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29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29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南瑞集团在n市还算是有点地位的,这位马少发了话,自己这边的安全可就有保证了!

    马俊彦一听,脸顿时黑了!他在外横行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落他面子的。听这几人是要来跟自己抢人,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和我抢人!我南瑞集团好歹也是n市的……”

    “啪!”

    原本还在沙发上坐着的纪箐歌蓦地出现在马俊彦面前,跟挥苍蝇似的一甩手,当下就给了他一巴掌!在对方惊愕之下,又是反手一甩,让得他另一边脸上也出现了个手掌印。

    “你说的那些话,我听了很多次。”纪箐歌笑盈盈的一拳打在他肚子上,“腻了!”

    “纪箐歌!”余娉在一旁尖叫着,生怕纪箐歌打完马俊彦后会对自己下手,“我告诉你,我背后站着的可是京城世家之一的欧家,你要是再对我们不客气,小心我……”

    为了让纪箐歌忌惮,余娉想也不想的就把自己身后的人给供了出来!

    果然,纪箐歌手上的动作一顿,斜眼看向余娉,“你说谁?”

    京城欧家?她什么时候跟欧家的人扯上关系了?不过京城……想到某种可能性,纪箐歌没说话,却把心中的想法记了下来!

    容晏和雷霆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哦……欧家。”纪箐歌拉长了语调,在余娉惊恐的眼神下又是一拳打在了马俊彦身上,“想找麻烦直接找我,别碰我身边的人!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操,你们都是死人吗?!”马俊彦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脸肿的不成样子!他只觉得自己今天脸都丢尽了,见那些人只在一旁看着不动手,心中更加的愤怒,“要是我出了事情,你们一个个都跑不掉!”

    那伙人是领教过纪箐歌的手段的,哪里还敢跟她打!原本以为马俊彦的出现可以让他们脱身,谁知道对方连他都不放在眼里。当下只当做没有听见马俊彦的话,飞快的抛下一句钱不要了就匆匆离开,气得他差点没晕过去!

    这一帮废物!

    纪箐歌扶着秦莲站起来,在与余娉擦肩而过的时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记住我的话,想对付我,让你身后的人自己来!

    人自己来!”

    余娉被她眼中的戾气吓到,赶忙蹲下身子扶起还在地上哀嚎的马俊彦,不敢再吭一声!

    出了包厢,纪箐歌看着精神状态不是很少的秦莲,心中难免担忧自责。说起来,秦莲出了这事,有一部分原因是跟自己有关。

    “你别自责。”秦莲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身子虽然还在发抖,但理智已经恢复了不少,“我们是朋友。”

    箐歌是她真正的朋友,谁也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她不想因为这样失去一个朋友,也不想让自己的朋友陷在愧疚当中。

    “嗯。”纪箐歌认真的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个真心的笑容,“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护不周全,她重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师叔,我先回去了。”纪箐歌转身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容晏,又是对着雷霆和楚秋南示意,“谢谢。”

    雷霆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谢什么,我们都没帮上忙!”

    再者说了,瞧箐歌妹子那彪悍的模样,也根本不需要他们帮忙啊!

    楚秋南站在容晏身侧,没有说话。只是那双锐利的眼睛只盯着纪箐歌,里边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这个纪箐歌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她真的是越发的好奇了。

    容晏难得的没有跟上纪箐歌,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回去之后要尽快处理好受伤的伤口。

    “没有流血,不碍事的。”纪箐歌倒不是很在意,只是见容晏不赞成,又改口道,“我回去就上药。”

    容晏这才放开她的手,等到她和秦莲消失在视线中之后才收回视线,然后看向楚秋南,语气冰冷,“别动她!”

    楚秋南知道容晏很敏锐,但还是没有想到自己那点小心思会被他看穿,双眼黯淡了下来,“队长,她还小,你们根本不合适!”

    她本来想说纪箐歌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不过想到了她的身手后没有开口,只在年龄上说事。

    两人之间相差好几岁,这代沟不是有了感情就可以填补的!各方面的价值观都不一样,怎么可能长相厮守!

    自己跟着他出生入死几年,没有哪个女人能比自己更了解他!再者说了,他们都是军人,更加能理解对方,而那纪箐歌是个小女孩,小女孩都是需要男人哄的,先不说容晏会不会哄人,单说他是军人,哪里来的时间陪她!

    男人需要的是女人,而不是一个女儿。不管从哪一方面看,自己都完胜纪箐歌那个小丫头!

    雷霆没有想到楚秋南会鼓起勇气和容晏说这些,顿时觉得自己站在两人面前很尴尬,挥挥手先进了包厢,只留两人在外面。

    没了外人,楚秋南也更加敞开心扉,咬唇看着容晏,“队长,我对你什么心思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喜欢你!我说我楚秋南喜欢你!”

    她神情激动,只觉得几年的心事终于在此刻全盘托出,无比紧张的同时却隐含着期待!

    容晏对纪箐歌只是一时的迷恋而已,那小丫头懂什么呢!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或许,两人之间压根没有什么,容晏只是把那小丫头当成妹妹来看待!

    “与我何关!”

    冰冷而清晰的四个字,犹如一盆冰水直接从楚秋南的头上浇下来,让得她浑身忍不住微微颤抖。

    所有的期待所有的希冀全部在此刻湮灭成灰!

    “队长!你跟纪箐歌根本不可能!”楚秋南只觉得满脑子的不甘心,自己跟在他身边多年,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动心!

    容晏皱着眉头,看一眼好似癫狂的楚秋南,语气不变,“与你何关!”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楚秋南,径直走到一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楚秋南站在原地,看着他毫不犹豫离去的背影,双手紧握成全。这个男人她是不会放弃的!就酸他现在真的喜欢纪箐歌又如何,只要事情还没有成定局,她就一定还有机会!

    最起码,她比纪箐歌待在他身边的时间要多,不是吗?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正在打电话的容晏可不知道楚秋南的打算,事实上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他认定了的人,是不可能会改变的!

    “哥哥,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是容蕊无比欣喜的声音,“哥哥,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相比于她,电话这头的容晏要冷静得多。或者说,根本没有情绪上的波动,“给我收手!”

    欧家这个词一出来,他就知道这件事情跟容蕊脱离不了关系。不然的话,箐歌跟欧家无冤无仇,对方不可能会让人来对付她!

    也只有容蕊……

    “哥哥,你在说什么?”容蕊撒着娇笑嘻嘻道,“你是不是想我了?过两天我去n市找你好吗?”

    “容蕊,给我收手!”容晏冰冷的话语穿透手机,让得电话那头的容蕊都能感觉到他的怒意,“动她者死!”

    直到电话挂断,容蕊手上还紧紧握着手机,双眼黑沉得如暴风雨前夕,压抑的情绪肆虐开来!半晌,她终于是动了,啪的一声把手机摔到了地上,面容有一瞬间的扭曲。

    “你发的什么疯。”推门进来的容烁正好看见她摔手机的动作,脚步停了下,旋即若无其事的进了她的房间,“好端端的你生什么气!”

    ”

    容蕊见他不敲门就进来,脸色更加沉了几分,从床上坐了起来,“谁让你进来的?”

    她的态度很不好,原本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的容烁直接拉下了脸,“容蕊,我是你亲哥!”

    明明两人是亲兄妹,可她对自己的态度,比对别人还要不好!他到底做了什么,让得她这样厌恶自己!

    “亲哥?”容蕊反复咀嚼,旋即嘴角掀起一个冰冷的弧度,高傲的抬起下巴,“容烁,你别忘了你只是容家的继子!”

    容蕊的这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容烁!

    这是他这一辈子的痛!

    想到那些自己努力不去回想的事情,容烁的脸色已经不是可以用难看来形容的了。好半晌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又恢复了原先的谦谦君子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家里有客人来了。”

    他这么一说,容蕊立即明白了是什么样的客人,看了看已经被砸坏了的手机,想着刚才容晏对自己说的话,抿了下唇,“我知道了,你让律凝来我房间一趟。”

    自打上次事情失败之后,律凝便又留在了京城,并没有再去n市。

    对于她用着吩咐下人的语气吩咐着自己做事,尽管荣说已经习以为常,但还是难免有点怒意,没回答她的话,只是在出门的时候恶狠狠的关上房门,表示自己的愤怒。

    不过一会儿,律凝很快就在门外敲门,得到了容蕊的允许之后,这才恭敬的走了进来,“小姐有什么吩咐?”

    容蕊睨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温顺听话的律凝,扬起的手毫不留情的扇了她一巴掌,“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律凝扑通一声立即跪了下来,没有半分的迟疑!她低着头,颤声道,“小姐,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想到刚才容晏说的话,她只觉得浑身的怒意充斥在胸腔,万分的难受,却无法发泄出来!

    “我和你说了,做事要麻利,不要让哥哥知道。”容蕊从桌上拿过一把小刀,锋利的刀尖在律凝娇嫩的肌肤上划过,冰冷的气息随着她的动作,一点点的渗透进她的身体,到达她的心脏,让得她止不住的颤抖,“可是你呢,一次又一次的坏我事,你说,要你何用呢?”

    律凝的身子立即伏得更低,“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她明明处理的很好,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让得容蕊这样生气?难道是办事的人露了马脚,留下了蛛丝马迹?

    “刚刚哥哥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动她者死。”容蕊手上的小刀依旧不停,她甚至恶趣味的用了点力,律凝那白皙的肌肤立即涌现出一串血珠。长长的划痕伴随着殷红的鲜血出现在她的脸上,可她只是抓着自己的手,不敢动半分,“他已经是第二次警告我了,因为那个人警告我。因为你的办事不利,让得他对我不满,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律凝没有想到容晏会打电话给容蕊,从她口中听到那些话,又感觉到她语气中的阴森,她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今天只要再说错一句话,她便能毫不犹豫的让自己去死!

    容晏之于容蕊,是一个无人可代替的存在!而现在,那个人为了别人放了狠话,自己要是不能圆过去,就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小姐,少爷说的只是气话!”律凝跟在容蕊身边这么久,自然知道她想听什么话,“你是他的妹妹,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外人而对付你?实际上,他担心的人是你!”

    她这一番话,果然取悦了容蕊。她手上的动作一停,轻轻的哦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他只是担心这件事情会影响你的将来……”律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没有时间可以再思考,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他其实是关心着你的!他从不与容家的任何一人说话,而能够跟他联系的人,只有小姐你一人!”

    容蕊的眼眸瞬间亮了,嗜血的渴望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她扔掉小刀站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律凝猛的点头!

    “我也觉得是这样子。”容蕊似乎心情有所好转,想了想,慢吞吞道,“那先留着你这条命,反正我也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来代替你。”

    听懂她话里的意思,律凝忍不住缩了下瞳孔。

    她已经开始在考虑找人取代自己了?

    “在我见完客人之前,你必须找一个替死鬼出来让哥哥消气。要是找不到,我就真的没有留你的理由了。”嗤笑一声,容蕊从抽屉里掏出了另外一部手机塞进包包里,“事情要是再处理不好,你再也不用来见我了!”

    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也值得哥哥为她劳心伤神!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好!她是他的妹妹,外人再怎么亲,哪里能比得上亲人?!

    哥哥是她的,谁敢抢,她要谁死!

    ------题外话------

    有二更,晚一点就送上!求不养文!订阅要惨成狗拉,我要去吃土了(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33 你是不是喜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