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240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240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兑约凹腕涓璧热颂富啊2还ッ群陀惹锘芙问奔涠际且共还樗蓿挥腥酥浪侨チ四睦铩

    “经过院领导们协商,决定取消对尤秋卉的资助,两人记大过一次,并在全校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辅导员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纪箐歌为人不错,做事也很妥当,更何况还有着那样的背景,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招惹祸事的本事,每次发生什么不好的大事都与她有关。

    听完了辅导员的训话,韩少远和纪箐歌并肩走出办公室,双方脸上都有着丝丝无奈。沉默的走了半晌,韩少远开口道,“学院这边正想办法联系两人,如果她们再不回学校,就只能是报警了。”

    不只是辅导员觉得无语,就连他也觉得深感无力。

    自己在这个学校待了三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就是没见过像尤秋卉这样的。

    现在还多了个楼萌。

    自己待的班级出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他身上的压力有多大。若只是个普通人,估计早就撂下担子不做了。

    纪箐歌默然。

    说起来,两次事情对方都是冲着自己来,她似乎是没有立场去保证什么。

    她的确是不想惹事,耐不住对方总是自己上门来挑衅。

    韩少远没责怪她的意思,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想了想解释道,“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学校那边不可能怪到你头上。”

    纪箐歌点点头。

    “希望她们能好好反省吧。”韩少远不想多谈这些事情,话题一转说到了社团的事情上,“我发给你的章程你看了吗?”

    听到他提起这个,纪箐歌顿时囧了。

    这两天她就顾着和思敏一起处理容家的事情,昨晚又被楼萌和尤秋卉一闹,没了心情之后自然就没有看。

    “你……”韩少远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作为被精英社邀请入社并且还担任副社长职位的唯一一位女性,她这样子漫不经心真的好吗?

    “我等下回去看。”纪箐歌被他看的有点心虚。

    韩少远也不好过分苛责她,把社团开会的时间告诉她之后又说了点事情,两人在十字路口分别。

    刚转身,纪箐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宁成贵。

    上次和纪箐歌说了自己朋友的事情之后,他回去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把事情报给有关部门。后来朋友的公司被调查出存在很多问题,生意受到了影响,不久就关门大吉了。

    “事后他知道是我泄露的风声,因此跟我绝交了。”宁成贵的话里有很多的无奈,“我当时没有想到他公司还有其他的问题,以为这事情顶多是让他暂停营业进行整改……”

    纪箐歌宽慰了他几句,又问他接下来的打算。宁成贵叹息一声,然后道,“看看再说吧。”

    他现在算是身心疲惫,又因为小露的事情,他没了以前那强盛的事业心,凡事看开点也就过去了。

    “那个小区的危房改造项目现在正在公开向社会招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宁成贵又道,“我现在正在联系朋友,想办法把这个项目拿到手。”

    朋友的公司倒闭了,这个项目自然是要重新招标的。他在那个小区生活了二十几年,小露最后也是在那里……虽然感情很复杂,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参与它的改造。

    纪箐歌心一动,突然问了个问题,“宁先生,如果我给你资金的话,你有把握拿下这个工程吗?”

    宁成贵愣了愣,“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个项目能够赚的不多,加上那个小区整日阴森森的,关于它有着不少的传闻,而且都是不好的,所以也没有多少公司会参与竞标。

    “具体的事宜三天后我们找个时间商量,可以吗?”

    呃……

    她这意思,是真的要开个公司让自己去招标?这未免也太玄幻了点吧?

    难道,箐歌其实是某位公司老总的千金?看起来不想啊?而且,她才大一,哪里会有那么多钱去开个公司?

    “这三天内您可以继续联系朋友,若是没有联系到我们三天后约个时间见面。”纪箐歌并不意外他会犹豫,笑道,“宁先生,我从来不会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

    见她说的很郑重,宁成贵也收起了自己的不在意,略

    不在意,略微思考后道,“好。”

    若是真的不成,他也不会损失什么。再者,纪箐歌算是她的恩人,这点面子他怎么着也得给。

    不过话虽如此,他还是不太相信她真的有那么多钱开公司。而且,这个项目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即便公司开了起来,没有足够的资金也是拿不下来的,不然的话他早就联系到自己的朋友接下这个项目了。

    和宁成贵说好之后,纪箐歌拨通了景天的电话,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其实她也没有多大的事业心,当初会走上从商这条路,也是抱着改善家里条件的目的,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如今她赚的钱已经够多了,在n市属于超然的地位,若是她想,根本不用来北方发展。

    然而景氏集团的事情给她敲起了警钟。

    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为人鱼肉。

    现在的华盛,和程氏集团以及青龙集团是一体的,那么所面对的敌人也是一样的。不管是北方还是南方,想要打入对方的市场从而拓宽自己的影响力的心从未停止过。若是她不继续往前走,只会湮灭在别人的战火中。

    更何况,还有着灭天派这样一个劲敌在时刻盯着她。

    不管是保住华盛也好,想要对付容家以拿回容晏所有的东西也好,还是为了防止灭天派下手,她都得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实力。

    只有强到别人只能仰望的地步,她才能真正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显然,景天的想法和她一样,两人一拍即合。

    “对了,沈辰沈校长调去京城任职,这件事情你知道吗?”说完了正经事,景天又道,“程先生过几天也打算去京城一趟。”

    纪箐歌微怔。

    她倒是没有接到对方的电话。

    “过几天我联系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空出来吃个饭。”两人对自己都很照顾,他们来了京城,请吃饭是必须的。

    景天哼了一声。

    “对了,你和牧音的事情如何?”牧家的人已经和他见过面,但是结果如何她不得而知,他也不愿意多说,“什么时候发请柬?”

    电话那头的景天沉默了半晌,纪箐歌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不见,“怎么了?”

    两人不只是单纯的合作伙伴的关系,在她心中,景天也是她的家人。虽然他们平时见面总是没好话,电话里还喜欢互损对方,但当对方有事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

    “分手了。国。”

    也许已经开始了新的恋爱,也许已经彻底忘记了他……

    景天自嘲的想了想,见纪箐歌不说话,又没好气道,“我都已经看开了,你伤心什么!”

    纪箐歌顿时无语。

    感情的事情她也不好说,又知道景天不需要别人安慰,赶忙转移了话题,“伯母身体好多了吧?”

    “嗯。”

    又是无语的看了看手机,纪箐歌胡乱说了两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实在没有料到景天和牧音会分手,按着牧音的性格,好不容易才能修成正果,她是不可能会主动放弃的。

    这其中,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只是她现在的事情很多,顾不上去做两人的媒婆,只能等着熬过这段时间,她再去了解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

    欧以荷低调的回了欧家。

    她还没和容玉宇签字离婚,回欧家只是为了问自己的母亲,那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虽然知道对方既然敢说出来,就有着绝对的把握。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祈求那不是真的。

    她不想和容玉宇离婚。

    未来的事情有着太多的变化,她不敢去冒险。

    欧家的佣人见到久不回来的欧以荷都有点吃惊,赶忙跑回去通知欧家的人。

    她现在是容家的主母,地位不知道高了欧家的人多少。饶是她的哥哥如今的欧氏集团总裁欧笛也不敢对他这个妹妹说一句重话。

    刚进到客厅,得知了消息的欧以荷的嫂子蒋凡含已经在等着了,见到她,高兴的上前,“回来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

    蒋凡含是蒋氏集团的千金,未出嫁前两人以前是闺中密友,关系不错,说起话来也比较随意。

    可是今天的欧以荷显然是没有心情和她说闲话,冷着脸色问道,“我妈呢?”

    “在楼上。”蒋凡含也没有生气,“她刚从外面回来,说是累了要休息。”

    欧以荷点点头,径直上了楼。

    蒋凡含没有跟上。

    欧家的人说事情的时候,她是不能在场的。

    当初她也曾觉得这样子做根本没有把她当成是自家人,久而久之她也懒得理会这些。与其在欧家不依不饶的大闹,还不如做个懂事大方的媳妇。只要讨好了婆婆和小姑子,外面的花花草草与她何关?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才是欧家正经的少爷小姐,其余的都不过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女。

    毕竟除了这些,欧家人对她还是不错。虽然自己的丈夫老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但是她背后有婆婆和小姑子撑腰,这个地位是坐稳了,根本没有人能动摇。

    敛了笑容,她转身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管家,“律凝那死丫头去哪里了?”

    欧家上下都知道,律凝就是欧笛在外面的私生女,但

    私生女,但是没有人把她当成欧家的小姐看待,以至于她在欧家的地位很是尴尬,和佣人都没有什么差别。

    “容烁少爷派人来把她接走了,说是有事情找她。”管家很尽责的回答道。

    蒋凡含冷冷的注视了他一眼,旋即让他退了下去。

    哼,不过是个贱人生出来的贱种,想要欧家的人承认她,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不过,这丫头最近好像是和容烁走得近了些。

    不行,她必须把这个情况告诉以荷,让她盯着点,不然那死丫头真的得了容烁的心,到时候该怎么办?

    果然是婊子养的,都勾搭起自己的表哥来了!’

    忒不要脸!

    楼下的蒋凡含正恼怒的在沙发上坐着,上了楼的欧以荷敲开了杨乐枫房间的门。

    “妈,我有事情要问你!”欧以荷关上房间门,也不管杨乐枫是否清醒了,“你和司徒佑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乐枫保养得体,欧以荷的相貌有百分之八十是遗传了她的,两人并肩站在一块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姐妹。

    此刻,她穿着睡衣在床上坐了起来,不悦的瞪着她,“你怎么回来了?”

    今天她出去了一趟,回来的路上就深感疲惫,本已经叮嘱家里人不要吵她,不想正要睡着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倒是回家来了。

    “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欧以荷没有心思回答她的话,只一心的想要得到答案,“司徒佑真的是我父亲吗?!”

    闻言,杨乐枫身子有瞬间的僵硬,语气也没有那么烦躁,但是也没有见到一丝慌张,“你都知道了?”

    她只当是欧以荷意外发现,或者是司徒佑那边走漏的风声,并没有多想。

    她这话一出,欧以荷顿时知道了她的意思,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我……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若是她早点知道,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我告诉你又能如何?当初我要是告诉了你,你连容家的门都进不了!”

    杨乐枫不像司徒佑那样,因为对着这个女儿心怀愧疚而有所忍让。她是个掌控欲极强的人,根本不允许别人在她面前大呼小叫,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

    “我……”

    欧以荷知道她说的都是对的。

    如果她的身份早点公开,她连容家的门都进不了。

    难怪当初她会这样反对自己嫁到容家,原来是因为她身上流着司徒佑的血。对于容家来说,她就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哪天就能害得他们家族覆灭。

    “瞧你这点出息,真是丢尽了我的脸!”杨乐枫捏捏自己的眉心,恨铁不成钢的怒斥道,“你都做了容家十几年的主母了,怎么比那些出来卖的女人还要不如!”

    这话说的有点过分,欧以荷却是知道自己母亲的性子,没反驳,只是哭道,“现在容家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老爷子当下就让我和玉宇离婚。”

    这是她迫不及待的回到欧家的原因。

    她想让自己的母亲出马解决这件事情,只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