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404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404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纪箐歌:“……”

    她直觉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驹雷临派来的那群人,有说什么吗?”想到自己在医院时遭受到的伏击,纪箐歌眸光不由得变冷,“看来是时候送份大礼给他了。”

    他要对自己下手也就算了,居然连孩子都不肯放过,凭这一点,她就不会放过他。

    “骨头挺硬的,有几个被折磨死了,还有几个还在负隅顽抗,不过没关系,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顾思敏脸上绽放着一抹让人胆战心惊的笑容,“我出手,还没有审讯不出来的秘密呢。”

    纪箐歌很信任她,知道她这么说了是有着绝对的把握,“那我就期待你的好消息了。”

    “放心,一切都在按着你说的去做,事情很快就有个结果了。”

    纪箐歌看了一眼容晏,又想着自己刚几个月的儿子,蓦地叹了口气,“真是希望这些事情都快点结束。”

    她现在只想和自己的家人过着平淡的生活,那些事情她不想再参与了。但她也知道,这只是她的心愿而已,真要过上那样的生活,必须把眼前的事情都解决了。

    “你什么时候回y国?”说完了事情,纪箐歌忽的想起一件事情来,“前两天某人还给我电话,说是让我查下你的行踪,说是也要来z国一趟。”

    顾思敏脸色顿时黑了,“我现在应该在m国才对啊!”

    虽然知道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在m国只是个假象,但也应当没这么快才对啊!以前自己可就是靠着这个法子让他找不到自己的呢,这次怎么失败了?

    “我可没有出卖你。”见她看过来,纪箐歌赶紧摊开双手表示清白,“同一个招数不可能骗得过他两次。所以,你现在最多只有两天的时间……”

    “fuck!”

    顾思敏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不行,我得收拾东西跑路了。”

    容晏看她那跳脚的模样,也有点无奈,“有我在,他动不了你。”

    自己的妹妹还是要护着的。

    “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事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顾思敏有点头痛,“而且我保证你们知道了也会跟他站在统一战线。不说了,我先走了!”

    她得快点跑路。

    容晏还想说点什么,就见顾思敏急急忙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眨眼间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散步回来的陆机,“敏丫头,你这么匆忙是要去哪儿啊?”

    “陆爷爷,我出去避避风头,要是有人找我的话你就说没见过我!”顾思敏边跑边喊,“等过年的时候我再来看望您老人家!”

    她得到别的国家躲一躲。

    房间里,容晏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自己的妹妹为什么要那么怕卡洛斯?

    纪箐歌看着他那纠结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在他疑惑的视线下,反问道,“你见过这样子的思敏吗?就算对方是卡洛斯,她也从未像今天这般心虚啊!”

    容晏点头。

    他就是这里想不明白。

    纪箐歌似乎是起了逗他的心思,又继续道,“难道你一直都没发现思敏近期的不对劲吗?”

    不对劲?

    除了听到卡洛斯的名字就会有很大的反应之外,并没有哪里不对劲啊!

    看他真的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纪箐歌也不忍在逗他了,直接点明了真相,“思敏怀孕了,卡洛斯这是在抓她回去结婚呢。”

    t(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22 喜事连连

    (全本小说网,。)

    怀孕了?

    容晏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

    这么久了,自己竟然是没看出来。想想当初箐歌怀孕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点都不知情。

    纪箐歌挽着他的胳膊,“她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才没让我和你说。”

    容晏不是在生纪箐歌的气,而是觉得自己作为哥哥实在是太失职了。

    正想着呢,陆机就过来看孩子了,见到纪箐歌和容晏,笑着问道,“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证领了,孩子也生了了,现在就是缺一个婚礼了。

    陆机说这话的时候,孙颖和纪正恩正抱着孩子出来,也不由得把目光放到两人身上,“是啊,陆先生说的没错,你们总不能连个婚礼都不办吧?”

    现在家里的条件比较好,办个婚礼什么的不在话下。而且这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当然不愿意就这样默默的成为了别人家的媳妇。

    必须风光的办个婚礼。

    要不是他们提及,纪箐歌还真的忘记了这件事。看了一眼容晏,发现对方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显然也是在等自己点头,有点无语,“过段时间再说吧,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羽锐和驹雷临的事情还没解决,她放不下那个心。

    她和小师叔的婚礼,绝对不能让那些人破坏了。

    孙颖有点担忧的盯着纪箐歌,不过碍于还有其他人,也就没把话说出口。

    “哎,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这个老头子是跟不上了,反正你们自己决定吧。”陆机倒没有勉强,他说这话只是觉得有点委屈了自己的小徒弟而已。

    三个大男人抱着孩子到客厅去了,孙颖没走,对着纪箐歌小声问道,“丫头,你该不会是不想嫁了吧?”

    证都领了,现在是要反悔吗?

    纪箐歌哭笑不得,“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方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啦!我这边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现在不好办婚礼。再者说了,这段时间景天和牧音不是要举行婚礼吗?我们也跟着办,有点累。”

    孙颖想说其实一起办也可以啊,反正几人的关系都很要好。但是看她那已经打定主意的样子,孙颖只得放弃了劝说,转头问道,“你不提起我差点都忘记了,他们结婚我们是不是还得多准备点礼物?”

    她对景天的印象非常好,都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了。再者说,这几年他对自己女儿的照顾他们都看在眼里,对他充满了感激。现在他要结婚了,自然是要放在心上的。

    “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纪箐歌哪里敢让自己的母亲去操心这些事情,“没有问题的。”

    孙颖点头,彻底放心了。

    纪箐歌看着在客厅逗着孩子的几人,也没上前,回房间掏出手机,给景天打了个电话,“我是不是要先说恭喜你,终于抱得美人归了?”

    景天呵了一声,“既然如此,你什么时候回公司处理事情?快要结婚了却找不到一个假期,你见过像我这么惨的经理吗?”

    真正的大老板甩手不干活,什么事情都由他这个经理来干,差点把他给累死。

    “我还在坐月子呢!”说到这个事情,纪箐歌就心虚了许多,嘿嘿两声把这个借口拿出来说,“难道你要那么狠心,让我现在去上班?”

    景天忍不住吐槽了。

    就算他忍心,纪家的人也不会同意啊。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想到容晏那个护妻狂魔,景天就表示不想说话了,“反正我不管,结婚了我是要去度一个月的蜜月期的,到时候华盛要谁来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纪箐歌哦了一声,“你觉得让牧音来帮忙怎么样?你去度蜜月吧,把牧音留下就行。”

    “纪!箐!歌!”

    迟早有一天,这个丫头会把他给气死的!

    “开玩笑的。”成功把某人惹毛之后,纪箐歌轻咳两声,赶紧补充道,“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也出月子了,你尽管放心的去。”

    “……”为什么她这样说了,他反倒是更加不放心了。

    两人贫了几句才说到正事上,“京城那边的局势愈发的紧张,估计是平静不了多少时间了。”

    虽说他们在n市,但是京城的的局势肯定是会影响到他们这边的。为了避免华盛又被牵扯进去,造成更大的影响,他们必须要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自从跟了你,我就没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景天捏着眉心,“论起能折腾的人,还真是没几个能超越你的。”

    有她这样的董事长,他表示本人真的压力很大。

    纪箐歌翻了个白眼,“有你这样的经理,我压力才大好吗?”

    两人互相揭短,话题又跑偏了。

    好在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样,说了几句又扯回来,“程先生那边也给我传达了他们的意思,说是看你的决定,他会无条件支持的。”

    说起来,还真没多少人能做到程林这样的程度。如此的信任纪箐歌,还真的是很少见。

    即便是早就料到对方的态度会是这样,但纪箐歌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一暖,“我知道了,改天见到他的时候我会亲自和他说谢谢的。”

    虽然谢谢两个字都觉得不够。

    “至于青龙帮那边……他们并没有打算参与这次的事件,不过你也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真正的置身事外的,毕竟现在黑麒帮还在观望着,谁也不知道司徒衡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真正搞不懂的人,是司徒衡。他的心思太过复杂,又喜怒无常。这一刻可能还站在统一战线,但是下一刻他很有可能就转过身去帮对手了。

    想了想,景天又道,“你打算和他好好聊聊吗?”

    纪箐歌摇头,想起两人这是在打电话,又补充了一句,“黑麒帮那边的事情可以放一放,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盯紧了n市各方的动静,绝对不能让京城那边动荡起来的时候,我们这边也是自乱阵脚。”

    n市才是她的大本营。

    景天表示自己知道了。

    就在纪箐歌和景天为了接下来的动荡做好准备的时候,羽锐这边也是发生了些事情。

    听着自己心腹的话,羽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了最后,已经完全变成了青黑色,拳头狠狠的砸到了桌子上,“你们看一个人都看不好,还有脸来见我?!”

    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妹妹竟然失踪了!

    都说大家族里基本上没什么亲情,但是他对这个妹妹是真心疼爱的。当初樊子默事件,他也曾想过把他给杀了,好给自己的妹妹出口气。但那个时候他正处于用人阶段,而樊子默对自己来说也还有点用处,就那样处理掉了很是可惜,所以他才留了他一命,只是勒令他不许出现在自己的妹妹面前。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云凰会揭穿了这件事情。

    羽清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少,精神也很恍惚。他不是不知道家族里的人说的话,只是有的时候他也是无能为力,毕竟他现在面对的不只是驹家,还有立场不明的纪箐歌。不能分神的情况下,他只能让自己的心腹盯着她,也是在暗中保护她,确保她不会出事。

    可还是出事情了。

    “都这么久了,人都没有找到,你们到底是做什么吃的!”

    那个心腹脸色也很不好,对着羽锐解释道,“我们派去的人都已经死了,根本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而且,不只是羽清小姐,连带着樊子默也不见了。”

    羽锐心一惊。

    难道两人的失踪有关联?

    “我们调查过樊子默的踪迹,发现他曾经和羽清小姐碰上了。两人一起出去过,但是之后两人就共同失踪了,半点消息都没有!”

    羽锐唰的站起来,咬牙切齿的念了一遍樊子默的名字,然后道,“私底下让人继续找他们的踪迹,千万别声张出去,明白没有?”

    要是驹家的人知道了,指不定会利用这个契机做文章,他可不能让人钻了空子。

    “是!”

    心腹应了一声,刚想出去,一人又敲门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袋。

    “这是什么?”

    羽锐压下火气接了过去,然后打开来看,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光盘,什么都没有。想了想,他干脆让两人都退下,然后放了光盘,关小了声音。

    刚播放的时候,前面是一片漆黑,惹得羽锐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刚想关掉,却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羽清?!

    他惊讶间,画面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看着画面里的两人,看着他们正在不要脸的做着某些事情,以及那靡靡之音,他咬牙啪的关掉了播放,狠狠的把遥控器砸了出去!

    该死的!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进展,他猛的喘息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思考这里面的深意。

    寄光盘的人是谁,他又想干什么?

    有那么瞬间,羽锐想着这个人可能是樊子默。不过下一秒他自己就否定了这个念头。

    录制的人可能是樊子默本人,但是寄给他的,不可能是他!

    难道是驹家的人?

    想到这个可性能,羽锐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蹿上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