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261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261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自己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还无缘无故的挨打,她要是还能忍着就奇怪了!

    刚才电话里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为什么挂了电话就翻脸不认人?!

    “司徒佑不是在电话里说了会解决这件事情的吗?你打我做什么,又不是我逼着你打这个电话!”

    她真的是怄火死了!

    杨乐枫扬起手,又是给了她一巴掌,怒斥道,“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话!亏你还是我杨乐枫的女儿,居然让个男人抛弃了,只能夹着尾巴回了娘家!”

    别说是欧以荷了,这几天自己出去,哪次不是被人指指指点点的?

    这么多年了,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这能怪我吗?!要怪就怪我是司徒佑的女儿,还被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欧以荷被骄纵惯了,又过了很多年舒心的日子,一下子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哪里能瞬间转过弯来适应,“我从来没这么强烈的希望我是欧家的女儿,而不是他司徒家的!”

    “你说什么!”(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43 结成联盟

    (全本小说网,。)

    杨乐枫万万没有想到欧以荷会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当下又是扬起手想要给她一巴掌。这回欧以荷没躲,甚至于还抬起自己的脸庞怒道,“你打!你打死我算了!”

    自己现在被赶出了容家,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原先那些奉承自己的,或者是被自己压在脚底下的,全都眼巴巴的等着她出现,就为了一雪前耻!

    与其接受那些人嘲笑的目光,听着她们嘴里那些刻薄的话语,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

    只要是离过婚,即便事情过后又复婚又如何?两人的感情肯定回不到从前,至少自己心中是有疙瘩。

    最重要的是,在离婚期间,他会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就算他不想,老爷子那样的人肯定也会逼着他赶紧娶别的女人进门。

    她实在是太了解老爷子的性情了。

    这么多年来,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容家一直都被人指指点点。他自觉自己让他没面子,所以从未给过自己好脸色!

    杨乐枫瞪大了眼睛盯着一副破罐子破摔模样的欧以荷,只觉得心中郁气难发,差点没被堵得喘不过气来。

    自己怎么就生了个这么没用的东西!

    “自己不争气就不要怪到别人身上!”想了半晌,杨乐枫才挤出一句话,“你嫁入容家这么多年,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这能怪得了谁?不过是个老头子,十几年了都没搞定,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要是放在以前,她还不会对欧以荷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方才刚知道司徒佑失势了,心中难免有点恐慌,说出来的话就没怎么过脑子。

    欧以荷也是和她杠上了,气恼的坐在沙发上,气呼呼道,“你以为我想吗?那老头就是个老狐狸,无论我怎么讨好都没有用!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有蕊蕊在,根本不用容敏出手,他早就想把我赶出容家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老爷子私底下可是悄悄给玉宇安排了几次几面,对方都是显赫世家的千金!要不是当初玉宇对自己还有几分真心,他早就跟着别人跑了!

    有这样一个老狐狸在背后捣鬼,她能有什么办法?!

    杨乐枫却是冷笑着坐了下来,“当初是你自己选择这条路的,现在反倒是要怪起我来了?那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说容家水深,容安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是你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有办法,我才同意让你嫁给容玉宇。”

    提起陈年往事,欧以荷的脸色也不大好,“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你现在还拿出来说!妈,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让玉宇和我同心,而不是在这里数落我!”

    只要玉宇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老爷子就算想弄点什么也不成。

    杨乐枫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打电话给司徒佑。只是现在他很明显的是帮不上什么忙了,自己这边又……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正想着办法,书房的门却被人一把推开,容烁气急败坏的走进来,“妈,你和爸真的离婚了?!”

    不是说这事有转机的吗?

    看着他那不淡定的模样,杨乐枫不悦的皱眉,“烁儿,进来怎么都不知道敲下门?”

    如此火急火燎的样子,哪里还有着世家大少爷的风范。

    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杨乐枫还在意这个,容烁没好气道,“外婆,我们还是先说说离婚的事吧!我妈要是走了,我肯定连容家的门都进不去!现在老爷子那边又打算让我把权力都交出去,你说我能静得下来吗?”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三人一筹莫展。

    正捧着茶水上来的蒋凡含步子一顿,在门外停了下来。

    “要我说,现在最关键的点子就是容敏。要不是她突然出现,要不是她威胁容家……不如我们多派点人,把她彻底解决了!”

    容烁面容阴沉,眼底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只要彻底解决了容敏,这件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反正她在京城无依无靠,最多就是还有个容晏。自己这边的人这么多,难道还不能解决他们兄妹俩吗?

    杨乐枫当然清楚关键点就在容敏身上,但她不是容烁,知道容敏能走到今天,背后肯定有着一定的势力支持,不然的话也不会能够轻松解决掉了以荷派出去的人。

    在未清楚敌人的真正实力前,贸贸然出手只会让自己陷入困境。

    眼前可就有个惨痛的例子。

    “她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杨乐枫摇头不赞成道,“现在我们正处在风尖浪口,要是随便出手只会让人注意到我们。与其我们亲自出手去对付她,不如借别人的手。”

    借别人的手?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只是,借谁的手?

    欧以荷动了动嘴唇,杨乐枫一看就知道她想说什么,直接抬手止住了她的话,“黑麒帮的人不能出手。”

    即便司徒佑没有被司徒衡逼到今天的地步,她也不能让他的人出马。现在容家最忌讳的就是以荷的身世,要是自己这个时候还要找上他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要真是这样的话,即使到了最后他们完美的解决了容敏,容家的人依旧不会让步。

    撇撇嘴,欧以荷有点不满道,“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我们到底要怎么办

    行,我们到底要怎么办?!”

    思忖了许久,杨乐枫突然道,“蕊蕊呢?”

    蕊蕊是不会离开容家的,而只要她在,他们就还有机会!

    她就是这个突破口!

    “外婆,指望她你还不如指望明天容敏出门被车撞死!”一提到容蕊容烁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她的心都在容晏身上,眼里哪里还有我们这些亲人!”

    从小到大,他都弄不明白,明明自己和她才是亲兄妹,为什么她却只跟容晏那小子亲近,对自己一向爱理不理!

    “怎么回事?”杨乐枫一听他这话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容蕊和欧家的人不熟,跟她更加不亲近,“蕊蕊她……”

    欧以荷给容烁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出来。容烁假装没有看见,愤愤道,“她的心思都在容晏身上,还口口声声要我把容晏的东西还回去!”

    真是笑话,那些东西凭什么说是容晏的?不只是军长的位置,就连容家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容晏不过是个替代品,暂时替自己保管而已。

    杨乐枫震惊了半晌,恶狠狠的拍桌,“真是胡闹!”

    这个女儿不省心,连带着生出来的孩子都跟着胡作非为!

    “不行,你立即给她打电话,我亲自和她说!”

    这话是对着欧以荷说的。

    对上她的视线,欧以荷所有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只得按着她说的,给容蕊打了个电话,不想对方竟然是处在关机状态。

    气得杨乐枫浑身颤抖。

    早知道她就不管这破事了!

    容烁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样,“外婆,事已至此,我看就按着我说的去做吧!”

    欧家养了几个死士,现在不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只要除掉了容敏,接下来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好办。

    容敏,必须死!

    站在房门外的蒋凡含手一抖,茶杯差点相碰发出声音。她心一个咯噔,刚想后退,却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女人。

    律凝。

    对方静静看着自己,嘴角挂着一抹奇异的笑容。

    猛的往后退了一步,手上的托盘一颤,茶杯顿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书房内正说着话的三人声音一顿,过会儿书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怎么回事?!”

    出来看情况的是容烁,见到门外站着的两人,下意识的皱眉,“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手心冒着汗水,蒋凡含微微低着头想着该怎么解释,就听到身后的律凝道,“刚才不小心和夫人撞了一下。”

    容烁正在气头上,没多想,只是拉下脸斥道,“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走吧!”

    要是没得到允许,她们是不能靠近书房的。

    蒋凡含这回没说话,赶紧装作没事人一般把自己手上的托盘递给容烁,然后转身跟着律凝下了楼。

    楼梯拐弯处,律凝停下了脚步,“夫人,你说我要不要把你偷听的事情告诉表哥呢?”

    蒋凡含上一秒还抱着侥幸心理祈祷律凝什么都没看到,谁料下一秒就听到了她这句话,脸色微变,旋即轻松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上去送茶水而已。”

    呵呵两声,律凝作势就要重新上楼。

    眼神不停的闪烁,在她就要走到二楼的时候,蒋凡含出声喊住了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贱蹄子,要不是自己这次不小心的话,她怎么可能能在自己面前嚣张。

    律凝得意的笑了,指指自己的房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进房间好好谈谈?”

    这是个千载难得的机会,要是不趁机利用一把,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了。

    两人移步到了房间,确认无人看见后才关上了房门。

    “您到底想要怎么样?!”蒋凡含冷眼瞧她,心中倒是没有多害怕。

    反正她只是站在书房外而已,要是自己咬死了什么都没有听到,她就不信欧家的人还能对她如何!再者说了,不过是听到了点东西而已,她们又不知道自己已经……呵,她倒要看看,这个贱丫头想玩什么把戏!

    律凝自然清楚蒋凡含心中所想的。

    的确,她只是看见她在书房外,根本威胁不了她什么。如今她肯跟自己来房间,不过是有点心虚,又害怕欧家人跟她算账而已。

    如果真的把她逼急了,只怕自己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

    想清楚了这点,律凝也没打算提出很过分的要求,只是淡淡道,“我只是希望夫人以后能对我态度好一点而已。”

    就算她只是欧家一名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归根究底还是欧家的孩子不是佣人,她那使唤人的态度,真的是让人很不爽。

    蒋凡含提起来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不屑的瞥她一眼,“呵,我对你一直都很好,不是吗?要不是我懒得跟你计较,你以为你真的能靠着欧笛在欧家立足?”

    当初要是自己想的话,她连欧家的门都进不了!

    下意识的咬唇,律凝知道她说的都是真话。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更加难堪和压抑。

    “那你为什么同意我进欧家?!”

    为什么?

    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蒋凡含兴致缺缺的瞥向她,尖酸道,“自然是为了折磨你啊!白送上门的下人,我为什么不要?”

    下人两个字,

    人两个字,深深刺激到了律凝那根脆弱无比的神经!

    她就知道,蒋凡含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是自己傻,当年欧笛提出要接自己回欧家的时候,她还以为对方心中是有自己这个女儿存在的。回了欧家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蠢。

    豪门里怎么可能会有亲情?

    不过都是算计和利益而已!

    看着脸色瞬间苍白的律凝,蒋凡含轻哼两声,拍拍手道,“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还以为她是要和自己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呢,不然的话来房间做什么。谁能想到结果真的就是一点破事,真是浪费她的时间!

    就在她转身要走人的时候,律凝却忽然出声喊住了她,“那你和容敏的交易呢?”

    刚迈出的步子顿时收了回来,蒋凡含转回身子,一双眼睛亮得吓人,里面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