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377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377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橙幌率值幕翱赡芑崛米约捍τ诒欢刺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还没有怕过谁的。”程林见她脸色不太好,只当她最近疲劳过度,安慰道,“这几天你也不用忙着处理事情,先好好休息吧!”

    容晏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因此都担心她会不会因为这样而出什么事情。京城里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他们虽然感叹她的手段依旧,却也觉得她有了点变化。

    若是以前,她不会如此的急切。

    现在的她,仿佛是在跟时间赛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走最捷径的路,即便那条路上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她是在用生命做赌注。

    纪箐歌摇摇头,“程先生,我没有事,你还是先跟我说说n市近期所发生的事情吧!”

    她哪里还有时间休息呢?

    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她只恨不得现在就处理好一切,然后赶往风水大赛的举办地。

    “京城所发生的事情,自

    京城所发生的事情,自然如蝴蝶效应一般影响到了n市。”程林心下叹息,也不再劝解,继续道,“但是南方本就自成一个体系,影响没有想象中的大,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而且,他们事先也做好了准备,所以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目前最需要担心的,还是伯特和埃里克等人。

    纪箐歌应了一声,想到顾思敏和卡洛斯与自己说的话,对着两人道,“y国那边,博比家族现在已经乱了起来,争权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身为博比家族最有希望的继承人,埃里克却依旧不选择回去……他不可能会把族长的位置让给别人,如此一来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早就有所安排。”

    这点两人都很赞成。

    “卡洛斯那边的人一直都在盯着他们,倒也不怕他们忽然出手,我们这边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纪箐歌思考了几遍,又道,“不过还是不能放松警惕。灭天派的人最近很少活动,几乎是销声匿迹了。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人却还是选择和伯特等人联手,看来这也是灭天派计划中的一部分。”

    他们现在没有动作,不代表他们接下来都会安静的躲着!

    对华盛,对程家,他们从未死过心。

    “放心吧。”程林也是只老狐狸,当然不会在这个关头自负起来,“我们办事你还不放心?”

    几人都是长期保持合作的关系,对彼此的作风都很了解。纪箐歌说这些,不是不信任他们的意思,反倒是太过信任,而且不希望他们会出事。

    三人又是聊了好久。

    在这过程中,大多数时候都是纪箐歌和程林在说话,易晟显得有点沉默寡言。

    聊完了正经事,纪箐歌也不耽搁,又是去了华盛,和景天聊了一下公司的事情。

    如今公司的事情依旧是景天在负责,牧音偶尔也会抽空帮忙,纪箐歌倒是不用处理什么事情,只需要专心对付那几人。

    一周之后,顾思敏开车从小区出来没多久,就见到一辆车子跟在自己后面。她干脆停了下来,等到后面的车子追上来,她摇下车窗,看向一脸平静的姜翘。

    “跟着我做什么?”

    她可不会认为对方是凑巧路过。

    “我有话要和你说。”不过是两个月不见,姜翘倒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又恢复了几年前那倨傲的模样,看起来似乎已经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你要是害怕我会对你怎么样的话,你可以让人跟着。”

    她的目光很坦然。

    顾思敏嗤笑一声,“要和我说什么?”

    两人好像没什么好说的。

    姜翘咬唇,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挑衅的望着她,“跟我来!”

    说完,她重新摇上车窗,率先重新启动车子开了出去。顾思敏略微想了想,跟在了她后面。

    两人下车,一前一后走进了一家餐厅的包厢。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好像换个人似的?”姜翘饶有趣味的看着顾思敏,没有错过她眼底的一丝惊讶,“呵,没让你看见我落魄而又歇斯底里的模样,你很失望是吗?”

    她一定很想看自己笑话吧。

    顾思敏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瞧见她脸上的得意,含笑,“不好意思,我还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一个人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要么她是想通了某些事情,要么她是打算做些什么。

    姜翘可不像前者。

    被她这话噎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怒意,姜翘冷笑道,“呵,是么?”

    顾思敏笑了笑,没接话。

    “我找你,不是因为埃里克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你和我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翘自顾自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你知道他喜欢你吗?”

    思量着她问这话的用意,顾思敏也给自己倒了杯茶,却只是把玩着精致小巧的茶杯,没有喝,“呵,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她只想喝自己说这些,倒是让她有点失望了。

    还以为几个月不见,对方的手段有什么长进了。谁想,还是这般上不得台面。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瞧不起你!”姜翘神色一僵,继而道,“和几个男人保持着暧昧,连我哥都不放过!要不是你,我和哥哥的关系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这个人为什么就这么讨厌!

    “所以,你只是想和我说这些吗?”

    据说姜翘在失踪了几天之后又自己回到了姜家,消沉了大半个月,才重新变回了以前那个高傲的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姜家千金。

    渐渐的,她不再提及埃里克,也顺从的听着姜蔺的话见了几个富家公子,据说还和其中一人开始交往。姜蔺见她没有任何异样,以为她是死心了,对她的管教也没有那么严。

    至少可以单独出门了。

    姜翘见她喝了茶,又是等了一会儿,蓦地拔高声音,“当然不是!我今天来,是想见证你从高高的天堂坠入地狱,重新被打进尘埃,做回你那低贱的落魄千金!”

    她凭什么能比自己过得好?她凭什么能当上所谓的公主,而自己却只能以婚姻作为牺牲来换取自由?!凭什么她能抢走埃里克!

    她根本就不配!

    “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姜翘摔了茶杯,倏地站起来,面容狰狞

    ,面容狰狞,“你以为我真是会放过你?!”

    她低调这么久,等的就是她放松警惕!

    顾思敏了然的哦了一句,不慌不忙的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上面的茶水一口都没有动,“所以你在茶水里动了手脚,就为了给我一个教训?”

    姜翘大惊,“你怎么知道……”

    话未完,她便察觉出了不对劲。

    自己已经摔碎茶杯打出了暗号,自己的人怎么还没有进来,难道……

    “你想的没错,你的人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顾思敏双手环胸,眼底有着淡淡的讥讽,“埃里克能相信你,不知道是高估了你,还是他太蠢。”

    真以为她看不出他们的这点小把戏?

    “顾!思!敏!”

    “不用喊得那么大声,我耳朵没有聋。另外你放心,我很快就能让你们见面了。”

    说完,她径直站起来开了门,几名保镖走进来,堵住了姜翘的嘴巴,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拖了出去。

    掏出手机,顾思敏微微弯唇,说出来的话却无比冰冷,“可以动手了。”

    几天后,伯特和埃里克等人的房间被一伙神秘人闯入,除了他们几人逃脱之外,其余人包括亲信全部都被人带走。

    逃过一劫的伯特自然是要迅速召集人手,然而他却发现,自己的窝不知道何时被人端了,原先洽谈好的生意也没了踪影!

    到了这个时候,他总算意识到了不对劲。然而已经晚了。

    这还不算,就在他想方设法联系上埃里克以及灭天派的人的时候,自己内部人又发生了内部争执,折损了好多人!

    伯特元气大伤的时候,厚兴财团动手了。如当初伯特对他们所做的一样,他们和杰伊控制了他明面上的产业,让他根本没有办法继续n市的事情。

    一周后,伯特没能及时给某国反动者提供军火,加上他与其他方的交易被人爆出……一时间,各方人马均派出了杀手,下达了刺杀他的任务。

    伯特自身难保。

    而埃里克的情况我好不到哪里去。

    博比家族的争权愈加厉害,本来埃里克留有后招,根本不需要关心。但就在他和闻人昱商量着如何对付纪箐歌等人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时,他却接到消息,说是家族内部出了事情。

    原先支持他的长老们全都反悔,转而支持他的弟弟埃里奇。就连原先最看好他的人,他的父亲也动了换继承人的念头。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卡洛斯提出了一个无比诱人的条件。

    不只是在这次争斗中博比家族失去的东西,还包括了他们一直都想要的一个小岛。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诱人的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埃里克什么也顾不上,急忙又是赶回了y国。

    孰不知,卡洛斯等的就是他回y国。

    他一出现在机场,立即被早就埋伏好的卡洛斯的人跟上,在追逐中发生了车祸。

    虽然没有危及生命,但是却受了很重的伤。又加上当时要躲避卡洛斯的人,导致他的伤势又加重,一时间根本抽不出身来。

    闻人昱不动声色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纪箐歌。

    这不是两人第一次打交道。

    上次因为张浩的事情和她交过手,那个时候她还没有现在这般厉害。不想不过短短的时间,她竟然已经成长至此。

    廖先的实力如何,身为他多年护法的他当然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点都不敢小觑她。

    当初要不是廖先因为煞气外泄太过严重,又加上纪箐歌给与他压力,让他急于求成,自己也不会有那么好的机会对付廖先,从而坐到今天的位置。

    基于这样的认知,他当然不会小瞧她。

    “真是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灭天派的人还敢在这里出现。”纪箐歌勾唇,眼神冰冷,“真以为我拿你们没有办法吗?”

    闻人昱并不知道她打伤了贝冷玉和弄残了善智阐的事情,只当她是口出狂言,不屑道,“纪箐歌,你还真以为n市是你的地盘吗?”

    即便有程家和青龙帮站在她身后,他也无所畏惧。

    纪箐歌懒得和他废话,示意其余众人后退一些,旋即出手!

    闻人昱的确是有点本事,不过本事却远远比不上廖先。这个时候的纪箐歌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刚入风水门什么都不懂的人,几人交战了百来个回合之后,他便彻彻底底的败在了她手下!

    眼见着自己就要落到她手里,闻人昱脸色猛变,顾不上其他,就要破窗而出!

    纪箐歌哪里还会让他逃走,留下隐患?

    闪身到他身后,纪箐歌一掌狠狠打在他肩膀上,让他狠狠的跌到地上,旋即一脚踏了上去。

    “我都还没有好好的招待你,你怎么就急着走了?”纪箐歌低头看他,“你们算计了我这么久,我不送你们几个套餐都不好意思让你们走!”

    闻人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一点都不犹豫的废去了他的修为,看着恨不得死去的闻人昱,纪箐歌眼眸平静无波,让人把他带了下去。

    n市的事情就此告一段落。

    在一个月期限快要到的时候,陆机那边传来了消息。

    简单的收拾了一些东西,纪箐歌和陆机以及邵修赶往了风水大赛的举办地,同时也是那阴阳师家族所在的城市——松山市。

    下了飞机

    下了飞机,纪箐歌、陆机和邵修三人入住了一家酒店。等到安顿好了之后,他们才联系上了那位阴阳师。

    酒店的餐厅里。

    纪箐歌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的女子。

    她应当是易了容,容貌勉强算得上清秀,丢在人群中都不会显眼。但是,她却有着一种让人忍不住去靠近去相信的魅力。就是这样的气质,让她与普通人分开来。

    纪箐歌眼底隐隐有着一丝讶异,惊讶于对方的年轻。不过在想到陆机事先所说过的这个家族的事情,她又有点了然了。

    他们家族的人世代都是阴阳师,经常和鬼魂等打交道,因此寿命极短,最长命的也不过活了四十五岁。

    “周灵菲。”主动伸出手和三人握手,旋即把目光放到陆机身上,淡淡笑道,“陆先生,你们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愿意帮助你们,一来是因为受族人所托,二来……”

    她顿了顿,“我自己也有私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