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385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385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埽斡闪┓蚱薮蟪炒竽帧

    容玉宇自然也不想再给宗听雁面子。

    以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迷惑媒体,在众人面前做做样子而已。他可没有脑子犯抽,瞎眼的看上了这个母老虎!

    外面的女人那么温柔,他为什么要守着这个一点情趣都没有的老女人度日如年?!

    名声?权势?呵,反正都没有了,他还需要在乎所谓的面子吗?

    两人厮打起来,从房间打到了楼梯口。

    容玉宇是个男人,按理说来体力应该比宗听雁要好。可此时的宗听雁正处于盛怒的状态,发起疯来谁都不认。两人互相抓挠,在彼此的胳膊和脸上都留下了一道道抓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宗听雁,你这个疯婆子,快点给我住手!”容玉宇气急败坏的推她,“就你这样的还想让我看上你?呵,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德行!”

    宗听雁气得尖叫,声音无比尖锐刺耳,“容玉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她现在算是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了!

    自己为他生了一儿一女,可他呢,先是和欧以荷那个贱人勾搭在一起,过后更是让她占了自己的位置十几年!原本以为他现在是浪子回头了,谁能想到,他能这么不要脸的和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在一起!

    两人又互相纠缠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用力,两人齐齐倒到地上扭打起来!容玉宇仗着自己力气大,死死的掐着宗听雁的脖子,面色狰狞,手下丝毫不留情!看样子,竟是真的要掐死她!

    宗听雁哪里能任人摆布,拼了命的挣扎!她双手死死的扳扯着容玉宇的胳膊,想挣脱出他的束缚。不然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被他掐死!

    “呜呜呜……”她想要喊人,却发现自己快要窒息了,根本没有力气再喊。

    眼前一阵阵发黑,宗听雁开始失去意识。

    她知道,自己再不反抗,真的很有可能会被他杀死!

    不能便宜了这老东西!

    想到这里,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手恶狠狠的捶着容玉宇的胸口,两腿也在不停的乱踹!

    “嗯哼。”

    容玉宇忽然一声闷哼。

    宗听雁的手死命的捶在他的胸口,正好捶中了之前他受伤的地方!

    感觉到胸口处传来的疼意,容玉宇更加愤怒,手上的力气也更大了!他瞪大了双眼,咬紧牙关,死死的盯着宗听雁!

    这个女人真的该死!

    他的一生就是毁在了她手上,容家也是因为她所生的孽子孽女落到现在人人可欺的地步!她毁了所有的设想和计划,她该死!

    “容……呜呜……”宗听雁手弯

    宗听雁手弯曲成爪,死死的揪着他的胳膊,狠狠一推!

    “啊——”

    不知道何时,两人已经滚到了楼梯口的边缘,宗听雁这一推,把直接把容玉宇推了下去!但没有想到的是,容玉宇也死死的抓着她,两人就这样滚下楼梯!

    “嘭!”

    物体砸落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宗听雁捂着自己的后脑勺,拼命的喘着气。而容玉宇,却全身僵硬的从她身上跌了下去。

    “你们!”

    两人的动静总算引来了容安顺的注意,但是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容玉宇已经静静的躺在地上,仿佛没了声息。

    宗听雁很快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

    怔了一下,她颤抖的伸出左手,在他鼻尖下一探。

    全身不可控制的痉挛起来!

    没……没呼吸了!

    容安顺也吓到了,见到她那副样子,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连拐杖也都顾不上,颤颤巍巍的跑下楼,“玉宇,玉宇你醒醒!”

    虽然对这个儿子不满,但他可是自己唯一的亲生的儿子。要是他没了,他就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

    容玉宇没有任何反应。

    容安顺心猛的一跳,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宗听雁捂住自己的脑袋,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半晌,她低低的笑出声,旋即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她已经陷入了癫狂之中!

    等到管家赶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容玉宇和容安顺都躺在地上,宗听雁一个人坐在两人中间,时不时笑一下,然后又哭一下。

    她疯了。

    管家连忙把人送到了医院,又派人通知了容蕊和顾思敏。

    虽然不知道两人会不会来,但不管如何,她们都是容家的人,他有义务通知两人。

    然而已经没有用了。

    救护车还没赶到,容玉宇就已经彻底没了呼吸。等到容安顺清醒过来知道这个消息后,又是眼前一黑,捂着自己的心脏倒了下去。

    这一倒,他就再也没能起来。

    因为受刺激过度,他脑子充了血。虽然抢救得及时,但也无济于事。剩下的日子里,他都只能凄凉的在床上度过,而且再也记不住任何事情,认不出任何人。

    他变成了植物人。

    容家的变故很快就传到了纪箐歌等人的耳中。

    看着面无表情的容晏,纪箐歌担心他心里难受,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亲昵的蹭了蹭,“小师叔,你要是担心的话,我们一起去京城看看吧。”

    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外出走动之类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容晏摇摇头。

    现在他的命已经和容家无关了。

    纪箐歌也不再提这个话题,贪婪的盯着容晏,仿佛是好久没见到他似的,看着看着又傻笑出声,“小师叔,我忽然发现你好帅啊!”

    容晏瞬间又红了耳朵。

    以前两人也不是没有说过情话,可是她很少会说的这么直白。醒来之后,她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经常说一些让容晏耳红心跳的情话。

    “咳!”

    正当纪箐歌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纪正恩忽然瞧了门,走进来,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穿梭,“丫头,你身体不好就早点休息。”

    哼,这臭小子又趁自己不在想要勾搭丫头!

    没这个门。

    纪箐歌有点尴尬,也有点不好意思,“爸,我这不是刚起没多久吗?”

    她现在每天都是在家睡觉,骨头都快懒出病来了。

    “那就先吃点东西再睡。”纪正恩走到床前,毫不客气的挤开容晏,“来,喝点汤。”

    纪箐歌:“……”

    悄悄瞥一眼容晏,示意他先回去。

    容晏瞧了下时间,也没有继续强留,低声叮嘱了她几句,然后对着纪正恩道,“爸,我先回去了。”

    纪正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还是不习惯容晏这个称呼,可是无论他说了多少次,容晏依旧还是这样称呼他,让他又是气又是无可奈何。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让他这么做的。

    纪正恩有点忧伤。

    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02 我爱你,永远

    (全本小说网,。)

    虽然身体处于休养阶段,但这并不代表着纪箐歌不能做其他的事情。而且因为要调理自己的身子,她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时间和陆机学习医术。

    渐渐的,她的名声传了出去,私底下来找她看病的达官贵人逐渐多了起来。也有很多人借着看病的理由,让她帮忙查看风水或者算命。

    一时间,整个z国都在谈论着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她。从此,上至高官贵妇,下至流氓乞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纪箐歌!

    休养了大约一年,纪箐歌重新回到了学校。

    和校领导谈过,也顺利的通过了校方安排的考试,纪箐歌并没有留级,而是和原先的同学一起,一起升上了大四。大四的课程相对而言少了很多,基本上一周也就三四节课。

    纪箐歌已经搬出了学校,和容晏住在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纪正恩是拒绝的,即使他已经默认了容晏对自己的称呼,也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这么快就成为了别人家的媳妇。而且,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谁敢保证容晏这臭小子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是考虑到她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好转,辗转了几个晚上之后,勉强同意了。

    纪箐歌坐在位置上,左手边坐着云凰,右手边坐着邢昊焱。不远处,容蕊面色僵硬的坐着,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死命的盯着她的雷霆。

    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雷霆正在追求容蕊。

    原本容家衰败,所有人都以为她再也没有以前风光的日子,只怕没几天便要灰溜溜的离开京城。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一时间炙手可热的驹家最小的少爷,竟然毫无顾忌的公开表白,还厚着脸皮追在容蕊身后,即使对方丝毫不给他好脸色看。

    “等下我们一起吃饭吧?”无视于众人那异样的眼神,雷霆笑眯眯的对着容蕊道,“过两天我要出去执行任务,只怕有段时间不能见你。”

    想想都觉得心里苦。

    容蕊心一动,最终只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关我什么事!”

    这人真的是太烦了,难道就没看出来自己一点都不想理他吗?

    “我知道你担心我。”雷霆依旧笑嘻嘻的,压低了声音道,“你放心,为了你,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他还没把她娶进门呢,怎么舍得就这样走。

    容蕊有点无奈,也有点不耐烦,本想爆发,但是眼神对上他那认真的视线,愣了下,旋即嗫嗫道,“我们根本不可能,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

    就算她愿意,他家里的人也不会愿意。

    现在的容家就像是过街的老鼠,谁都不愿意沾上关系。驹家和容家关系本就算不上好,又加上她自己本身……不管如何,她都不会和他在一起。

    他们是不可能会有未来的。

    雷霆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有因此觉得失落,反倒是露出了一抹难以抑制的笑容!

    不管如何,两人之间总算是有点进展,不是吗?

    容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只觉得他神经兮兮的。

    纪箐歌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嘴角不自觉的逸出淡淡的笑意,落到云凰眼里,对方微微怔愣,旋即轻声道,“看来你和容蕊的关系有所好转。”

    也是,对方毕竟是容晏的妹妹。

    闻言,纪箐歌不可置否的笑了,没说话。

    气氛稍微有点尴尬。

    云凰却仿佛浑然不觉,又继续道,“当初你失踪的时候可吓死我们了,还好你没有事情,不然的话我就要失去一个好朋友了。”

    邢昊焱意味深长的望了过来。

    云凰蓦地闭上了嘴。

    好似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不对劲,纪箐歌笑而不语,捧着一本笔记本专心做笔记。

    很快就下了课。

    容晏早就在教学楼下等着,见她出来,赶忙迎了上去,仿佛她走几步路就要晕倒。

    这样的情形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见到容晏,容蕊神情有点复杂,没有如以前那般冲过去和他说话,而是站在原地踟躇了一会儿,转身欲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雷霆拉住了她。

    “走吧,我约了老大吃中午饭。”

    容蕊皱眉看着自己被他拉住的胳膊,使劲挣扎却挣不脱,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走了过去。

    “老大,妹子,不介意我们做你们的电灯泡吧?”雷霆咧嘴笑着,“走走走,我请你们吃饭!”

    容晏目光移向纪箐歌。

    雷霆当下又笑了,揶揄的朝着两人挤眉弄眼,“老大,你这是妻管严啊!”

    真是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了。

    纪箐歌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的时候漫不经心道,“你以后也是个妻奴!”

    “那又怎么样?”雷霆满不在乎的挥手,“我乐意!”

    目光放到容蕊身上。

    后者只当看不见。

    另外一边,云凰咬唇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邢昊焱,气恼道,“邢昊焱,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别以为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可以威胁我!”

    该死的。

    邢昊焱神色淡淡,对她的恼怒视而不见,“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你以为我想做什么?”闻言,云凰直接炸毛,“我跟她是好朋友,你以为我会对她不利?

    你以为我会对她不利?呵,表姐说的不错,你就是喜欢她,你就是……”

    “闭嘴!”

    云凰眼带讥嘲,刚欲说话,邢昊焱却是再度开口,“你真的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不是两年前的她。现在她的人脉和影响力比驹雷临都要恐怖,你要是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去招惹她!”

    两年前她可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