事就按着你自己的想法来做吧,我不会再干涉了。”

    似乎是怕他会再次误会自己,泰亦双赶紧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你感情的事,我不会再插手了,你愿意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

    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雷霆怔了半晌,然后嗯了一声,“我知道了,你别多想,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

    说完,他急匆匆的就越过泰亦双,径直出了大门,连她在后面喊他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泰亦双还是没办法放下心来,刚想追上去,在后面下楼的驹国安喊住了她,“他已经明白你的心了,你就别担忧了。给他点时间消化,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自己的丈夫都这样说了,泰亦双只能压下了心中的忧虑。

    上了车,雷霆又是在车里发呆了老半天,这才驱车去了之前定好的酒店。

    另外一边,容蕊回到家里,看到容晏和纪箐歌都在客厅里等着她,脚步停了一下,旋即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你们不问我今天去了哪儿吗?”

    纪箐歌看看容晏,又看看容蕊,“你去哪里是你的自由,我们不会干涉。”

    闻言,容蕊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今天我去见了宗听雁,她没有疯。而且,我还在那里见到了羽锐,他想让我跟他合作,甚至还拿出联姻这个条件来诱惑我。”

    她本来就没打算隐瞒。

    她的确是对纪箐歌有意见,也隐约猜到容烁的失踪和她有关系。但是羽锐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在她心中,只有容晏才是她最亲的亲人,为了他,她可以牺牲所有。更何况,容烁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是他活该的,怨不得其他人。再者,哪怕她想要对纪箐歌下手,也会选择自己动手!最关键的是,她不会做任何对容晏不利的事情。

    他想挑拨自己对纪箐歌下手,未免想得太过美好了些。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容蕊了,不会成为别人的枪手。

    纪箐歌知道容蕊会和自己说这些的,所以也没有多少意外的情绪,看了一眼容晏,站起来对着两人道,“我去弄点吃的,你们聊吧。”

    两人之间几乎从未敞开过心扉说话,如今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纪箐歌进了厨房之后,客厅里只剩下两人。容蕊立即有些不自在起来,有点想起身走人的冲动,但是想到这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说什么都不想放过。

    她是真的很想成为他妹妹的。

    容晏似乎察觉到了她的不安,柔和的弯了弯唇,伸出手揉揉她的头发,“别担心,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

    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温柔,在他的手触碰到她的头顶的那瞬间,容蕊的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她忍了半天才忍住了想要落泪的冲动,抽了抽自己的鼻子,“好。”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情形,没有想到真的会有实现的那一天!此刻的她真的太满足了,哪怕下一刻是让她去死,她也心甘情愿。

    吃过饭,容蕊又把在医院里发生的所有全都告诉了两人,基本上没有遗漏什么细节。

    “你们近期行事最好小心点。”容蕊憋了半天才说出让她无比别扭的话,“羽锐已经是下定了决心要对付你们了,谁都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怪招。”

    以前的羽锐很惜命,所以他下手一般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然而现在的羽锐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肯定会不则手段的,这样的人对付起来最是棘手。

    两人都点了头。

    默默的吃完了饭,容蕊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想来想去还是有点不放心,掏出手机想联系别人,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几个朋友。

    她性子古怪,也不屑和其他人打交道,以至于从小到大,她竟然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真心的朋友。以前的她自然是不会在乎的,因为她的心思都放在了容晏身上,可现在……

    没有想到孤独这两个字会落到自己身上,容蕊自嘲一笑,刚想放下手机,目光却落到了手机上的一个号码。

    如果是她的话……

    她躺倒在床上,挣扎了半晌才试探性的发了条短信过去。没有想到对方很快就回了信息,而且看起来心情还很不错的样子。

    内心不受控制的涌上一股异样的情绪,容蕊翻了个身子,斟酌许久,打了一段话发了过去。

    t(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32 驹雷临跑了!

    (全本小说网,。)

    那边这回没有急着回信息,而是等了许久之后才回了一段话。正当容蕊想着要继续问的时候,那边的人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吓了她一大跳。

    想着自己是在房间里,她才松了口气,犹豫着接了起来。

    “哥哥他们会处理好的,你就别担心了。”

    顾思敏轻笑出声,让得容蕊不自禁的红了脸颊,看起来是羞涩不已。好在她们两人没有面对面说话,不然的话容蕊还真的要找个洞钻进去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的发短信给顾思敏。换做是之前的她,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这边容蕊在跟顾思敏聊天,那边纪箐歌和容晏也在商量着什么。

    “接下来只怕要有一场硬仗要打。”纪箐歌抱着容嘉奕,眸中满是温暖的爱意,看得容晏竟然出了神,“我已经联系了师父,让他老人家来京城一趟。”

    她还是没办法放心。

    真要再出什么意外,她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承受下来。

    失去挚爱的那种痛苦,这辈子她都不要再尝。

    然而事情变化总是那么快,纪箐歌还没等来陆机,却先等来了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驹雷临跑了。

    本来关押他的地方是没有人知道的,而且负责看守的人都是邢昊焱等人的心腹,按理说来他不可能逃得掉。可就是这样看似万无一失的情况之下,他还是逃掉了。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邢昊焱的脸色很是不好,又是惭愧又是自责的看着纪箐歌,“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初她能把人交到自己手上,就是因为相信自己的能力。可如今,自己让她失望了。

    纪箐歌倒是没有多少责怪他的意思,只是看了一眼当初关着驹雷临的地方,又问了问当天的情况,然后道,“没事,你也不用太过自责了。事情还没有变得难以控制。”

    邢昊焱欲言又止。

    纪箐歌却是没有看他,转头看向韩少远,“学长,你怎么看?”

    “既然驹老爷子都已经答应了,那就没有再反悔的可能,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不是驹家的人做的。”韩少远很是冷静的分析道,“能有这个实力做到这件事的人,也不外乎那几个。”

    而这其中,和他们是敌人的人,不多。

    纪箐歌点点头,表示自己赞同他的想法,想了想道,“让人盯着羽家那边的动静,看看是不是他们动的手脚。我先去见个人,有什么消息我们电话联系。”

    现在去想人是怎么没的已经没有意义了,她能做的,只有尽快找到驹雷临,免得节外生枝。

    她答应过驹老爷子,会保证他的安全的。

    “好。”

    几人分头行动。

    出来之后,纪箐歌坐上了车子,直接去了黑麒帮。

    司徒衡正在享受着美人和佳肴,忽然听到外面有动静,也不惊慌,淡定的推开了美人,头也不抬的对着走进来的纪箐歌道,“看来我这里是拦不住你了。”

    纪箐歌神色淡淡道,“如果司徒帮主不要每次都让人拦住我的话,我也用不着闯进来。”

    躺在地上的司徒衡的亲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那里是闯啊,分明就是走进来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来度假的呢!

    知道自己的人不是她的对手,司徒衡也没为难他们,直接挥手让他们退下,连美人那幽怨的眼神也都忽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纪箐歌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来,看不出她的想法,“人是你救走的。”

    她说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司徒衡也从容的坐着,没承认也没否认,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