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380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380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还没等它消失在密林中,周灵菲和邵修已经及时出手,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该死的!”

    那人咒骂了一句,脸色很不好看。

    明明他隐藏的很好,却不想居然还是被看穿了!

    该死的纪箐歌!

    心中又是骂了她几遍,那人猛的吹一声口哨,立即就有毒蜂往这里赶!

    纪箐歌冷眼看着对方的动作,在他暴退的时候跺脚上前,手化为爪,狠狠一抓!

    破空的声音传来,那人又是大惊,不敢掉以轻心,也不敢藏私,直接使出了全身的功力,迎下了纪箐歌的这一招。

    然而他却忘记了,他所面对的人可不只是纪箐歌!就在这瞬间,邵修已经闪到了他身后,直接一掌打到他的后背。

    “噗……”

    那人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重重跌落到地上。

    纪箐歌迈步走了过去,在对方怨毒的视线下拎起,然后把他挡到自己身前,“你不是很喜欢毒虫吗?我现在让你好好的和他们接触一下。”

    从毒蛇一出现,她就觉得不对劲。

    毒虫行动的时候,可以是单独也可以是群体,却从不会和别的种类的昆虫一起。然而今晚,它们却仿佛是训练有素一般,有组织有纪律的进攻,而且还不怕死。

    这人为操控的痕迹太过明显。

    方才她开天眼找了一圈,发现这附近有些不对劲。于是让那些人在扫除危险的同时又制造出不和谐的声音,扰乱他的控制频率,让毒虫分辨不清,从而降低攻势。

    这样的情况下,他必定会着急,从而加大控制力度。与此同时便会显得这里的气场与别处不一样,顿时暴露了他藏身的地方。

    “呵,你以为毒虫会对我下手?”那人桀桀的怪笑。

    纪箐歌也笑了,“你以为它们不会?如果不会的话,你为什么要布下阵法藏身在里面呢?你真当以为我会认为,你是在躲着我们吗?”

    那人的笑声一顿,脸色极其的难看,“纪箐歌!”

    她怎么会知道的!

    “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纪箐歌笑得云淡风轻,“既然你这么喜欢毒虫,我就送你去跟它们作伴吧!”

    说完,她话都不问,直接点了他几处大穴,作势就要把他丢到毒虫群里。

    “等一下!”

    那人顿时慌了神!

    这女人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你现在知道要和我说什么了?”纪箐歌嗤笑,“我时间宝贵,听不得一句谎话。”

    这是在警告他实话实说了。

    “我说我说!是有人让我这么做的!”那人一股脑的全招了,“我不知道那人是谁,只是方才她找上我,给了我一些钱……”

    他就是仗着自己有控制毒虫的本事才敢参加这次比赛的。

    他本身的修为并不算得很高,冒险参加这次大赛,不过是想找机会从中狠狠捞一笔!毕竟进入原始森林,对他来说就像是进了自己的地盘一样。

    纪箐歌几乎不用再猜,就能知道对方是谁。

    眼底有着淡淡的厌恶,她看了那人一眼,随手就把他丢到了毒虫所在的方向。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患。这人心术不正,能为了钱对自己出手。现在放了他,也还会有下一次。

    他是生是死,全看自己的命数。

    因为没有了那人的操纵,虽然还是有毒虫朝着众人攻击,但是数量很明显的变少了。又因为没

    。又因为没有人控制,它们的攻击变得杂乱无章,没多久就被众人联手处理完毕。

    纪箐歌回来的时候,众人看她的视线都很复杂。

    方才那样的情况之下,即便他们修为不低,却也还是因为对毒虫的恐惧有所惊慌。她却不一样,冷静自持得可怕!

    如果和这样的人做对手,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原先有些瞧不起纪箐歌的人都提高了戒备的心,瞧着她的眼神也都变了。

    他们不会再认为她只是个绣花枕头,一点用处都没有。

    身为鬼谷派的嫡传弟子,她还是有些本事的。而且,她身边的那两人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看来,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都要提防着点。

    纪箐歌又和邵修说了几句话,然后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钻进了帐篷里休息。而另外一边,那些门派的人处理完毒虫,开始清点人数。

    虽然应急得很快,他们也有修为在身,但是有些人还是被毒蛇咬到或者被毒蜂蛰了,没能及时逼出毒素,直接把命留在了这里。

    尽管事先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但是第一天就折损了这么多人,他们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好不容易安抚了众人的情绪,这才把牺牲的人草草下葬。

    知道在原始森林中,即便是葬在土里也难保不会有野兽或者虫子把尸身拖出来当食物,他们还是这么立了个碑,算是尽了最后一点情意。

    第二天一大早,纪箐歌就醒了过来。简单的吃了点干粮,三人便站起来收拾东西。

    其他门派的人也在收拾东西。

    不一会儿,他们又开始朝着终点出发。

    “前面有点不大对劲。”纪箐歌拧眉,神色间有点不安,“我们小心点。”

    周灵菲也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好,是沼泽!”

    走在最前面的人只觉得脚上踩的土地有点不对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双腿已经陷入了沼泽里,一旦用力,越是陷得快!

    然而在这样的处境下,人的本能都是挣扎。很多人都剧烈的挣扎着,很快就被沼泽淹没,只剩下一只极力向上伸的扭曲的手,仿佛是要抓住什么东西,触目惊心!

    众人大惊,当下猛地后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蹿出什么东西,巨大的阴影从人群头上笼罩下来,然后又是接二连三的传出说牟医猩

    “糟糕,是食人花!”

    不知道有谁大叫了一声,众人惊恐的抬头,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道路两旁忽然出现了体型硕大的食人花!有不小心靠近的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它一口把脑袋吞了进去,露在外面的身体发了疯般的挣扎着!

    “咔嚓……”

    那人用力过度,竟然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脖子挣断了。头还在食人花里,脖子以下的躯体重重的砸到了地上,鲜血涌了出来。

    “闪开闪开!”

    尖利的叫声传了出来,原本有秩序的人群顿时起了骚动!不少人慌里慌张的乱窜,还拼了命似的推着自己的同伴。

    当生命遭受到威胁的时候,没有多少人顾得上自己身边站着的人。他们只知道自己不能出事,知道与其让人活下去,不如自己想尽办法争取生还的希望!

    人群不断的拥挤,食人花还在不断的攻击。

    他们没有办法后退,却也没有办法前进!

    沼泽到底有多深,方才他们已经见识到了。

    而且,就在方才,他们还发现了一些新鲜的尸体。虽然不认识对反到底是谁,却也知道他们刚死不久,应当也是参加这次风水大赛的人。

    他们都能落到这样的下场,他们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众人也顾不上其他了,一边避开食人花的攻击,一边又要提防来自同伴的威胁。

    眼见着骚乱就要控制不住,几个门派的主事人都站了出来,厉声让自己的人镇静,却没有多大的用处!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发出了一声疯狂的怒吼,旋即神情癫狂的抓着自己身边的两人,径直朝着沼泽奔去!

    众人大惊之下,都忘记了阻止他。

    只见他狞笑着狠跺脚跟飞了出去,眼见着一段距离之后他就要陷入沼泽中,他猛的厉喝,把手里的一人丢到了沼泽中,以对方的身体为踏板,又是一跃!

    被他踏了一脚的人发出了凄厉而绝望的呐喊声,快速的消失在茫茫的沼泽里。

    接下来又是一样的动作重复。

    那人安全的抵达了对岸,发出了畅意而疯狂的笑声,闪身进了密林,再也看不见。

    不少人眼神一闪。

    虽然在这里的人都是风水师,但是修为有着极大的差别。有的人修为要高,有的修为很低。有了前车之鉴,那些修为低的人立即成为了起了邪念的人的目标!

    不断有人开始效仿刚才那人,抓起两人就越过了沼泽!

    情况已经失控,场面悲壮而惨烈。

    脸色最难看的,当属那些门派的当事人。

    这些门众之所以能参加这次大赛,全都是因为他们要履行保护他们的职责,增加他们夺得那个位置的砝码。可是谁能想到,这才只是第二天,他们就失控了!

    利益面前,没有多少人能做到不心动。

    “都给我住手!”几人对视一眼,加

    视一眼,加了修为的厉喝让得众人动作都一顿,“要是谁再对自己人动手,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

    这一招还算是有用,让得不少人都打消了念头。

    “那我们要怎么办?”

    不能这样子做,他们要怎么过去?

    不少人眼神都带了点绝望。

    他们的本事在这原始森林面前,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他们的确是没有想到更好的法子。

    而就在他们沉默的时候,食人花又是发起了攻击,直接朝着离自己最近的目标下手!

    又是接连牺牲了好几人。

    众人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了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纪箐歌身上,眼中有着一丝期盼。

    昨晚她能帮助他们对付那些毒虫,现在说不定也能帮他们度过眼前这个难关!

    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的纪箐歌仿佛浑然不觉,只是看着邵修,在对方点头的时候,三人一起走到了沼泽边缘。

    “纪箐歌,你要丢下我们不管吗?”

    就在她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人走出人群,义正言辞的指责道,“你可别忘了,我们事先说好了要互相帮助,你现在丢下我们,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吗?!”

    纪箐歌回头看了一眼,当下认出了这就是昨天晚上那两人嘴里的大师兄。

    “两边有食人花,前面有沼泽,你当我是观世音,能普度众生?”纪箐歌勾唇,“要是你们不想死,大可以走到出发点,等着时间过去。”

    真以为她有着通天的本事不成?

    “你背信弃义!”那人脸色铁青,口不择言道,“如此自私,你也配做鬼谷派的嫡传弟子!或者说,你们门派就是这样的人!”

    “是谁先背信弃义,大家心中有数。”纪箐歌最后瞥他一眼,“不想死的话,要么就原路返回,要么就想办法绕路。或者,按我们的做法来!”

    说完,她和邵修各自抓住周灵菲的胳膊,提气,如一只利箭般飞了出去!在即将到达安全地带的时候两人身形一顿把周灵菲抛到了岸上。

    下一秒,周灵菲自包包两边掏出两条带勾的绳索笔直的抛了出去!

    就在这瞬间,两人借着绳索这个助力点点了下脚尖,顿住的身影又飞了出去,落到了岸上。

    另外一边,众人脸色难看的看着三人那一气呵成的动作。

    这个方式固然比方才拿人来做踏板有效,但是这对于三人的修为都是一个考验。要是其中一人修为不够,或者彼此之间默契不足、信任不够的话,是无法做到的。

    不再理会来自身后的众人的咒骂和指责,纪箐歌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走。

    她所能做的都做了,不可能再花那么多时间浪费在那些人身上。再者,那些人其实对自己也没抱什么好心思,刚第一天,他们就已经在背后下了几次手。

    参加这次风水大赛,就已经意味着要面对无比恶劣的环境,要面对凶险的状况。自己都自身难保,她哪里来的闲心去操心别人的死活。

    走了一段路,纪箐歌挑眉,望着正在休整的比他们早一步出发的人,也发现了方才借着同伴身体渡过沼泽的人。

    那几人神情紧张,眼底还暗藏着一丝疯狂。

    他们私底下也做过不少的事情,杀人也不是没有过。但还是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对自己的同伴下手,心中难免有点不安。

    不安之下,他们又有着一丝庆幸、窃喜和侥幸。

    或许,在自己之后就没有人能过来,而能过来的,肯定也是和自己做了一样的事情。他们不会傻得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这只能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情,会成为永久的秘密。

    不想,就在他们想要装作如无其事的和其他人一起行动的时候,却对上了纪箐歌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只觉得她那双眼中里充满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