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04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04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怎么,我刚刚给你的教训还不够?”纪箐歌斜了那母子一眼,“还是学不会说人话是吗?”

    想到刚才自己这边说的话,那贱人全都还给了自己。杀马特简直都要气炸了,这贱人到底凭的什么这么嚣张!

    “你们都还没闹够是吧?”警察拉着几人,一把指着停在不远处的警车,“都跟我回去,现在,快点!”

    “你什么态度啊你!”胖妇人不干了,自己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对待?一个小小的警察而已,等下惹恼了自己,直接让他丢了这工作,“给我客气点!”

    那警察看了一眼胖妇人,态度依旧不卑不亢,“上车,有什么事情到警局再说话!”

    此时已经快要十二点了,他们要是再不走,等下那些考生出来,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人围观。纪箐歌挑眉,先慢吞吞的走向那警车。她不是耍猴的,没有心思给别人演戏看。再者,她的时间很宝贵,浪费在那对奇葩母子身上,真的是太不值得了!

    几人到了警局,屁股都还没坐热呢,就有个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儿子,我儿子呢?!”

    “老公!”胖妇人一见到自己的丈夫,立即激动的喊了起来,“我们在这里!”

    纪箐歌:“……”

    中年男人一听到胖妇人的喊声,立即奔了过来!只见他因为激动涨红了一张脸,一双小眼睛眯着,看起来有些猥琐!

    扫了一眼脖子上的金项链和手指上那生怕别人看不见的几个粗粗的金戒指,纪箐歌难得的默了一下。

    国家经济政策的改变,让得很多人一夜暴富。这两年,n市就涌现了不少的暴发户。其实一夜暴富本来没什么,只是很多人拥有了财富,却没有同步提升自己的素养和见识,导致于很多人对一夜暴富的人印象都不是很好。

    “到底怎么回事?谁把我儿子给打了?!”男人粗着嗓子在警局不管不顾的喊着,大有知道那人是谁就打死她的架势,“敢打我冼律的儿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谁!给我站出来!”

    纪箐歌:“……我。”

    冼律小眼睛又眯了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纪箐歌,眸子闪过一丝异光,“为什么要打我儿子?”

    那胖妇人瞧见自己老公那模样,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狠狠的掐了他一把,旋即一拍桌子,“我老公到了,你们识相点的话,就赶紧给我处理了这个贱人!”

    带几人来的警察正掏出本子想做笔录,听到胖妇人的话,面色不变,“一切都得按程序来!”

    “程序?什么程序!”男人嘿了一声,从自己拎着的包里掏出了一大沓钱,自以为很霸气的放在了警察的面前,“这里是三万块,事情要怎么做,你该懂了吧?”

    “你这是干什么!”那警察却看也不看,皱眉喝了一句,“都坐下,做笔录!”

    男人没有想到自己拿出了三万块,一个小警察居然还不动心,眼珠子转了两下,转头对那杀马特道,“儿子,真是她欺负的你?”

    杀马特哪里不了解他爸?这是心疼钱呢!要真是那贱人撞的自己,他就不出钱了,要是自己撞的,他再拿钱来摆平。可当着警察的面,要他怎么回答?眼神闪烁了几下,才梗着脖子道,“没错,就是她撞的我!我好好的走着,她自己拐弯不看路把我给撞了,连道歉都不说!刚才她还动手打了我!很多人都看见了的!”

    本来他还想自称宝宝,但是看见纪箐歌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想着之前她说的话,他最终还是把宝宝两个字换成了我。

    “就是啊!她二话不说上来就打人,可嚣张了!我说你们警察吃干饭的啊,没见我的心肝都被打伤了吗?这种时候还问什么问,要我说,就该直接给她判刑关上几年!”

    竟然敢动手打她的心肝,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判刑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那警察有点无语,见这一家子都不肯配合,只好把目光转向一直在一旁不出声的纪箐歌,“你呢?你有什么话说?”

    ------题外话------

    老规矩,这几人的出现,肯定不是凑数。妞们来猜猜,他们有啥用?(全本小说网,。,;手机阅读,m。

 015 坑爹的杀马特

    (全本小说网,。)

    “我说的刚好相反。是那个……呃,是他走路没看人,差点撞到了我,然后污蔑我撞到了他。”纪箐歌指指杀马特,又指指胖妇人,“她听了她儿子的话,二话不说就开骂,言语中还涉及到了我父母,所以……”

    “呸,你个小贱人!明明就是你撞了我的心肝,你现在还有理了你!”胖妇人不干了,叉着腰又要开骂,“把你父母给我叫来!我要当面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教的女儿,竟然教出你这么一个东西!”

    纪箐歌眼眸子一沉,要不是这里是警局,她早就动手了,“我大约是知道你是怎么教的你儿子了!一口一个贱人,也难怪你儿子会颠倒是非!”

    “嘿,你说谁呢!”胖妇人一下子火了,掐着自己的老公的肉,恶狠狠道,“别人都欺负到我们娘俩身上了,你管不管!”

    男人痛苦的皱了脸,“我管,我管!”

    算了,现在这母老虎在,自己还是乖乖点先把事情给解决吧!至于这小妞……嘿嘿,以后他会知道她的学校的!

    清纯的女高中生,啧啧啧,想起来就觉得热血沸腾啊!

    男人的龌龊心思基本上都摆在了脸上,纪箐歌瞧了他一眼,轻轻的勾了嘴唇。

    “你们都说是对方撞了自己,那么有证据没有?”警察可不理会众人间的暗潮涌动,认真的做了笔录,抬头问了一句,“好好想想,当时有没有其他人在场?”

    杀马特哼了一声,“当时我是提前交卷的,我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还在答题,哪里有人看得见?警官,像我这种高材生才能提前交卷。其余的,要么还在死命的算着,要么就是做都不做就提前出考场的!”

    “不好意思,你没有证据,我有。”纪箐歌露出了个浅浅的笑容,在那杀马特看来,却宛如恶魔,“因为要防止考生作弊,不只是考场内有监控,考场外也有。很不巧,我们差点撞到的那地方,就有一个摄像头。”

    杀马特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到底是谁撞了谁,到底是谁在说谎,看一下监控,不就知道了?”纪箐歌不理会他,只是对着那警察道,“哦,监控录像你们也不用派人过去找了,我的人马上就送过来。”

    她的人?

    这用词,让得那一家三口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说你可真能耐,考个试都能把自己弄进警察局。”景天携牧音走了过来,两人脸上的表情不是担忧,而是无比的幸灾乐祸,“据说沈校长还因为你这事儿,被新雪中学的校长给嘲笑了一番。”

    纪箐歌悄悄翻了个白眼,不理会牧音那揶揄的眼神,径直朝景天伸出手,“录像呢?”

    景天啧了一声,把录像带给她,旋即转头看向一旁呆呆的一家三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得他们齐齐打了个机灵!

    最震惊的莫过于那男人,跟没了魂似的盯着牧音,让得胖妇人忍不住又是掐了他一把,恶狠狠道,“死鬼,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这话让得那男人回了身,哭丧着一张脸,上前一步,对着牧音恭敬道,“牧总。”

    “哟,这不是扬总吗?”牧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扬总这是犯了什么事儿啊,好端端的怎么会在警局呢?我记得我们早上好像还在聊着投资的事情来着。”

    扬石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小丫头竟然认识致远风投的牧音,当下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只求对方不会跟自己计较,“这不是小孩子有点误会嘛,我这是来劝他们有话好好说的。我这孩子还小,不懂得人情世故。”

    “哦。”牧音神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是不是误会,等下不就知道了?”

    扬石顿时一僵,笑意都凝固在了脸上。

    瞧见自己老公那哈巴狗似的样子,胖妇人心中正不爽呢,又听到牧音的话,当下哼了一声,“哟,这是谁啊,好大的阵势,一来就不把人放在眼里!啧,年纪轻轻的,这做派怎么就那么让人看不惯!”

    哼,不就是仗着自己美貌,所以才能在死鬼面前嚣张么!一看就是张狐狸精的脸,有什么好得意的!

    “闭嘴!你是没脑子吗?!”听到自己的老婆竟然说出这样愚蠢的话来,扬石当下气得不行,“这是致远风投的牧总,你怎么说话呢!”

    致远风投?

    胖妇人想了想,这才想起来,前几天自己的丈夫是跟自己说过的,自家的公司因为资金不足,正在跟致远风投洽谈,希望对方能够投资……眼前的这个年轻女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致远风投的老总?!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胖妇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嗫嗫的嘟囔了两句,才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那个,牧总啊,你别跟我一个妇道人家计较,我这什么都不懂,乱说的。”

    牧音呵了一声,没说话。

    正好警察看完了录像,把画面定格在两人快要相撞的那一刻,手戳着屏幕让众人看,“你说是人家把你给撞了,可你自己看看,明明是你在拐弯的时候没看人,差点把人给撞飞了!”

    那杀马特脸黑了黑,还没说话呢,扬石就先笑呵呵的开口了,“这都是误会,误会!”

    牧音跟那女孩子显然是认识的,她就是因为对方而来!自己现在只能求这件事情揭过去,对方不要跟自己计较!

    这该死的熊孩子,回去得好好的训一顿才行!不然在外头老是给自己惹事情,万一再像今天这样惹到一个不该惹的人,后果可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是啊,都是误会。”要是自己的心肝把人给撞了的话,还能有点底气。可现在,是自己这边差点把人给撞了,他们还……要是对方真的跟自己计较,那他们那融资可不是要泡汤了?胖妇人也还算是有点脑子,赶紧帮着自己的丈夫说话,“小孩子间的玩笑话,呵呵,你们不要当真。”

    那杀马特也知道了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当下垂着头不说话,只是心中依旧记恨着纪箐歌!

    这贱人是没撞到自己,但是她踢了自己好几脚,这账他们可还没有算清楚呢!不过现在这情形,算账显然是不可能的。看来,只有自己过后再……

    “你们说是我撞的人就是我撞的,说误会就是误会?”一直保持着安静的纪箐歌挑眉,开了口,“什么事情都是你们说了算,这可真是好玩。”

    扬石那笑容再一僵。

    “既然事情清楚了,人不是我撞的。”纪箐歌手撑着桌子,瞥一眼扬石等人,“那么警官,请问我可以告这几人诽谤吗?”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告我!”杀马特就不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一听纪箐歌这么说,立马火了,“你背后有人,我背后也有人!青龙帮你知道吧?小爷我在青龙帮可是有熟人的!小心我把你做的事情告诉给我们老大听,让我们老大收拾你!就算是致远风投又如何,难道你们还敢跟青龙帮的人作对不成?!”

    青龙帮?

    纪箐歌面色古怪的和景天牧音两人对视了一眼,旋即闲闲的双手环胸,“哦?青龙帮?听起来是挺可怕的。”

    警察的脸色可就不怎么好看了,虽然知道青龙帮的势力很强大,但是在警局里威胁要用黑帮来对付别人,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哼,你怕了就好!告诉你,赶紧乖乖的跟我道歉!”杀马特谁也没看,只盯着纪箐歌一人,“你刚才可是踢了我好几脚!这账我们没算清,这事就没完!”

    扬石瞧了一眼气定神闲的牧音等人,又瞧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偷偷的扯了下他的衣袖,“儿子,你认识青龙帮的人?你怎么不早说?”

    杀马特眼神不断的闪烁,“爸,你不用怕,我们背后有青龙帮的人撑腰呢!咱们家的投资肯定会有的!”

    虽然自己口中的老大只是青龙帮内部最底端的一名人员,可好歹是能跟上头的人说上那么一句话!反正他们又不懂,只要把青龙帮一搬出来,谁还敢得罪?!

    扬石见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中的不安算是少了一点,只是还是不愿意得罪牧音,毕竟对方是自己正在拉拢的投资商。公司可是快要濒临倒闭了,要是再拿不到投资周转,他真的就要重新过上那穷光蛋的苦日子了!

    “我是谁,你又算什么东西?”杀马特得意洋洋的看着纪箐歌,以为她已经被吓到了,“我每次考试拿年纪第一,你呢?呵,这次的竞赛我可是有把握拿到第一名,可以获得那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