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16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16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整栋楼房的上空笼罩着一层浓郁的煞气,即便现在是太阳高照,走进来也仍觉得阴风阵阵,寒气入体。

    摊主却习以为常,一边带着纪箐歌上楼,一边解释道,“这里除了我,已经没有人住在这里了。一来这里实在是太破旧了,被当做了危房准备做改造,二来是因为这里的风水不太好,住在这里的住户,要么家里三天两头出事,要么就是自己身上发生了一系列古怪的事情。到了后来,他们都搬走了,就剩了我一个人。”

    纪箐歌一点都不意外,煞气当空,阳气又弱,怎么可能会好!

    上到六楼,摊主掏出了钥匙开门,“对了,我叫宁成贵,以前是个包工头,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宁成贵没说完,但纪箐歌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后来发生的事情,应当与他等下求自己的事情有关。

    开了门,宁成贵率先走了进去,纪箐歌和容晏站在门口,双双皱眉。

    原先以为,盘旋在这栋房子上方的煞气已经够重的了,谁知道这房间里的煞气还要更加的重,就好像,那上方的煞气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

    这么浓的煞气,一般人靠近的话,周身的元气早就被侵蚀了!而且,一呆这么多年,就算不死,长此以往,宁成贵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应该已经衰竭或者濒临衰竭了才对!在看到那煞气的时候她就在疑惑着,但她确认了几遍,发现宁成贵除了精神有点不太好之外,身上一点煞气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就着坐吧。”宁成贵捧着个茶壶出来,见两人还站在门外,忙招呼着他们两人进门,“不好意思啊小地方,见笑了。”

    纪箐歌刚欲进门,容晏却先上前一步,走了进去。两人刚一踏进门,呼的一阵风,换做是平常人,只怕是要吓一大跳。而要是他们能看得见所谓的鬼的话,会更吓一大跳!

    屋里,无数的鬼魂在房间内飘荡,有的飘着飘着就穿出了墙外,也有人像是不小心闯入一般飘进来。因为煞气太过浓重,这些鬼魂在这里飘荡的时间又比较长,被煞气侵蚀得很严重,眼见着好几个鬼魂就要变成恶灵!

    一般的灵魂不会主动攻击人,可是被煞气侵蚀比较严重的恶灵,却在感应到纪箐歌等人的存在的时候,那双空洞的眼神望过来,露出了个诡谲的笑容,衣衫无风自动,旋即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张大了嘴巴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纪箐歌厌恶的挥挥手,几个魂力不够的恶灵还没靠近就被她给打了出去!又是一阵阵尖锐的刺耳的叫声,那几个恶灵也知道了她不好惹,虽然没有逃走,可也不敢再靠近她,而是躲在角落里虎视眈眈着。

    恶灵不知道什么叫做怕,可他们感知能力很强,在纪箐歌这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知道她是危险的来源。原本还想着扑过来的其余恶灵也是躲着她,只敢在她附近徘徊。

    纪箐歌轻哼一声,在沙发上坐下来。与其同时,一只恶灵趁机扑了过来,可还没触碰到纪箐歌,容晏手一甩,一枚铜币“咻”的一声划破空气,直直的穿透那恶灵,钉在了墙壁上。

    那恶灵发出了类似恐惧的说牟医猩碜硬煌5呐で牛詈笠徊苯酉г诹丝掌小

    “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宁成贵苦笑两声,给纪箐歌和容晏倒了杯茶。虽然他看不见,可这些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灵异事件多了,多少能猜到些,“我之前让风水师看过了,可对方门都没进就跑了,说我这地方不干净。”

    纪箐歌这一次,终于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宁成贵,却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异于常人的地方。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她饮了一口茶,“宁先生之前说的买卖,现在可以详细讲了吗?”

    看样子,他要自己做的事情,与这一屋子的鬼魂有关。

    “哎,这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宁成贵先是叹了一口气,旋即站了起来,对着纪箐歌和容晏道,“两位请跟我来。”

    宁成贵带着两人推开了卧室里边的门。

    卧室里没有开灯,纪箐歌只觉得这一幕很熟悉,挑眉望去,就见床上躺着一名少女。可能是因为许久不见阳光,少女的皮肤很白,白到肌肤下的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她静静的躺着,全身围绕着浓郁的煞气,一只小小的恶灵趴在她胸前,埋头对着她的心脏,似乎正在啃食着什么!

    似乎是有所感悟,那恶灵猛的抬头,嘴角还在流淌着殷红的鲜血!它一双眼睛已经没了,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洞。明明都看不见,可它却蓦地嘴角上扬,诡异的笑了。

    “咯咯咯……”

    ------题外话------

    箐歌:你这是灵异文?

    悠悠:不是。

    箐歌:那你给我弄满屋子的阿飘是怎么回事!

    悠悠:咳,这是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24 除恶灵

    (全本小说网,。)

    这一幕极具冲击性,饶是纪箐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被恶灵给恶寒到了。

    这恶灵到底是什么东西?一般来说,恶灵可以攻击人,可以附身到人的身上,但它们却没有办法跟僵尸一样啃食人的*,只能通过吸食人的元气来控制人。眼前这一只可以啃食人的心脏,是什么情况?

    又是仔细的看了一眼,她这才发现,那恶灵只是趴在那少女的身上,在吸食她身上的阴气,那所谓的流血,不过是它保持着死前的模样而已。

    而且,这里最浓重的煞气,就是从这只恶灵身上散发出的!

    那恶灵咯咯咯的笑着,旋即又趴到了少女的身上,发出来类似呻吟的声音,一脸的享受。

    这一幕,又是让得纪箐歌心中一寒,忍不住恶心!

    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宁成贵虽然看不见,但也大约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女,这才关上房门,带着纪箐歌和容晏回到了客厅。

    平复了好久的情绪,宁成贵才艰难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小露,是在二十多年前出事的,那年她才十八岁。”

    这一句话让得纪箐歌猛地抬头。

    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十八岁了?那么意味着这二十多年来,她可以说是停止了生长?

    “她从出事的那一天起,身体的各项机能就停止了。二十多年了,她还是保持着出事前的状态。现在的她,比植物人还要不如,因为她连呼吸都没有了!”

    纪箐歌默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没了呼吸,那就意味着那个人已经死了。

    “我跟小露都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后来我出来工作,在就在这里租了房,把她也接了过来。我们打算好了,等她到了年龄就去结婚。二十多年前,有天我出门,碰到了一位老人,他上来就说我身上不干净,家中怕是要有祸事。”宁成贵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越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他越是煎熬越是自责,“我当时不信那些,又急着去工地,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可等到我下班回来,就发现小露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没了声息。”

    那时的他,在察觉到她没了呼吸的瞬间,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后来我再去找那老人,对方上门看过,说是没有办法了。小露……救不回来了!”宁成贵痛苦的双手捂脸,“而且,因为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小露没办法安息。要是不彻底解决的话,小露只能等着魂飞魄散。”

    这种话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嗤之以鼻。风水这东西他从来就不相信,再者说了,这个世界上要是有鬼这样的东西,人类还用活吗?这个世界早就被鬼给占领了!可小露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不得他不信!

    “既然对方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也应该有本事解决才对。”纪箐歌沉吟了两下,“这跟我们今天要谈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宁成贵只是一个包工头,他为什么能说出天眼这个词?难道,是跟那位老人有关?

    “老人说,小露是纯阴体质,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上身。她的死,就是因为那天被恶灵上身,而我却没能及时发现……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可是,她身上的东西却没有走,而是用着她的身体来吸食煞气……”

    宁成贵说的断断续续的,年代久远,他也记不太清楚那位老人的话。好在纪箐歌对这方面的知识又增加了不少,所以即便他没有解释清楚,她却依旧听了个明白。

    这里的煞气本就重,那恶灵一下子吸食是有危险的,所以它上了小露的身,霸占她的躯体,利用她的身体来作为一个媒介,或者说是一个过渡,把煞气引到小露的身体上,先过滤一遍,然后再吸食!

    而在客厅里飘荡着的鬼魂,也都是被吸引过来的,不久,它们将会作为猎物,被那恶灵吞噬掉!

    这二十多年来,那恶灵到底吸食了多少煞气?!那老人明知道放任那恶灵不管,极有可能造成大灾,那么他当时为什么不彻底收了那恶灵?

    “我能没有事情,是因为那老人给了我一张符,他说那张符能保我平安。”宁成贵顿了顿,又继续开口,“我求他把那恶灵从小露身上赶走,但他告诉我他也无能为力。那恶灵已经成了气候,他虽然能保我,却无法赶走它。”

    纪箐歌皱眉。

    “他说,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除了这恶灵!”宁成贵抬起头,热切的盯着纪箐歌,“那恶灵身上有弱点,这个弱点,只有天赋异禀的人才可以看得见!他当年告诉我,今年的五月份到明珠交易市场去摆摊,就可以等到这个人!”

    纪箐歌:“……”

    怎么感觉事情怎么越来越玄乎了?

    “他给了我一块石头,让我放在别的石头中去卖,到时候到我摊前愿意不讲价买下来的,就是我要找的人!”

    所以,当那块石头被纪箐歌拿到他面前的时候,天知道他有多激动!二十多年了,他苦苦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来了这个人!

    纪箐歌还在思索着这其中的可能性,容晏却先开了口,“给我看那张符。”

    容晏从一进来就没有说过话,要是不注意的话都感觉不到他这个人的存在。他这一开口,宁成贵忍不住一愣。纪箐歌也是没有想到他会开口,想了想,心中不禁浮现了一个想法。

    宁成贵手忙脚乱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黄符递给容晏,这符他每天都待在身上,不敢离身。

    容晏接过黄符,手微微一颤,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眸终于有了轻微的情绪波动。

    纪箐歌心下叹息,低声问了一句,“是师祖他老人家的?”

    这黄符,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当就是容晏的师父也就是自己的师祖留下的!

    “嗯。”

    师父他老人家以前就喜欢到处云游,当他听到宁成贵说的话的时候就猜想那老人可能是自己的师父,果然!

    纪箐歌听到容晏肯定的话语,默了。

    “我从月初摆到月底,都没有一个人来买,我都快绝望了!”宁成贵见两人不说话,又是激动道,“还好,我没有白等!你们,你们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现在也不想别的了,就是希望小露可以入土为安,而不是……都怪我,要是当年我把那位老人的话当成一回事,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二十多年来,他只能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在里边躺着的小露,不能靠近一分!二十多年了,住在这里的人早就搬完,乃至于这房子都快要被拆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坚守在这里。小露的尸身不能动,他自然也没有办法离开。

    这么多年,他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中,要不是小露还没有得到安息,好几次都他都想跟着一起去了!

    终于,多年的折磨到了今日,总算能够了结了!

    “那恶灵吸食煞气的速度很慢,所以二十多年来我才能安然无恙。”见纪箐歌不说话,宁成贵又继续补充道,“那老人说了,要是不找到那恶灵的弱点,是除不了它的!只有你才可以看见,只有你才可以除掉它!”

    “你所说的天眼,就是这件事情?”

    “那老人说,要是你不肯跟我来的话,就把天眼这两个字说出来,到时候你必定会跟我过来。”宁成贵也有点不好意思,话语里充满了歉意,“关于所谓的天眼,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那老人还说,等你除了那恶灵,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纪箐歌的眉头皱得更深。不过那老人是容晏的师父,也算是她的师祖,肯定不会害她。看来,要想知道这里边的乾坤,只有她除了那恶灵才能知道了。

    好在自己现在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