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265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265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与羽锐一样,闽文星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也认为纪箐歌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自己的提议。

    没有所谓的商量,只有通知。

    在他看来,纪箐歌的的确确是商界的新贵,能在这样的年纪里取得如此瞩目的成就,必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没点本事的人,不可能白手起家然后一跃成为了影响南方经济的风云人物,更加不可能在掺和到青龙帮和黑麒帮之争后还能安然无恙的抽出身。

    所以,即便她年龄上有点小,还跟黑帮的人有说不清楚的纠葛,但这并不会妨碍他把她纳入自己的旗下。

    总归,不能让羽锐那小子把人招到手。

    但是,想是一回事,被人用着不客气甚至于可以说是讥讽的语气来点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点恼怒的瞪着纪箐歌,闽文星嘴角的笑容消失不见,浑身的气场大开,看样子是想借此来压一压她,“纪箐歌,你知道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吗?”

    习惯了人上人的日子,此刻被个小姑娘如此嘲讽,他当然不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只是很欣赏和看好你,想要给你创造更多的机会,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自己现在还是国家领导人,多少人都要捧着他,见了他都得毕恭毕敬的,与以前大臣见到皇帝没什么区别!

    纪箐歌还是为数不多的敢在自己面前放肆的人!

    上次敢如此和自己这样说话的人,姓容!

    “那是我猜错了?”纪箐歌没有被吓到,只是无奈的耸肩,“闽老,感谢你的欣赏和看好,但是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不需要趟什么浑水。”

    话没有直接说,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

    她实在是没有兴趣参与两派的争斗。

    闽文星却是不相信她这句话,以为她是想投靠羽锐那边,思索了几遍,最终还是说道,“羽小子是不错,但是选阵营可是件重大的事情,要是选错了,可就满盘皆输了!”

    羽锐想跟自己斗,他还嫩了点。

    “闽老,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纪箐歌见对方想到别处去了,只得出声解释道,“我并没有站在羽锐这边。我只是个商人,对政治这一块不是很感兴趣。”

    政界可比商界要复杂多了。

    她的态度很坚决,闽文星却依旧是不相信。

    “只是,难道你不知道中立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吗?”

    要是选择中立,就意味着会成为两派人的敌人。毕竟谁都不敢保证,中立的人会不会在最后倒向哪边。

    为了杜绝这样的可能性,他们只能选择最先铲除掉这个不安定的因素。

    纪箐歌是个聪明人,按道理说来,纪箐歌没有理由不清楚。眼下她信誓旦旦不参与争斗,谁知道她会不会早就在背后投靠了羽锐。

    即便没有,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她要是不答应的话,自己只能……

    ------题外话------

    半夜码的七千字,明天还得继续忙,得睡了。要是有二更的话,大约是在晚上十点左右,么么哒!这个月订阅不行了,妞们不要养文了,我都快哭了(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46 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二更)

    (全本小说网,。)

    眼底隐隐有了杀意,转瞬即逝。

    纪箐歌没有错过他眼中的厉光,心中明白是自己的态度让他不悦了。

    只是,这又如何?

    两人一旦达不成一致的协议,那么他势必要对自己下手。既然结果都一样,她根本没有必要去讨好他。

    “我当然现在中立是不可能的。”微笑着看着对方,纪箐歌没有丝毫的畏惧,“闽老,我只是个n市来的小商人,我来京城是为求学,不是为了掺和进你们政客的事情。”

    京城的事情自然会影响到n市,但是说白了,最受影响的是那些政客,像程家和易家这样的,所受到的冲击不会太大。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参与这样的事情来的原因。

    站错了阵营,到时候受连累的可就是整个家族。所以,即便闽文星和羽锐提出的条件都很诱人,他们还是没有半点动心。

    何必把自己的家族都给赔进去呢?

    不值得。

    闽文星把自己的怒气隐藏的很好,只是那时不时泄露出来的情绪出卖了他。

    南方里京城远,自己这边的人根本插不进手。可以说,南方隐隐有了自成一霸的感觉,有点脱离了国家领导人的掌控。

    可以说,南方的问题历来是所有就任领导人的一块心病。

    还想着可以趁这次换届打入南方市场,可以借着纪箐歌这个东风做点什么,谁知道这个丫头居然这样不好对付,说了半天还是滴水不漏。

    忍不住心生烦躁。

    和聪明人打交道是有好处,但是也有着坏处。当对方不想让你做点什么的时候,她能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来反驳你的话。

    两人可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小商人?箐歌你可别谦虚了。”闽文星还是笑呵呵道,“一个小商人都能影响到整个南方市场,一个小商人都能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你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看不起我吗?”

    说到最后,他不怒自威,双眸眼神锐利,要是一般人早就被他吓到了。

    然而纪箐歌却不是一般人。

    “闽老,实不相瞒,你现在看着我好像很风光的样子,但是华盛的东西不都全是我的。你也知道,我和景天是合作关系,上次景氏集团又并入了华盛,他占了大部分的股份。如今我在京城求学,公司的事情都是他做主,所以即便你现在这样问我,我也是没办法给你答案。”

    言外之意就是现在华盛是景天做主。

    闽文星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止不住冷笑。

    谁都知道华盛是她在当家做主,景天的确是华盛的一个大股东,但是权力还是没有纪箐歌的大。他的人虽然没办法渗透进去,但是对他们的情况也不是一无所知。

    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气恼的看她半晌,见她还是巍然不动的模样,半晌,他只得妥协道,“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她不肯和自己合作,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条件还不够优渥而已。

    商人重利,他就不信纪箐歌不动心!

    他倒是也想直接毁了纪箐歌,但是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自己这边要是没有把握一击必中的话,只会立即把她推向羽锐那边。一旦她站了位,程家和易家肯定会表态。

    如今,还是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能给打动她。

    想到这里,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一点,连忙又继续说道,“上次容家的人跟我说了容晏的事情。”

    纪箐歌和容晏的关系不言而喻。

    现今容晏可还是特战队的队长,要是自己这边做点什么算计他的话,他根本没有办法对付!纪箐歌要是不想容晏出事的话,就该知道怎么做。

    手不自觉的握紧,纪箐歌心中有了怒意,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见她这样,闽文星更加得意,“你知道的,容烁刚接替他的位置不久,现在就想着把他换回来,多少有点不合理。军区不像是其他地方,不能随便的调任。频繁的更换首长,只会动摇军心,引起士兵的不满。”

    纪箐歌忍不住呵呵了两声。

    拿这个来做威胁,实在是太小看她和小师叔了吧?

    再者,想要从容烁那里拿回军权,不代表他们就是希望容晏重新坐上那个位置。

    当初小师叔让出那个位置,可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既然闽老这么说了,让容烁继续坐那个位置也不是不可以。容晏向来深明大义,不会跟组织计较这些的。”

    一句话就把闽文星接下来要说的话给堵死了。

    还以为自己捏住了她的把柄,谁知道人家根本不在意那个位置。

    不甘心的气了良久,闽文星又沉声道,“但是你也别忘了,容晏现在还在特战队任职。”

    到时候,他执行任务不利为国牺牲,这样的事情不是不能发生。

    纪箐歌显然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忍不住握紧双拳,讥讽道,“闽老,容晏可是有军功在身的军人,什么样的任务没有执行过?在这紧要的关头出了事情,难道你觉得别人都是傻子,会想不到某些人身上吗?”

    见闽文星要说话,纪箐歌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又道,“闽老,你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什么吗?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

    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

    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即便这个人是国家最高领导人!

    原先她对闽文星还是有所敬佩的,至少在他在任期间,做了不少有利于民生的实事。但是政客就是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也完全做得出威胁别人的事情来!

    如今的闽文星,哪里还值得她尊敬?!

    他现在就是个**裸的政客,而不是为民着想的国家领导人!

    被纪箐歌这样指着骂,闽文星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恶狠狠的拍了桌,怒斥道,“纪箐歌,给我注意你的态度!”

    自己的态度何曾不好过?要不是她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能拿容晏的性命来威胁她吗?!

    “我的态度很好,是闽老强人所难了!”纪箐歌压下心中的怒气,平静道,“闽老,合作的事情再无可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不会和羽锐合作。但是你要是继续做点什么,我就不敢保证我会不会继续中立下去了。”

    旧派和新派如今是五五开的局势,一旦她带着程家和易家加入羽锐的阵营,这对旧派来说意味着什么,闽文星心中清楚的很。

    “你!”

    看着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的背影,闽文星眼色几变,旋即厉喝道,“给我拦下来!”

    他就不相信了,不过是个小丫头,还能逃得过自己这边这么多人!

    他命令一下,守在门外的保镖立即冲了进来!

    纪箐歌面不改色的看着把自己团团围住的保镖,微微侧首,“闽老,你真的要这样做?”

    谈不拢就让人把自己截下来,如今的闽文星哪里还有半点国家领导人的样子。

    如今的他,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惜一切的政客。

    闽文星脸庞轻微抽搐两下,旋即咬牙硬声道,“给我动手!不要伤她!”

    纪箐歌轻声笑了笑,在对方动手的时候也动了!

    保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出身,然而他们的动作却无法与纪箐歌相比。他们只看得见一道残影留在原地,惊骇之下四处寻找纪箐歌的身影,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

    见他们望过来,她蓦地咧嘴一笑,旋即纤细的手快若闪电的伸出,前面的几人还没来得及躲闪就被她打倒在地。

    她打人的角度很刁钻,所打的地方也很奇怪。保镖们还没感觉到异样,就只能躺在地上哀嚎,挣扎了几番都起不了身。

    就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光了。

    闽文星大惊,“快给我拦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既然好言好语的谈不了,那么他就只有把她留下来慢慢谈了。

    何时谈拢了,何时放她走。

    他这话一出,隐藏在角落里的保镖也冲了出来。纪箐歌勾唇一笑,双眼微眯,黑色的煞气一闪而过。

    没有人注意到她眼睛的变化,却很明显的感受到她与方才的不同。

    现在这个纪箐歌,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邪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时间内,她怎么会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还未来得及多想,纪箐歌又动了。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谁轻轻的碰了自己一下,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倒到地上的时候,他们还僵硬着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脸上全是惊骇。

    闽文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感觉到有一道冰冷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猛然抬头,正好对上了纪箐歌的眼睛。

    只觉得脑袋一阵阵眩晕,无法言喻的疼痛袭来,让他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这个纪箐歌,到底是什么怪物?

    那双眼睛里不停闪烁的黑气又是什么?!

    脑袋越来越疼,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穿透了自己的灵魂,让得他的痛感神经变得异常的敏锐,痛楚变得异常的清晰!

    怎么会这样?!

    心中渐渐涌起了已经很多年没有过的恐惧。

    蓦地想起了关于纪箐歌的一些传闻。

    传闻里,她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