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78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78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团聚了,两家人就可以好好的生活。可谁知道,她发达了就不认我们这门亲戚,还要把我们赶出门!”

    吕翠红就站在银南珍的右手边,自然是把她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她的眼泪不是真的。当然,现在她们是一条船上的,她不会傻到揭穿她,“是啊,我们现在就住在华年酒店里。她没来看望过我们就算了,现在我们有事情要找她,她竟然还要喊保安来赶我们走!”

    “你们评评理,哪有这样子做人的,把自家的伯母往外赶!我们又不贪图她的钱,只是想着好不容易找到亲人,想要增进点感情,可谁能想到她的心肠这么狠毒,翻脸就不认人!”

    周围已经因为这边的骚动聚集了很多人,听到银南珍的话,纷纷低声讨论起来。

    纪箐歌就像是突然闯入他们世界的黑马,发展的势头让得他们心惊和担忧,都在害怕那天就被她给干掉。表面上看着没什么,但实际上谁不想她爆出点负面新闻?

    即便是不能拉她下马,让她以后收敛点也好!而且,看着她出事情,众人的心里多多少少能好受点。

    幸灾乐祸这种事情,谁都知道不好却又忍不住的去做。

    大堂经理早就让人去把场面准备失控的消息告诉纪箐歌,见到姜家的人插手,他也不好开口,只得站在门口静默不语,等着纪箐歌来处理。

    “如果真的是这样,好像也太过分了点。”苏沁还是那温柔的模样,仿佛之前那个嚣张跋扈的人不是她,仿佛那个恨纪箐歌入骨的人也不是她,“大家都是亲戚,何必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有了人来安慰,银南珍更加入戏了,拍着自己的大腿就要嚎啕大哭。可她眼眸子一抬,在对上来人那冰冷的视线的时候,身子顿时僵住。

    她竟然被纪箐歌给吓得不敢再吭声!

    见当事人之一终于出来,众人连忙收起了看戏的表情,仿佛只是偶然路过这里。

    扫了扫在场的众人,看到几个记者偷偷收起自己的手机的时候,纪箐歌嘴角一扯,目光转向言笑晏晏望着自己的姜翘等人,“原先是姜夫人和姜小姐,我还以为是谁这么八卦,站在门口堵着死活不肯进门呢!”

    既然对方都敢来拆自己的台,她也没必要给她们脸面。

    被纪箐歌这直白的话语呛得脸色发青的高珊和姜翘恨恨的咬着牙,同时看向了苏沁。后者身子轻微颤抖,旋即硬着头皮道,“纪小姐,我们只是好奇为什么会有人站在这里不进去而已,看她很伤心的样子,我们过问一下也不过分吧?”

    纪箐歌站在人群中,面色淡淡,“我倒不知道苏小姐原来如此的爱打抱不平。”

    这是在说她爱多管闲事?!

    苏沁脸黑了黑,却不能对纪箐歌发火,“我嘴巴笨,如果说错了话得罪了纪小姐,还请纪小姐别放在心上。”

    对于她的暗讽,纪箐歌却只是哂笑道“既然知道自己不会说话,那就少说吧。不然的话哪天又是惹祸上身,缝了自己的嘴都无济于事呢!”

    三番两次被纪箐歌直白的话给落了面子,苏沁只觉得自己的手心都要被自己掐烂了!好在见她没把纪箐歌给拉下水,姜翘暗道了声废物,然后站了出来,“纪小姐,这两位夫人说是你的伯母,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纪箐歌双手抱胸,对待姜翘的态度就如同对苏沁的态度一样,“姜小姐也想管管替这两人做一回主?既然姜小姐这么爱管闲事,那么这两人就由你带走,回去好好的管管吧!”

    “纪箐歌,你见到长辈不打招呼就算了,还敢对着客人这样说话!”姜翘还没来得及反驳,回过神来的银南珍立马站出来指责道,“你妈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吗?你这样子出去,简直是丢尽了我们纪家的颜面!”

    原本以为有众人关注,纪箐歌就不敢那么嚣张,肯定会放自己进去的。可谁知道,她真的半点都不让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说开了!

    不行,要是等下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被她揭穿可怎么办?!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银南珍又是暗暗朝着吕翠红挤眉弄眼,示意她赶紧把舆论导向扭到自己这边来。

    “箐歌啊,我们好歹是你伯母,你不让我们进去就算了,为

    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保安来赶我们?”吕翠红和银南珍虽然不对付,但在面对外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很有默契,“我们千里迢迢回国认亲,却被你毫不留情的拒之门外。你捂着自己的良心说说,你这样子做亏不亏心啊!”

    眼见两人都摆出痛心疾首的样子,众人不免在心中多想起来。

    难道,真的是纪箐歌发达了之后不肯认自己的亲戚?

    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在场的人私底下多多少少也做过不少不地道的事情。要是放在平时,众人最多不过是笑笑就了事。可现在,这事情是发生在了纪箐歌身上!

    都说树大招风。纪箐歌只是个农村出身的少女,又还是名高中生,但是她所取得的成就就已经让得众人只能仰望!多少年纪比她大的人混的还不如她,心中难免会有点不平衡。也因此,他们都很乐意见到纪箐歌惹上一身腥。

    “纪小姐,你这事情做的也太过分了点吧?”又是姜翘蹦了出来。只见她笑吟吟的看着纪箐歌,眼含指责,“再怎么说都是你亲戚,不管如何你都不能这样把人给赶出去吧?”

    纪箐歌没回答她的话,只是看向沉着双眼的姜蔺,“姜少,姜家现在的意思是要跟我作对了是吗?”

    “如果是,那么很抱歉,我对待敌人的手段向来不会仁慈,连根拔起这种事情嘛,还是很常见的。如果不是的话,那么麻烦请姜家的人收敛着点好吗?我纪箐歌也不是泥土捏的,能任由人在我头上到处蹦跶!”

    今天是华盛的宴会,她不想把无谓时间浪费在这几个人身上。而且,她也没有表演好戏给别人看的乐趣!

    所以,她说出来的话很直接,也很不客气!

    姜蔺当然也明白这点。

    其实说起来,整个事情都不关姜家的事情。是他们非要掺和一脚把事情给闹大,换做是他肯定也不会有好的态度。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被纪箐歌当着众人的面这般严厉质问,姜蔺心中怎么可能会咽得下这口气,“纪小姐,姜家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爬到头上来的。如今华盛的气势的确很强,但是过犹不及,纪小姐还是收敛着点的好。”

    终究是农村出来的,上不了大场面,有了点小功绩就这样得意洋洋。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什么眼光,竟然跟她交好。

    “我为人如何,我自己心里清楚就好。”纪箐歌冷然,“姜少有着时间替我操心,不如好好管管你们姜家的人,省得她们到处惹是生非。”

    这话里的意味很深,姜蔺以为她指的是上次宴会的事情,却不想,在姜蔺身后的姜翘蓦地变了脸色。

    纪箐歌那眼神,看似是在望着姜蔺,姜翘却知道,她是在看自己!

    难道自己做的事情她都知道?不,不可能,自己做的这么隐蔽,她怎么可能会知道!

    “纪小姐这话也未免太不尊重人了。”高珊见到纪箐歌就忍不住想起顾思敏,想起顾思敏就满肚子的火气,“难怪会把自己的伯母扫地出门。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真不知道你家的人是怎么教导你的!”

    “相比于把自己的亲女儿送往福利院,我家的家教还是很好的。”纪箐歌嘴皮子一掀,就把高珊的往事给道了出来,“姜夫人,质问别人之前先想想自己做的事情。”

    许多年前的事情众人都已不记得了,再者当初的姜家只是普通豪门,谁也不会过分关注,也因此很多人都不知道,高珊当年把自己的女儿送往福利院的事情。

    “不是吧?姜夫人竟然还做过这样的事情?”

    “哎,想想也不奇怪,听说她前任丈夫还没死多久呢,她就迫不及待的嫁入了姜家。”

    “女人嘛,为了新夫家,送走自己的女儿算的了什么,都把原本是顾家的产业送上了……”

    “这么说来,上次顾思敏……”

    众人的议论声很小,可是还是传进了高珊的耳朵里,让得她差点当场失态!

    该死的纪箐歌!

    眼见着姜家的人都不敢再吭声,纪箐歌这才在众人瞩目下走到吕翠红和银南珍面前,嫌恶的拨开苏沁,“那你敢不敢捂着你自己的良心发誓,刚才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银南珍抹眼泪的动作顿住了。

    “你们千里迢迢回国是不假,但是不是为了要见亲人吧?”这些话原本她不想说,不过既然人家都欺负上门了,她总没有再手下留情的理由,“要不是国外消费太高你们已经担负不起,你们哪里舍得回国?还有,你们回来之后打个电话就要我们一家子去见你们,连点准备的时间都不给,这事不假吧?”

    “我们已经解释过了,那是因为我们想要迫切见到亲人,所以才考虑不周。”银南珍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再者说了,你们住的也不远,时间上充裕的很!”

    见银南珍强词夺理,纪箐歌也不生气,只是继续道,“你们见到我家这边的人,以为我们只是穷亲戚,态度恶劣不说,还借机讽刺,这事也不假吧?”

    “我们那是……”

    “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想着要来跟我攀关系。”纪箐歌不理会她的话,径直说下去,“却不想被我拒绝,所以恼羞成怒之下想要给我难堪,要挟我给你们好处。”

    “你胡说!”吕翠红和银南珍想也不想的否认,“我们不是那样的人!”

    ”

    只是她们否认的时候,眼神闪烁,底气也不足。众人都是在商界浮沉过的人,哪里不知道两人多半是在撒谎。当下也不敢看纪箐歌的热闹了,纷纷装作没事人一样赶紧散开。

    这纪箐歌看起来也是个记仇的,要是被她记在心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找个借口对付自己!

    眼见人都要走了,银南珍顿时慌了,想也不想的拍着自己的大腿就嚎了起来,“纪箐歌,你个没良心的,这是要逼着我们这门亲戚去死吗?!我们好歹也是亲戚啊,你就这么容不下我们吗?!当初我们高兴回国,原本以为从此有亲人可以互相扶持,却不想还没多久就被你逼上了绝路!”

    “我们又不是想要你的钱,你为什么要防着我们哟!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真的是一点亲情都不顾念了吗?!”

    银南珍还在嚎着,站在她身侧的吕翠红没有她那么厚的脸皮哭出来,只是黯然神伤的低着头,余光却在注意着纪箐歌的一举一动。也因此,当她看到她那笑意颇深的笑容的时候,心下咯噔,顿时涌起浓浓的不安感。

    “丢人现眼的东西!”就在众人都觉得场面有点难以收拾的时候,一位老者在两个中年人的搀扶下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手中的拐杖毫不留情的砸在了银南珍身上,“给我滚回去!”

    纪严于带着他的两个儿子到了。

    他们会来,当然不是因为听到了风声,而是纪箐歌派人到了他们的房间,开门见山的把话给他说明白了。

    要是他不来,就别怪她使手段让他们连n市都没办法继续待下去。

    她不怕他们会把事情宣扬出去,自己手上还捏着很多东西了。要是他们能安分,她不会赶尽杀绝。但要是他们还不肯就此罢手,也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欺负了她的家人,还想着自己给他们送钱送物,未免太美好了点!

    银南珍被纪严于这一砸给砸懵了,张着嘴巴流着泪,那模样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半晌,她抖索两下,“爸,你怎么来了?”

    到底是谁把老爷子给惊动了?要知道,老爷子可是要让他们跟纪家人修复关系的,现在自己这样闹,可是把事情给搞砸了!等会回去,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被训斥呢!

    吕翠红也是害怕的不行,她胆子比银南珍还要小,尤其最怕老爷子。见到纪严于都亲自出现,自己的丈夫脸色也很难看。现在才意识到闯祸了的她根本不敢吭声。

    “你还好意思问我?!”纪严于气得胡子都颤了,恶狠狠的瞪着自己这两个儿媳妇,“还不给我滚回去!”

    他真的是要被这两个蠢货给气死了。都说了要跟纪箐歌修复关系,她们倒好,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纪箐歌没脸,到时候他们想要修好关系,只怕是难上加难!

    以前在国外胡闹也就算了,谁能想到回来之后,她们是丝毫不张记性!他当初怎么就那么糊涂,让老大老二娶了这两个蠢货进门。

    真是丢尽了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