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303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303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大好的年华全都浪费在了自己身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着自己打转。他真的害怕有一天她会后悔,她会觉得这份爱不值得。

    不如就此放手,让她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纪箐歌拍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人看着挺风流的,谁知道在感情上却这么胆怯和犹豫。

    “她要是真的会后悔,能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吗?”纪箐歌站了起来,“有的时候我觉得你真是傻!”

    说完,她便直接抱着资料出了门。

    景天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分手后,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她。

    不管不顾的追到m国,她却还是不愿意见他。他站在牧家大门外站了三天,牧修文才走了出来。

    他说了很多话,还提到了以前很多事情,却全都是一个意思。

    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脸,他狠命的搓了搓,止住了自己的思绪。

    有些东西真的不能想,一旦想起来,就是灼心的痛。

    走出了华盛大厦的纪箐歌刚想打车,方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号码,她难得的勾了勾唇,露出一丝愉悦的笑意,“秦莲?”

    ------题外话------

    嗷呜,有免费的评价票和月票的妞们请投一投啦!顺便,千万不要养文,千万不要养文,千万不要养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65 你有志气!(二更)

    (全本小说网,。)

    这个时候接到秦莲的电话,纪箐歌实在有点惊讶。

    不过两人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她原本就打算过年前和她见一次面,现在正好。

    打车赶往了她所在的地方,纪箐歌一见到她就不好意思道,“来晚了,路上有点堵车。”

    秦莲欣喜的看着她,哪里还会在意这些,对着在一间小杂货店里坐着的妇女喊道,“妈,这是我同学箐歌!”

    那妇女站了起来,招呼两人进门,“你就是箐歌呀?长的可真是漂亮!正好到饭点了,你们先在这里聊着,我去给你们弄两个菜。”

    纪箐歌刚想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对方已经快步走了进去,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我妈就这样,行事风风火火的。”秦莲笑吟吟的看着她,“你不吃点东西她会不安心的。”

    纪箐歌只得应了下来。

    环顾四周看了看杂货店,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被整理的井井有条,货物一应俱全。

    “这还得多亏了你!”

    说到这个,秦莲心中满是感慨。

    当初她家里的条件有多困难她心中很是清楚,高中毕业之后她多次想放弃读大学的机会,要不是箐歌在旁边鼓励着她,并且还给了她一笔资金支持家里人创业,她实在很难想象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哦,对了,等下你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把钱还给你!”秦莲拍拍自己的额头,差点把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这大半年来我们家也赚了一点钱,正好可以还你。”

    她可不能理所应当的认为那钱是箐歌白给的。

    这半年来,她一边上大学一边勤工俭学,生活费基本自给自足,所以才会这么快就能还钱。

    纪箐歌没有拒绝。

    秦莲性子敏感,自己要是不收钱,只怕她心中会胡思乱想。

    将来等她结婚的时候,自己再把那钱当成红包给她就好了。

    想了想,纪箐歌便把卡号报给了她。

    两人许久不见,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秦莲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说着,性子比以前要开朗了许多。

    “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当模特,每个月也有点收入。”一见到纪箐歌,秦莲总是忍不住把自己内心的喜悦事情告诉她,“虽然不算得什么大钱,但是养活我自己是没有问题的!”

    秦莲成绩并没有纪箐歌的好,高考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她外形条件很好,刚开始的时候是去一些小公司当平面模特,或者是去一些展览会当车模,后来被一个公司的经纪人发现,就带她进了那个圈子,签约当了个模特。

    “你别担心我,公司的人都挺好的,也挺正规。”秦莲看纪箐歌那担忧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再者说了,我念的可是法学,他们骗不了我!”

    见她这样说,纪箐歌只好笑着让她多个心眼。

    不一会儿,秦莲的妈妈便喊两人进去吃饭。

    秦莲的妈妈很是热情,纪箐歌又是第一次上门,她当然是要招待好。再者,她早就从秦莲口中知道了她很多事情,又得知当初她们家开小杂货店的钱是她借的,对她的态度更是亲切。

    纪箐歌都有点承受不住了!

    吃过饭,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些,眼见着时间不早了,纪箐歌抱着一堆资料和秦莲挥手告别。

    重新返回杂货店,见到自己的母亲正盯着自己,秦莲有点摸不着头脑,“妈,你看着我干什么?”

    秦莲妈妈回过神,“钱你还给人家了吗?”

    小姑娘虽然很有钱,但是她们也不能白拿人家的钱啊!

    “放心吧,我明天就去银行转账给她。”

    “那就好。”秦莲妈妈松了口气,“以后你可不能忘记人家的恩情,要记得时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秦莲蓦地心生不安之感,“妈,好好的你说这些话做什么?”

    “没什么,你先帮我看会儿店,我有点累,进去躺会儿。”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秦莲挠挠自己的头,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和自己说那些话,就好像……就好像是在叮嘱后事一样。

    想到这个词,秦莲的心咯噔了一下。

    安慰自己一般拍拍胸口,她心中忍不住嗤了自己一句。

    好端端的,自己为什么要瞎想?她们现在才要过上好日子,那些事情肯定不会发生的!

    另外一边,纪箐歌回到了家,刚放下资料,纪青玺就敲门进来了,整个人哭丧着脸,“姐,你告诉我,思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今天早上,他和奚卓被顾思敏拉出去,说是要训练两人。

    原本他们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她的手段肯定比不上容晏哥,可是谁能想到,她居然比容晏哥还要变态!

    而且,她的心实在是太狠了,对他们的求饶是半点情面都不讲。

    就像是个女魔头。

    纪箐歌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这才一天呢,这小子就变成现在这副疲惫的模样了,看来思敏的训练效果不错。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的身体素质远远还没有达标!你要是接受不了她的训练,肯定也没办法选上特种兵!”

    理想总是很美好,但是现实也无比的骨感。

    要想成为特种兵,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纪青玺不顾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姐,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姐,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他来这里可不是想被她嘲笑的!

    “思敏的来历我不能说,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要是能从她手上坚持到最后,选上特种兵就绝对没有问题!”

    思敏当初所接受的训练可非常人能比。

    纪青玺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心中的不满全都消失不见了,“我一定可以的!”

    哼,到时候他要让所有小瞧他的人都跌大眼睛!

    “你有志气!”纪箐歌往外推他,“现在很晚了,我要睡觉了,你明天还得接受训练呢,赶紧洗洗身子睡吧!”

    纪青玺也不缠着她,转身走了出去。

    关好房门,纪箐歌找了睡衣然后进了浴室,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容晏。

    因为刚洗完澡,纪箐歌的脸庞泛着粉嫩的红色,让人忍不住想起那鲜嫩多汁的蜜桃,无比的诱人。

    漆黑的眼眸变得无比的深邃,容晏站在原地冲着她招招手,“过来。”

    纪箐歌磨磨蹭蹭的过去了。

    没有预想中的吻,他从床头拿起了吹风机,示意她坐下来,“我给你吹吹。”

    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纪箐歌哎了一声顺从的坐了下来。

    被她这呆傻的模样逗得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容晏捧起她的头发,细心的给她吹着。

    他不是不想亲她,只是现在正是冬天,她这样湿着头发很容易感冒。

    相比于自己的**,他更关心她的身体。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吹风机发出的声音。

    半晌,他放下吹风机,一把把她抱到自己腿上,然后俯身开始亲吻她的嘴角。

    纪箐歌又是愣住了。

    回过神来后,她闭上眼睛,主动亲了他。

    火热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房间。

    就在两人都有点失控的时候,容晏猛的抬起头,不敢再看她一眼。

    她动情的模样实在是太勾人了,要是再看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真的还能忍。

    好笑的看着他,纪箐歌起了逗他的心思,调皮的凑过去,在他的耳边吹着气,“小师叔,你不想要吗?”

    她的声音带着难以诉说的性感,就像一条小蛇一般钻进了容晏的心,勾起了让人无法忍受的痒。

    容晏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哭笑不得。

    都什么时候了,这丫头还想着玩火。

    “小师叔~”纪箐歌见他紧绷着脸不敢看自己,嘿嘿两声,两手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你真不想要啊?”

    话刚落音,她就被自己逗乐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行了,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这个样子。

    无奈的看着她,容晏又是抱紧了她,让她不要乱动。

    身体的**正在叫嚣着,他实在是不敢再让她继续胡闹下去。她现在还小,有些事情还没办法承受。

    想到这里,容晏又有点抑郁。

    她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

    他的女孩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对了,今天我从程先生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纪箐歌对上他的视线,明白他现在正在难受着,没有继续逗他,而是扯开了话题,“霍市长现在又是不安分了。”

    其实这件事情本来和容晏没有关系,但是她心中却有个不好的念头,总觉得这背后还有着其他人的影子。

    “当初是廖先负责和司徒衡对接,后来却换成了善智阐。而且,姜家事情发生的时候,廖先从京城回了n市。”

    他们已经知道了灭天派的人和苏沁有过交集,也知道姜家的事情有他们的手笔,但是他们却无法确定,和苏沁有过交集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谁能保证,廖先回到n市所见的人是苏沁而不是其他人呢?

    霍锐进如今的反常,虽然他们早先就已经预料到,但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

    难道真的只有埃里克的原因?

    这事情有着诸多的疑点,她实在是很难放下心来。

    所有有关灭天派的事情,她都必须小心应对。

    ------题外话------

    二更二更,我是二更!(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66 那只是逢场做戏!

    (全本小说网,。)

    她也不想多想,实在是那个门派真的太烦人了!

    当初阴差阳错之下和对方交手,从此以后两方便对上了。对方对自己的事情掌握的一清二楚,她却到现在都还没有知道对方的掌门到底是谁。

    想到那天见到的神秘黑衣人,她的心更加不安。

    她有种感觉,那个女人就潜伏在她身边,很有可能是自己亲近的人,也很有可能只是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谁都有可能。

    而正是因为这种可能,才让得她愈加的不安。

    若是到了最后,对方真的是自己无比相信和熟悉的人,她实在是有点难以接受!

    “最近行事小心为上。”容晏不担心自己,却在乎她的安危,“有事我会处理。”

    若是可以,他是真的不希望她再参与那些事情。只是他心中也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们中途退出,只看谁能笑到最后。

    纪箐歌戳戳他的胸膛,轻嗯了一声。

    火又被她撩拨起来,容晏有点无奈,又有点说不出的咬牙切齿的意味,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细细的亲吻起来。

    两人之间更加亲密的行为都有过,此刻虽然还是有点脸红,但是她却比之前的要放开了许多。

    果然,这样的事情多了就会习惯么?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她没好气的甩甩头,拉回了自己的思绪,“小师叔……”

    容晏抬头看她。

    两人视线对上,容晏却是又要俯下身子。纪箐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