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41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41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人直起身子,带着景天到了景原的办公室,推开门之后站在门口,目不斜视。

    “小天!”景天刚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关上门,里边坐在沙发上的人就轻声喊了一句,似乎是在怕这只是一场梦,要是声音大了,就会从梦中醒来。

    出声之人,正是景天的母亲冯枚。

    “妈。”相比于冯枚的激动,景天则要冷静的多。从容的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即便保养得再好,也经不起病痛常年的折磨。冯枚的眉眼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美丽过人的模样,只是现在的她精神不济,脸色过度苍白,看起来虚弱无比,整个人显得憔悴不已。

    她坐在沙发上,眼中明明充满了倦怠之意,却强装作精神十足的样子。n市已经进入了夏天,室内虽然没有外面的天气炎热,但也绝对不会觉得冷,但她的膝盖上却盖了张薄毯子。

    冯枚细细的打量着景天,心中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捂着嘴咳嗽两声,她欣慰的点头,“见到你现在这样子,我就放心多了。你这孩子,一走就是几年,不肯见我一面也就算了,连个电话也不打给我!”

    说到这里,冯枚忍不住在心中叹息起来。她当然清楚景天去n市的目的是什么,也知道他心里其实是在埋怨着自己这个母亲,所以才消失了几年也不曾联系!

    当初晗晗出事之后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再加上常年累月的辛劳,一下子就病倒了。那时候,她无法面对自己的丈夫,也无法面对自己的儿子,因为只要一见到他们,她就忍不住想起自己惨死的女儿。自责、愧疚、心痛……种种情绪缠绕在心头,即便是病好了,她也因为过度的自责而患上了抑郁症,身体也垮了!

    也许是为了逃避那个家,也许是因为留下了阴影再也回不到从前,她选择了再次相逢的初恋景原,和丈夫杨进离了婚。

    她原先想让景天跟自己生活,但是他却执意要跟他的父亲杨进待在那个家。

    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她每天都在哭泣,都在不停的后悔。可是事已至此,她已经回不了头了。再后来,杨进病逝,她才终于把自己思念许久的儿子接来身边。可是,儿子和他父亲一个性子,宁肯倔强的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在外面租房,也不愿意跟她住在一个屋檐下!

    他依旧称呼自己为妈,但是对于景原,他连叔叔都不愿意喊。她劝解过,也忏悔过,可他依旧无动于衷。以至于到了最后,他对景家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甚至于连陌生人都不如。

    他在怨恨着景家的同时也在怨恨着她!

    他怨恨着她当初抛弃了他们父子,他在怨恨着她这么多年来不肯相信晗晗是被人蓄意谋杀而不是意外死亡!

    想到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冯枚只觉得心口似乎有风在呼呼的刮着,让得她的心只剩下一片空洞。

    她也想做一些事情去弥补自己之前的过错,只是自己的身子总是不争气,她又不能让景原替她去做那些事情,这样子对景原或者是小天来说,都是极其不公平的!

    总而言之,是当年的她做错了,所以上天惩罚她的心日夜都在饱受煎熬,惩罚她失去健康,惩罚她与自己的儿子隔着一条鸿沟,永远都跨不过去。

    她看似拥有一切,其实什么都没有抓住。

    景天似乎是有所动容,只是最终没有表示什么,只是坐在沙发上直接开口问道,“你找我来,只是想叙旧吗?”

    景原能够让她见自己一面,打的什么主意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他才觉得无比的愤怒!

    自己的父亲可能就是死在他的手上,自己的母亲却要来劝说自己帮助仇人度过难关,这世间还能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造化弄人,他现在总算是彻身领悟到这四个字的含义了。

    “我已经好几年没见你了。小天,你心底对我的怨恨我都懂,我也知道这都是我活该。”冯枚揪着膝盖上的毯子,只觉得在景天那嘲讽的眼神下难以把那些话说出口,“当初都是我的错,怪不了任何人。你姐姐的死……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们父子,我只是想着要逃避,以为这样就能忘记过往,可后来我才意识到,我错了。”

    是的,她错了。

    即便晗晗的死不是她造成的,可是她依旧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的死就像是刻在她心上的烙印,怎么可能忘记!

    是她太天真,以为离开就可以逃离那些自责和悲痛,谁知道,正是自己的这种心态,误了两个男人。

    她知道,杨进自责女儿的死亡,又承受着自己离开的打击,心病太重才会一病不起!而景原……他嘴上不说,她也知道他在介意着自己的以前。只是到底对她的感情胜过了那些介意,更何况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自己……

    自己已经毁掉了一个家庭,现在这个家,她不想让它散了。那

    ,她不想让它散了。那个男人为她做了太多的事情,她这辈子都还不清。

    “小天,你景叔叔对你对我如何,其实你也看在眼里的对不对?”

    冯枚又是剧烈的咳嗽两声。景天看着她那痛苦的样子,想要伸出手去帮她顺背。只是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就听到了她这一句话,刚抬起的手紧握成拳收了回去。

    “现在景家有难,景原他和我说了,只有你能让景家度过这次危机!”冯枚神情有点激动,咳嗽愈发的剧烈,“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好了,小天,算妈求你这一回,帮帮景家好吗?”

    她不清楚现在景家目前的状况到底如何,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景天可以拉景家一把。她只知道,能让得景原这个从来不肯在自己面前露出一丝脆弱,景氏集团如今的处境肯定是极其的危险!

    景原说了,只要小天愿意利用手中的人脉为景家筹集一些资金,景家就可以熬过这个艰难的时刻!到了那时候,景家也不会亏待了他。

    她亏欠景原太多,这些年来都是他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她却没能为他做什么。

    景天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冷却,又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燃烧着,一冷一热之下,他只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姐姐的死已经有了结果,这事情你知道了吗?”景天没有理会她的请求,轻轻移开视线,看向窗外,“她不是因为意外而身亡,她是被人害死的。杀害她的那个人,已经被我找到了!”

    时间果然是个好东西,哪怕是看似不可能痊愈的伤口,也能在时光的流逝中被抚平。而有些东西,也能逐渐被取代。

    那个家,果然已经不在了。

    冯枚捂着胸口的动作一滞,旋即猛然抬头,“你说什么?!”

    晗晗死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也都不愿意相信那是个意外。只是他们都没能见晗晗最后一面,而且据当时的学生说,她的确是意外身亡。他们无奈,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结果。只有小天,只有他怎么也不肯相信那些人的话,坚持认为晗晗是被人害死的!

    几年前她在得知他去了n市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打算。她想劝他放弃,只是身子不好,根本出不了院,而景原的话小天是不可能理会的,所以没能阻止他。

    而现在,他告诉自己,晗晗真的是被人害死的,那个凶手已经找到了。在这一瞬间,她甚至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因为他太过执着,因此自己幻想出了一些虚无的东西。

    “小天,我知道你跟你姐姐的感情好,只是当年的事情……”她对上他的视线,不知道怎么的,想要说出口的话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就算晗晗真的是被人害死的,可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们手上一点证据都没有,怎么可能把那个凶手给揪出来?

    “害死姐姐的,就是她的几个室友以及那个害死的谢子平!”尽管知道那些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还是遏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愤怒,“他们害死姐姐还逍遥了那么多年,好在姐姐在天有灵,让得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了报应!”

    冯枚呐呐的看着景天,眼泪在她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无声的流了下来。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捂着自己的脸,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手掌中,“天哪……”

    她真的没有想到,害死自己女儿的凶手之一的,竟然是跟他们家交好的谢家的儿子。当时他们还在开玩笑,说将来两家人做亲家,谁知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冯枚只觉得心被火灼烧着,整个人开始浑浑噩噩,“晗晗她……她一定也恨我,恨我没有给她报仇,恨我不相信她是被人谋杀……”

    她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她亏欠他们姐弟俩真的太多太多!

    瞧见她有要晕过去的迹象,景天终于站起来给她抚了下后背,冷声道,“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让你伤心,也不是为了刺激你,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个真相。”

    姐姐死后灵魂也不得安宁,要是当初连他都接受了她是意外身亡的理由,他真的不敢想象,她还得饱受多少的煎熬!

    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要灰飞烟灭了!

    忍住心中的悲恸,景天看着自己母亲那伤心不已的模样,叹息一声,“你身体不好,别哭了。姐姐没有怪过你,就连爸爸他……”

    提起自己的父亲杨进,景天想到如今的状况,只觉得更加难受。他不想让她再次承受伤害,即便这个女人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可是,他也不想让那个害死自己父亲的人逍遥法外!

    如今这样两难的境地,他也忍不住有些迷茫。

    到底该怎么办?

    冯枚拿纸巾擦了下眼泪,听到景天提及自己的前夫,她脸色愈发的惨白,“我以为你爸只是单纯的身体不好,我原本想着要去见他一面……谁知道在那时候,我的身体又不争气,结果连你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想起那些过往,冯枚只觉得悔恨和遗憾。她这一生极其的失败,既没有做好一个妻子,也没有当好一个母亲!

    “他也没怪过你。”景天收回自己的手,又重新坐了下来,“以前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想了,先养好身体再说吧。”

    呆呆的点头,冯枚缓了好一会儿,才又犹豫的看着景天,“小天,我刚才说的事情……”

    …”

    景天面色一僵,即便是已经做好了她会继续要自己给个答复的准备,只是听到她的话,一时无法接受。半晌,他垂眼,“景家的事情,我帮不了忙。”

    景原到底是凭的什么认为自己可以拯救景家?景氏集团那断掉的资金链,不是自己投点钱就可以接回来的!现在的景氏集团就像是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是景原说你可以……”冯枚以为他还是处于气愤中,忍不住加快了语速,“小天,有什么恩怨我们过后再算吧,现在的景家真的要倒了!景家也是你的家,你景叔叔也待你不薄,你……”

    “妈!”景天蓦地提高了声音,语气冰冷,“你别逼我。”

    景家景家景家,她现在心目中只有景家了是吗?也是,景原是她的初恋,又照顾她多年,当然是景家最重要!他们杨家的人除了他已经死光了,她早就改嫁成了景夫人,就连他自己都改成了景姓。还有谁会记得,当初他们那个家也曾经让人欣羡不已呢?

    只是,被人遗忘了的东西,不代表它不曾存在过!他的身体流淌着的,是杨家的血液!

    “小天,你真的不能帮景家这一回吗?我知道,你现在是华盛的总经理,华盛背后的老板跟程家交好,只要你愿意……”冯枚想着景原跟自己说的话,只得尽量放缓了声音道,“我知道这样子做会委屈你,可是难道你真的忍心眼睁睁看着景家没落吗?小天,算妈求你这一回。我已经亏欠景家太多,我……”

    “你只觉得你亏欠景家,亏欠景原,那么杨家呢?”景天一忍再忍,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质问,“那么你把杨家置于何地?当初是你带着那个男人到家里逼着爸离婚,是你抛弃了我们父子俩!”

    冯枚怔怔的看着冷若冰霜的景天,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正离她远去,再也找不回来。

    她的儿子,哪怕是自己当初离婚时也没用着如此愤恨的目光盯着她。而现在,他却好似已经下了什么决心,毫不顾忌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当时你要走,我原谅了你,因为你说你无法承受姐姐的死亡!”景天深呼吸一口,减缓心中的窒息感,“爸在医院去世那天,你没有出现,我也原谅了你,因为后来你和我说你身子不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