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237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237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完,她也不等容玉宇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顺手关了机。迎上纪箐歌的视线,她无谓的耸肩,“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为什么他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纪箐歌默然。

    想必对方不是不明白,而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那个可能性极小的万一。

    “看样子,我们还是得加点砝码。”

    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重新开了机,她从相册里找到一张照片,给容玉宇发了过去。

    呵呵,她倒是想要知道,对方知道了那个秘密,他还能不能容得下欧以荷?

    纪箐歌捧着咖啡杯慢条斯理的喝着。

    暖洋洋的阳光照进来,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慵懒。

    她的嘴角也挂了一抹笑意。

    自己曾经说过,要让欧以荷一点点的失去她千方百计才得来的东西。如今,不过是个开端而已。

    最精彩的部分,肯定是在后面。

    容玉宇摔门出去,欧以荷还在床上哭着。

    心中的不安已经快要把她淹没。

    如今自己做下的事情已经被玉宇知道了,后果到底会有多严重,她眼下竟是没了底。

    她曾以为,两人夫妻多年,即便他后来还是知道了,木已成舟他顶多也就是跟自己生气几天。可她忘了,容敏是他的亲生女儿。

    他不喜欢宗听雁,不代表他也厌恶容敏。

    事实上,容敏还在容家的时候,他真的是把她疼到了骨子里。不然的话也不会因为她而对容晏有了好脸色,还同意让他继续呆在容家。

    那个时

    那个时候,他们看起来多像幸福美满的一家四口。那个时候,她只看一眼都觉得嫉妒得发狂!

    后来,容敏失踪,蕊蕊出生,消沉了一段时间的他总算是有了笑容。这些年来,他也很疼蕊蕊,可是已经没了对容敏时的心思。

    如今,容敏还活着,而自己又跟黑麒帮的人扯上了关系,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容家肯定会放弃自己!而且她还很有可能会牵连到自己的一双儿女。

    该怎么办?

    六神无主的欧以荷抹了抹眼泪,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不管如何,现在都不是崩溃的时候。她必须抓紧一切机会,挽回自己丈夫的心。就算到时候容敏真的要回来,她也动摇不了自己半分。

    等蕊蕊坐上了那个位置,她在容家才能有底气,才能摆脱来自容敏的威胁。

    没错,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和玉宇道歉,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容家还需要蕊蕊了,他不会就这样放弃自己的。再者,多年的情分,她不信他心中真的一点都没有自己。

    她不是宗听雁,不会轻易被扫地出门!

    打定了主意,欧以荷赶紧整理了仪容,出门拐弯走进了容玉宇自己的书房。

    每次有心事,他必定会来这里。

    果不其然,欧以荷推门而入的时候,容玉宇正坐在椅子上吞云吐雾。室内的光线有点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心咯噔了两下。

    他手上拿着手机,似乎在盯着什么东西看。

    欧以荷脸上堆满了歉意,慢慢走近了容玉宇,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猛的站起来,在见到她的时候面露凶光,一脚就踹上了她的肚子,把她踹了出去!

    欧以荷冷不丁被他踹倒,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

    ------题外话------

    妞们来猜猜,思敏发给容玉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没有备选答案,但是前面有交代过,而且和欧以荷有关的。答对的依旧是奖励三十潇湘币,么么扎,希望大家能积极参与呀!(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25 我们离婚!

    (全本小说网,。)

    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可欧以荷的惨叫声实在太大太凄厉,容安顺和管家都被惊动了,循着声音走进书房,见到他们一个站在原地脸色铁青,一个在地上哀嚎不断,都有点懵了。

    容安顺老了,脑子却并不糊涂,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殴打她,当下对着管家示意,等到他出去关好门之后才问道,“怎么回事?”

    容玉宇用着欧以荷从未见过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仿佛恨不得此刻就扑过去掐死她。面对容安顺的询问,他深呼吸一口气,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爸,你自己看看吧。”

    他的手还在打着颤,眼底深处有着一丝恐慌。

    容安顺何时见过这样的他,脸色微变的接过手机,看着上边的图片,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在看到上面的名字的时候,双眼厉光乍现!

    那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欧以荷她,她居然是司徒佑的亲生女儿!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容玉宇为何会那么愤怒,还隐约夹有一丝害怕。

    若是这个鉴定书被人公布出来,容家就真的完了!

    司徒佑是谁?那是黑麒帮的前任帮主,私底下不知道做了多少违法的事情。他当初还是黑麒帮帮主的时候,还允许帮众贩毒和走私枪支,甚至于在艰苦年代,他还曾经想过要谋害当时的领导人取而代之。若不是黑麒帮成立的时间实在太长久,扎根太深,早就被当时的领导人给秘密处决了!也正是因为如此,黑麒帮才会被打压成现在这样,和南方的青龙帮分庭抗礼,并且还要受几大世家的牵制。

    因为有了司徒佑的事情,所以现任领导人对黑麒帮也是非常的厌恶和忌惮,曾经不止一次声明禁止官员与黑帮的人来往。当然,没有任何往来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必须得保证自己不会被人尤其是自己的对手发现,若是来往的事情被扯到明面上来说,那么不管是哪个家族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领导人的确是要对容家礼让三分不错,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超越领导人的存在。正因为容家的各种特权,才会把家族推上了悬崖边,有任何的差池都可能会坠落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容家现在是树大招风,不知道多少人正盯着他们。欧以荷和司徒佑的关系传出去,绝对会成为他们摧毁容家的利器!

    捏着那个手机,容安顺只觉得一股气血涌上来,让得他眼前一阵阵发昏。半晌他稍稍平复激动的心情后,对着容玉宇沉声道,“你们离婚吧。”

    在地上哀嚎的欧以荷哭声一顿。

    她原本以为老爷子就算不给自己做主,也不会多管闲事。毕竟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插手。谁能想到,他居然要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离婚!

    面色扭曲的捂着肚子,欧以荷挣扎着站起来,也顾不上现在自己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不敢置信问道,“爸,我做错了什么,你居然要玉宇和我离婚!”

    若是身子骨允许,容安顺一定也狠狠的踹欧以荷一脚!到了现在,她还好意思问到底为什么!

    她联手黑麒帮的人抢走容敏,这件事情他原本打算就这样算了,毕竟现在容家还需要蕊蕊,她是蕊蕊的母亲,他们也不好对她怎么样。可现在,他们哪里还敢要她待在这里!

    “为什么?”容安顺原本压下去的气又蹿了上来,直接把手机朝她脸上砸过去,“你自己看看吧!”

    欧以荷下意识的捂脸。手机砸到她手背上,她却什么也顾不上,捡起手机看了里面的内容,然后手一抖,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说到最后,她直接摔了手机,扑过去揪着容玉宇的胳膊,疯子一般问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说话啊!”

    容玉宇半点怜惜都没有的推开她,任由她趔趄的退后几步,没形象的跌坐在地上,“是不是真的,你不如回去好好问你妈!”

    容安顺皱着眉头看着不停闹腾的欧以荷,只觉得一张老脸都被丢尽了,好在这里没有外人,他又沉声道,“你若是真的为蕊蕊好,那么就直接签字离婚吧。该给你的我们都会给,免得外人说我们亏待了你。”

    说完话,他直接是面色难看的走出房门,再也不看欧以荷一眼。

    离婚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了任何转圜的余地。

    容玉宇冷眼看着欧以荷,往昔的情意再也找不见。

    若是只是他们知道她和司徒佑的关系,这也就罢了。毕竟黑麒帮的实力放在那里,他们也不想和黑帮的人对上。可问题的关键是,现在把这个消息发给他们的人是顾思敏,也就是他的女儿容敏。

    她把这个发给他,当然不可能是让他们早做防范。

    她是在警告他,警告容家。

    要是他们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要是他们对欧以荷让人抢走她以及暗杀她没有任何的表示的话,那么她就会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到时候容家就会陷入困境,有可能因此不振,百年世家就此没落。

    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结果出现。就算他真的愿意为了欧以荷和容敏对上,老爷子也绝对不会允许。到那时候,不只是欧以荷,连带着自己都可能会被赶出容家。

    所以,他只能选择放弃她。

    反正,是她先对不起自己的,不是吗?当初她让人抢走了容敏,让得

    让人抢走了容敏,让得容家差点失去了到手的荣华富贵。他现在只是低调的和她离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至少,他没有追究她的责任啊!

    对,错的人是她。是她欺骗了自己,是她投错了胎!

    说服自己之后,容玉宇对她没了耐心,“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你搬离容家,去欧家也好,去黑麒帮找你所谓的父亲也好,都与我没了关系。”

    欧以荷失神的坐在地上,听了他的话,又是猛的抬头,“我不!”

    她机关算尽才嫁入容家,现在要她跟他离婚,她做不到!

    他们是有感情的啊,他当初也信誓旦旦的说爱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站在她这边!现在呢,自己的身世曝光了,他就迫不及待的要推开自己。

    只要想到他以后可能会跟宗听雁那个老女人复婚,或者是找个更加年轻貌美的名门千金,她就忍不住抓住,忍不住想要杀人。

    她做错了什么?她什么都没有错!

    当初她因为是欧家的女儿被人嫌弃和诟病,现在还要因为是司徒佑的女儿被容家放弃!身世不是她所能选择的,她也是无辜的啊!

    “你是想害死容家?!”容玉宇怒了,此刻的欧以荷和当初的宗听雁有什么区别,都一样的无理取闹,“还有蕊蕊,你也想害得她什么都得不到吗?!”

    若是欧以荷的身份被公开来,蕊蕊就尴尬了,到时候他们容家根本不可可能帮她坐上那个位置。

    欧以荷一怔,只觉得悲从中来。

    难道,她真的只有离婚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吗?

    脑子里胡乱想了些东西,她又抬头,“那,那烁儿呢?烁儿怎么办?”

    蕊蕊是不可能离开容家的,但是烁儿呢?对外他只是容家的继子,是她的亲生儿子,断然没有继续留在容家的理由。

    容玉宇早就想好了,因此迅速道,“烁儿离开容家是一定的,但是只是做给外人看而已,我还是把他当成我的儿子。”

    他手上现有的东西都不会变。

    欧以荷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真是可笑。

    明明他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却要背负着一个死人的儿子的身份,在这圈子里尴尬的活着。早知道这样,她当初就该竭力争取让容家承认他的身份。

    “烁儿可是上了容家的家谱的!”欧以荷还是不甘心,要她答应离婚也就算了,还要烁儿跟着自己灰溜溜的回娘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容玉宇,你真是个懦夫,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认!”

    这还是多年来她头一次这样直呼他的名字。

    被指为懦夫的容玉宇脸色猛变,似乎是想要咆哮两句,只是到头来忍住了,“随便你怎么说,这婚我们必须得离!”

    欧以荷冷笑着爬起来,“我不离!”

    她是费了多少的心思才嫁入容家,她才不会给别人挪位置。再者说了,仅凭一张莫须有的亲子鉴定就说她和司徒佑有关系,这也太扯了!

    “那亲自鉴定指不定是伪造的,就是为了赶我走。”欧以荷擦干眼泪,面色狰狞,“要是让我知道是谁要害我,我一定……”

    “你一定什么?!”

    容玉宇从未见过这样的欧以荷。此时此刻的她哪里还有半点温柔的样子,整个一个泼妇,而且还是阴险狠毒的泼妇。

    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吧?自己居然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那么久!

    欧以荷敛去所有的戾气,被容玉宇踹过的肚子还隐隐泛着痛,让得她呼吸都得小心翼翼,“我现在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