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276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276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失踪了?

    欧笛震惊的抬了眼,显然很难消化这个消息!

    好端端的,怎么会失踪呢?!

    “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欧笛还是不敢相信,“你们有没有让人去找过?”

    她会不会只是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这段时间欧家发生了很多事情,她又紧抓着一切权利不肯下放,难免会觉得累和郁闷。

    以前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欧以荷摇摇头,“我们已经让人找过了,却没有发现她任何踪迹。不只是如此,她出门时所带的保镖们也跟着她一起失踪了。”

    他们几乎都快把整个京城给翻遍了,还是没有她任何的消息。

    再者,连保镖都失踪了,不用想都知道她是出事了。

    欧笛艰难的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有谁要对她下手,“你们有没有什么头绪?”

    难道,是那对付欧家的幕后黑手让人绑走的?

    只是,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针对欧家?

    会不会……

    下意识的看向欧以荷。

    会不会是容家的人,因为欧以荷的事情,所以要给欧家一个警告?

    欧以荷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哥,绝对不会是容家的人。”

    先不说玉宇还是对自己有感情的,就说欧家背后的人是司徒佑,即便是容家,他们也是不敢随便对欧家下手的。

    只是,这些事情,她到底要不要跟欧笛说?

    她这边迟疑,欧笛那边却先不屑道,“你怎么就那么绝对?当初你不也说容玉宇不会跟你离婚?结果呢,他还不是转头就逼着你签了离婚协议!以荷,你不要那么傻,认为容家的人还把你当成一家人看待!”

    容家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是想靠绑架母亲来达到什么目的!

    欧以荷心中对容家乃至于对容玉宇都有怨气,但还是不乐意听到别人那么说。毕竟在她心中,容家才是她的家,那里有着她向往的一切!

    权势、心爱的人……等等,都在那里。

    现在离婚只是暂时的,迟早有一天她还会回去的。

    “哥,我跟你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欧以荷有点生气的斥道,“这话你对我说就算了,在外面可不要随便乱说!”

    到时候话传到玉宇耳中,他以为那些话都是自己说的,指不定会怎么生气呢!他要是跟自己怄气然后被别的女人趁虚而入,到那时候才是真的后悔都来不及!

    欧笛不满的张口,却在对方欧以荷的视线的时候愣了愣,没敢把自己心中的话说出来。

    这个妹妹性格还是有点偏执的,在这问题上再继续纠缠下去也不会得出个结果。

    “行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得到他这句话,欧以荷面色稍缓,“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容敏或者是司徒衡!”

    容敏?

    欧笛又有点搞不清楚了。

    “不是说容敏就是个小城市来的,虽然有个小集团,却没有什么权势吗?她到底凭的什么,居然敢绑架母亲?”

    而且……

    “这事又关司徒衡什么事?”

    无缘无故的,怎么连黑帮的人都扯进来了?

    “这些事情我过后再跟你解释!”欧以荷真是有点无力了,自己这个哥哥真是够了,每天就知道抱怨就知道趴在女人身上,难怪会生出那样的儿子来,“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把母亲找回来!”

    要是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只怕欧家就要乱了!不只是欧家,连杨家都得跟着闹起来!

    欧笛听她这一提醒,瞬间想起来自家那些亲戚。

    他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被他们知道母亲失踪了,肯定会迫不及待的上门前来逼迫他们兄妹交出大权!

    “我看不如这样的吧,公司的事情我来负责,找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欧笛想也不想的就安排好一切,“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根本不懂公司的事情。”

    他可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他一切都是为了欧家好。

    欧以荷冷笑连连,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我是不懂,但是我们家烁儿懂。我看这样吧,公司那边不能松懈,就让烁儿跟着你去公司,也好替你分担点压力。”

    要是真的让他一个人处理公司的事情,自己以后在欧家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她实在是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哥哥了!要是他掌握了大权,肯定翻脸不认人!

    欧笛面色难看,话语也开始冲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处理不好公司的事情?欧以荷,你拿你的良心来说话!”

    她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看不起自己吗?

    “哥,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体力当然不如年轻人。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再叫上明成一起去公司,这样你总能安心了吧?”

    明成?

    那个废物能做什么!

    指不定到头来他还会成为欧以荷手中的刀,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在背后捅他一刀!

    “不行,我反对!”

    欧笛气得只差跳脚了!

    原本以为她跟自己是同一个阵营的,不想事到临头先反目的人居然是她!

    “妹妹,我们可是亲兄妹,你难道想让外人看我们笑话吗?!”欧笛耐心的劝解道,“现在外人对我们虎视眈眈,你就那么想亲者痛仇者快吗?!”

    要是自己内部出了问题,那些亲戚岂不是更加容易得手?

    现在根本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欧以荷为什么就不明白!

    站在一旁安静的听着的容烁看着紧张对峙的两人,笑着出声道,“舅舅,我就只是帮你分担点压力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欧笛嗤之以鼻。

    这母子两什么心思他还不明白?要是他真的相信了他们所说的,那才是真的傻瓜!

    “我的妹妹蕊蕊还在容家,我们迟早也还是要回去的,要欧家有什么用?”容烁却是不在意的继续道,“再者说了,欧家是我妈的娘家,难道她不想娘家好吗?要知道欧家越是强大,她在容家就越是有话语权!而她要是在容家过的好,对欧家也更加有利不是吗?”

    欧笛沉默。

    “舅舅,我妈这么多年来对欧家对你如何,难道你都没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吗?”

    他的话里隐隐带了点指责的意味。

    欧笛原本的愧疚之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欧以荷对欧家的确是不错,这么多年来给了欧家不少的方便。只是,欧家同样也为她付出了很多东西!

    两者相互抵消,谁都不欠谁啊!他们现在凭什么可以理直气壮的指责自己?

    “那我对你妈就不好吗?”欧笛甩手,“还是说你们根本就不相信我,认为我在得到欧家之后对你们不利?”

    欧家的一切迟早都是自己的,现在他不过是提前接手了而已,为什么他们还是会这么大的反应?

    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他们在窥觑欧家!

    欧以荷现在被容家赶了出来,容烁亦是没了以往的风光!虽然说容家那边保证了他们还会复婚,只是谁又能保证那话不是一句敷衍话呢?

    再有,即便容蕊还在容家又如何?先不说她对欧家半点感情都没有,就连对欧以荷这个亲妈容烁这个亲哥哥都没多少感情。

    想要拿容蕊来压他,简直是异想天开。

    容烁没有想到刚才还有点诺诺唯唯的欧笛会变脸这么快,被他的话噎得好半晌都说出不话来。

    果然啊,在权势面前人都是没有半点亲情可言!

    欧以荷的脾气上来了,说话也愈发的不客气,“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你自己清楚!我已经说了,让烁儿跟着你一起去公司!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我们就走着瞧!”

    欧笛不敢置信的望着她,“你这是想跟我翻脸?!”

    母亲才失踪多久啊,他们母子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霸占欧家的财产,想要抢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眼中到底还有没有自己这个哥哥!

    “舅舅,话不能这么说,我妈也是好心。”

    欧笛呸了一句。

    他们要真是好心的话,就不会选择在这个关头和自己吵起来!

    见欧笛还是不肯松口,容烁也没了之前的好脸色,和欧以荷对视一眼,齐声道,“既然如此,那接下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他们好言好语的和他商量,结果他却不领情,还反过来污蔑他们先要强占欧家的财产。

    简直是不可理喻。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三人之间的谈话不欢而散。

    怒气冲冲的从欧以荷的房间出来,欧笛走进自己的书房,气得又是一顿打砸,好半晌才把自己心中的火气发泄出来!

    早知道当初他就该极力反对这母子俩回欧家!

    他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正想着自己的事情,一会儿蒋凡含推门走了进来,“你找我?”

    表情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语气却没了以往的讨好和小心翼翼。

    欧笛自然是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却没有心思多想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时间出去乱逛,还不如抽出空来好好教导你那儿子,免得他出去给我丢脸!”

    他只当蒋凡含方才不在是出去购物了。

    蒋凡含有点莫名其妙,“成儿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欧笛重重的拍了桌,“他这几天不在家,到底是去哪儿鬼混了?我不过是说了他一句,他居然还敢跟我顶嘴!真是不成器的东西!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真是慈母多败儿,烂泥扶不上墙!”

    欧笛以前也是当着她的面如此批评欧明成,根本不去想那也是他的儿子。

    “那也是你的儿子!”蒋凡含冷笑的回道,“你要是觉得我教的不好,那就由你亲自来教好了!”

    他凭什么嫌弃成儿不好?这么多年来,他有尽过作为父亲的职责吗?他有关心过成儿吗?

    没有!

    在他眼里,成儿甚至都还不如他外面那一堆私生子女!

    他不喜欢自己也就罢了,但是成儿是他的亲生儿子啊,他怎么就能那么狠心,这么多年来对成儿不管不问?

    不管不问也就算了,还要在自己面前那样批评他,把他说的一无是处,只恨不得从未生过他这个儿子!

    是了。

    在他心中,成儿就不该存在。

    在他心中,只有那个他最疼爱的私生子!

    他全心全意的培养他,抽出时间亲自教导他,甚至于还打算把欧家的一切都交到他手上!

    他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欧笛气得又是拍了拍桌,“连你也造反了是吗?你怎么跟我说话呢!”

    在他眼中,蒋凡含不过是个比佣人还要高级一点的保姆而已,根本没有那资格做自己的妻子!当初要不是欧以荷在其中撮合,他哪里会娶她进门!

    一点情趣都没有,比外面的女人差的远了去了。连带着,生出来的儿子都比别人的要逊色。

    他这辈子的脸都被他们母子丢光了。

    “我一向都是这样说话。”蒋凡含抬头直视着他,“这么多年来,我对欧家可谓是尽心尽力,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你是怎么对我的?在外面沾惹草就算了,还让那些女人给你生了一堆私生子女!”

    “你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外面的女人,还带着你的私生女回家,我有说过什么话吗?没有!我都忍了!但是,你却还要再三逼迫我,在我面前不停的说成儿的坏话!”

    “我自己的儿子什么样我不清楚吗?反倒是你,连你儿子不回家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去批评他?你根本不配做他的父亲!”

    欧笛高高的扬起手!

    蒋凡含没有因此胆怯,甚至还走上前把自己的脸凑过去,“你打!你朝我这里狠狠打!就算你打死我我也要说!欧笛,你枉为人父!”

    “啪!”

    欧笛一巴掌打在了蒋凡含脸上,力道之大,差点让她跌坐在地上。

    胸膛不断的起伏,欧笛只觉得气血涌上来,脑子一阵阵发晕,“你给我滚!”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心中会莫名的产生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慌?

    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失控了。

    蒋凡含似乎感觉不到脸颊的传来的辣意,站在原地没有动,“欧笛,我忍了大半辈子,现在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欧笛双手撑在桌上,脑袋开始疼了起来,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去想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立刻给我滚!”

    自己能这样,都是被眼前这女人给气的!

    他现在不想看见她,一秒钟都不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