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56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56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句话果然不错!

    纪箐歌终于是忍不住闷哼一声,勉强听清了陆机的话之后,按着他所说的,努力稳住心神,在接连几次失败之后,总算是能从疼痛中找回了一丝理智,然后开始有目的的引导自己体内的真气,让它和煞气形成一个平衡的状态。

    这样子做很费劲,尤其是她现在的修为还不够,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正当她开始有点着急的时候,一股精纯的元气注入她的体内,原先已经在煞气的侵蚀下变得有些萎靡的真气顿时充盈起来。

    她想也不用想着元气是谁的,只是现在的她没有心思理会那么多,只得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煞气和真气还在不停的相撞,纪箐歌渐渐恢复了体内真气的控制权,一点点引导着真气包裹住那煞气,然后开始了新一轮的炼化。

    而就在她觉察到眼睛的痛楚减少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脑袋突然又传来了一阵钝痛,旋即她便“看见”了差点让她崩溃的一幕!(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50 我要冯枚死!

    (全本小说网,。)

    她看见自己手执利刃,对准了容晏的胸膛恶狠狠的刺了下去,旋即容晏身子一僵,一口血喷在了她的脸上!

    怎么会这样?!

    她相信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对容晏出手,但她的预言也从未失误过。难道,在将来的某一天,她真的会因为某个原因而对容晏下手吗?!

    不,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宁可死,也不会对容晏下手!

    然而理智告诉纪箐歌不可能,情感上她却无法接受。只觉得无法抵御的寒意从心底蹿上来,纪箐歌心神一晃,引导真气的动作一滞,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白费!

    “不要想其他!”容晏的感知能力很强,自然能感觉到她情绪上的波动。知道她分了心,他心中着急,却不能做什么,只得出声提醒,“敛神,静气!”

    抓着桌子的双手不停的打颤,细汗密布她的额头,仿佛是掉进了水里刚捞出来一样,身上全是汗水!

    因为这一分神,原先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煞气又开始疯狂的涌动,不停的对她体内的真气发起攻击,然后反弹撞在她的身体里,破坏着周围的一切。火辣的痛意又是涌上来,这回不只是痛,耳朵还传来了一阵尖锐的长啸声,直击她的耳膜,让得她差点耳鸣!

    痛,吵……纪箐歌紧闭双眼,疯狂仰头,原本清秀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扭曲起来!她紧咬着嘴唇,因为太过用力,嘴唇都被她咬出了血丝!

    容晏抓着她的胳膊,眼底满是疼惜,只恨承受这些痛苦的人不是自己!他看一眼陆机,旋即自己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输进她的体内,希望可以助她抵御住那煞气。

    “啪!”

    一声巨响,桌子被纪箐歌硬生生的抓断了两个角。眼见着她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容晏想也不想,把自己的肩膀送了上去。

    “我在。”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纪箐歌能不能听见,只是在她大力的抓着自己的肩膀的时候,一声也不吭,硬是把那痛意给压了下去。

    陆机也是有点手发颤,好在他比容晏要冷静的多,手上的银针不断,一边下针一边看纪箐歌的反应,想了想,又是从药箱里一个药瓶中倒出一粒药,“丫头,张嘴!”

    一连喊了好几遍,纪箐歌才听见他的话,牙齿打颤,试了好久才微微张开了嘴。

    陆机喂她吃了药,旋即又是在她身上几处大穴扎了几针。纪箐歌只觉得仿佛一股清流流进了自己的身体,然后随着血液通向全身,精神也随之一震。

    “丫头,稳住心神,再来一遍!”

    纪箐歌被他这句话拉回了理智,当下先把所有的思绪摒除,沉下心专心应对那些煞气。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那煞气也被柔化得差不多,反抗没有之前的强烈。

    一个小时之后,她身子猛的一颤,脸上痛苦的表情终于稍缓。她整个人虚弱般往后一倒,整个人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低声喘着气。良久,只见那长长的睫毛如羽扇扑闪两下,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容晏原本就蹲在她面前,对上她视线时见她并无异样,刚想放下心,却看到一丝黑气在她眼中一闪而过,顿时怔住了。

    纪箐歌却没察觉到,接过陆机递过来的毛巾,把那血水给擦干净之后,又是在陆机的示意下,拿着热毛巾敷了好一会儿眼睛。

    半晌,她觉得无碍了之后,掀开毛巾,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身上黏糊得紧,让得她整个人都难受起来。此时是夏天,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衣服,汗水浸湿了衣服,难免会觉得有点尴尬。好在她之前也曾住在这里,即便是后来搬走了也没有拿走所有的东西,“师父,我先去洗个澡。”

    只要熬过了煞气入体的疼痛,后期就不会再有事情。陆机瞧着她的脸色,虽然略有苍白,但那双眼睛神采奕奕,漆黑的眸子仿佛能看清世间万物,也就没有过多的担心,挥挥手,“去吧。”

    给她下了那么多针,又得时刻关注着她身体的状况,精神高度紧张,他也略感疲惫。

    她放下毛巾站起来,虽然有点不稳,但还不至于虚弱的让人搀扶。看着容晏还愣在自己面前,她这才反应过来,“小师叔,你怎么了?”

    容晏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几滴汗水顺着纪箐歌的脸颊滑下,然后流向……他视线猛的一偏,神色有点狼狈,“没事。”

    好在纪箐歌此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被汗水浸湿了的衣服上,没有觉察到他的反常,踉跄着上了楼。容晏原本想搀扶她,却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只觉得口干得厉害。想了想,他一头钻进了厨房。

    煞气入眼不是一件小事情,引导真气的时候又要高度集中注意力,一进浴室,她只觉得一股疲惫感涌上来,所以难得的泡了好久的澡,等到她出浴室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小时后。

    打了个哈欠,她换好衣服坐在床边,刚想找自己的手机看讯息,却发现床边放着一杯牛奶。弯了弯嘴角,她一手捧着热牛奶慢慢喝着,一边拿着手机发了条短信。

    短信没发送多久,门口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在得到她的应答之后,容晏捧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

    陆机站在门口,往里面瞧了一眼,旋即似是不满的嘀咕,“臭小子,我都跟你说了丫头没事。哼,也没见你对老头子我这么上心!”

    我这么上心!”

    容晏顿住步子,然后转身走回去,当着陆机的面,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陆机吹眉瞪眼的盯着那房门老半晌,旋即摇头叹气走开。

    哎,都说女大不中留,搁到他身上就是男大不中留。可怜他这个老头子,也是辛苦了半天,却连一碗粥都捞不着。

    纪箐歌囧着脸看着容晏那利索的动作,小声说道,“小师叔,师父可是会记仇的。”

    师父没事情就喜欢跟他们两人计较,容晏刚才这样子当着他的面关上房门,日后肯定会被他老人家念叨。

    容晏摇摇头,把粥递到她面前,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她,里面包含的浓烈而深沉的感情让得纪箐歌有一瞬间的窒息。

    慌乱的垂眸,室温仿佛在这刹那上升,让得她竟莫名有种燥热感,“小师叔,刚才我……”

    她本来想和容晏说起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话语却蓦地一顿。

    不。

    不能说。

    那一幕绝对不会发生,她不能说出来让容晏担心!

    她从来都只能看到别人的过去未来,关于自己的一切都是不能看的,那么所谓的看见自己刺向容晏,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太过疼痛而产生的幻觉?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一个不好的画面?

    敛去所有的念头,纪箐歌对着一脸犹疑等着下文的容晏笑了笑,“刚才我那么用力的抓着你的肩膀,你有没有受伤?”

    疼痛的折磨之下,她下手基本上都没有轻重,那么大力的抓着他的肩膀,她怕他会被抓伤了。

    “没事。”容晏摇摇头,见她还是放心不下的想要看自己的伤口,轻轻避开,见她又下意识的咬唇,只得又出声道,“已经上药了。”

    果然!

    纪箐歌有点愧疚,“对不起我……”

    容晏却是视线放在了热粥上,打断了她的话,“喝粥。”

    她不需要道歉,那都是他自愿做的。为了她,他甘愿付出一切。

    轻轻嗯了一声,纪箐歌不知道在想什么,有点呆呆的捧着粥喝了起来。容晏瞧着她的动作,眼眸幽深。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得她眼底有着一抹化不开的忧虑。但只要他在,就绝不会让她出任何事!

    许是两人感情上有了变化,纪箐歌最近在面对他的时候话少了很多。可奇怪的是,即便是话少了,两人也没有因此而觉得尴尬或者感情冷却,反倒是觉得相处比以前的更加的自在和舒适。

    慢慢喝着粥,纪箐歌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温暖起来。然而,温情时刻总是很短暂,两人还没待多久,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纪箐歌拿过手机看着上边的号码,无意识的皱了眉头,“怎么了?”

    电话那头只剩下一片沉默。

    拿着手机的手一顿,纪箐歌放下碗,又轻声重复了一句,“景天,怎么了?”

    景天的情绪似乎通过电话传染了她,让得她的心也渐渐沉重起来。

    “我妈她……”好半晌,景天才从牙关里吐出了几个字,“他们带走了她,还给我发了照片,让我听从他们的安排,不然的话……”

    不然什么,他不说纪箐歌也能明白。

    脸上的笑意全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冷。纪箐歌抬手看了下时间,旋即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接到对方的消息的第一时间里,他没有选择立即接受,而是选择给自己打了电话。她眼眶有些泛酸,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感伤的时间。这个时候,她不能让景天一个人承受那样的痛苦和折磨!

    “公司。”景天知道她要过来,没有拒绝她。他选择告诉她,除了他不想背叛之外,还因为他相信着她!

    她能帮自己找到杀害自己姐姐的凶手,让得姐姐的灵魂得以安息,她也一定能找回自己的母亲!

    他就是如此毫无理由的相信她!

    纪箐歌刚经历过一场洗伐,容晏本就担心还有后遗症,此时见她要出去,更加不能放心。他没有阻止她,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旁。

    两人很快就到了华盛,下车之后纪箐歌有心神不宁的赶往景天的办公室。

    关于冯枚的问题,在从h市回来之后,她和景天曾经讨论过。景原已经能下决定让冯枚来劝说他,指不定接下来会拿她来威胁他。就算景原不动手,还有景家两兄弟!他们对冯枚的感情可是不深,为了景氏,他们肯定不惜一切代价!毕竟,除掉了景天,就相当于卸去了她的左膀右臂!再者,还有张浩……张浩这个人可是无所不用其极,难保他不会为了对付她而利用冯枚来做文章。

    考虑到一点,她过后还专门请黑麒帮的人暗中保护着冯枚,只是没有想到,他依旧是出事了!

    匆忙赶到景天办公室,却没有想到在门外遇到了颜霓灵。纪箐歌放缓了脚步,从容的走了过去。原本想就这样与她擦肩而过,颜霓灵却先是停住脚步,喊住了纪箐歌。

    “纪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颜霓灵欲言又止的望着她,又瞥一眼她身后的容晏,“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您。”

    自打知道纪箐歌就是华盛的董事长之后,颜霓灵对她倒是恭敬了很多。只不过,纪箐歌很少来公司,她也没有多少机会接近她。

    迟疑了一下,纪箐歌回

    ,纪箐歌回头看一眼容晏,朝着他微不可见的点头,旋即跟着颜霓灵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纪总,我发现最近牧总有些不对劲。”颜霓灵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开门见山,“上次她来公司找景总,两人似乎是大吵了一架,她走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她在跟别人打电话,说是联合景家对我们不利。”

    纪箐歌只是静静听着却不发表意见,让得颜霓灵心里很不安。等她说完所谓的重大消息之后,纪箐歌才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旋即就要转身。

    “纪总,您可千万要重视这件事情!”颜霓灵急切的拉住了她的手,在接触到纪箐歌的视线的时候才悻悻的放开,“牧总她……她喜欢景总,但是被拒绝了!虽然我也喜欢景总,但是我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