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重生之鬼眼神算 >

第102节

重生之鬼眼神算-第102节

小说: 重生之鬼眼神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人,哪里来的背叛之说?”章达狞笑着用枪戳着季常松,转头看着纪箐歌,眼底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畏惧,“纪小姐,你们的目的是要抓住季常松然后让他死,我的目的是杀了他。大家都是殊路同归,所以,现在请你们出去好吗?既然你知道了我身上有炸弹,就该早点出去,不然等下牵连到你们,可不是我的本意。”

    他与纪箐歌无冤无仇,相反的,她毁了季家,他心中对她还是很感激的。不然以他的力量,要扳倒季家,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不过也仅次而已,要是纪箐歌阻拦的话,他也只好……

    “你们想要的东西都在那个公文包里,现在,麻烦你们拿了东西就出去!我还有好多的账,还没有跟我们的市长算清楚!”

    “章达!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对你不薄,你竟然这样对我!”季常松现在是既后悔又愤怒,早该察觉到章达的不对劲的,偏偏在这样的关头下无人可用,他才勉强信任他。想着二十年的恩情,对方不该……没想到啊没想到,是他再次失策了,“你是想要钱还是要权,只要你说出来,我都可以给你!”

    “钱?权?呵,抱歉,我都不想要!”章达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季常松最后一丝希望,“我只想要你死!”

    纪箐歌瞥一眼被章达踹过来的公文包,所有所思,“章先生,我很好奇,那么多的炸弹,你一个人是怎么完成的?不,不可能是你一个人,你应该还有同伙吧?”

    章达不清楚纪箐歌为什么问这个,不过事到如今,告诉她也没有关系,“有又如何?纪小姐难道是想要我他们的性命来威胁我么?呵,很可惜,这招对我无效呢!”

    “我只是纯粹的好奇而已。”纪箐歌扫了一眼地上的公文包,确认没有诈之后,让人捡了起来,“因为我怕这是你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就是为了趁我们放松警惕之后对我们进行攻击呢!”

    说是这么说,可她话里的不以为人,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出来。

    “哎,你先别炸死季市长啊,我话还没问完呢!”顾思敏嘿了一声,目光对准了面如死灰的季常松,“季市长,你都要死了,那么我父亲的死你总该告诉我了吧?不然你带着这个秘密进坟墓,多憋屈啊!你要是告诉我的话,说不定我还能从你下属的手中救你一命呢!”

    季常松心一动,似乎是被打动了,“你先救我出去,只要我安然无恙,秘密我自然会告诉你!这个世上知道你父亲的死是怎么回事的,除了凶手就只有我知道!”

    “哦,原来我父亲的死真的是有蹊跷。”顾思敏满意的点头,旋即挥挥手,“谢谢季市长,你慢走,我就不送了。”

    季常松一口老血呕出来,不敢相信她就这样让自己去死,“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个秘密了?”

    “你知道吗?”顾思敏真诚道,“这个世界上,也还没有我想知道而不知道的秘密。”

    季常松:“……”

    “好了,说够了吗?”章达不耐烦的打断几人的话,余光瞥了一眼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北涵,看看把枪口都对准了自己的季常松的人,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在了纪箐歌身上,“纪小姐,夫人是无辜的,你把她带走吧。”

    纪箐歌诧异的挑眉,在章达和北涵之间来回的打量了几遍,不语。

    而北涵也是终于回过神,听到了章达的话,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眼底有着怀念有着无奈有着后悔,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我都这副样子了,还能有多少日子?不如今天一起去了吧。”

    “夫人……”章达欲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季常松一直在听着,听到章达和北涵的对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苍老了许多,“北涵!你跟他是一伙的!”

    为什么那么多人,他偏偏要放过章达?而且还拜托纪箐歌把北涵带走!他们是一伙的!

    这个认知,让得季常松瞬间崩溃!他把北涵当成了自己的命,几十年的夫妻,他一直宠着她,可到头来,竟然换得她跟外人勾结背叛自己!

    这一变故,让得纪箐歌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的名字。

    “是因为徐龙吗?”纪箐歌看向一副生无可恋样子的北涵,心中百般复杂,“徐龙,真的是被季常松害死的?”

    徐龙?

    听到这个名字时,季常松浑身一颤,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

    “箐歌,如果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北涵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玉佩,脸上全是怀念,“要死早点遇到你,说不定徐龙也不会……”

    “徐龙早就死了!”季常松突然一声大喝,“北涵,你果然还在想着那个男人!你果然最爱的是他!这么多年了,我们连女儿都有了,你还是对他念念不忘!”

    “咳咳……”北涵一顿剧烈的咳嗽,手撑着地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目光对上季常松时,先是一怔,旋即是无比的愤怒和悲痛,“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徐龙怎么会出事!你当年为了得到我,竟狠心把他推下悬崖!季常松,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男人!”

    “徐龙失踪几年,你知道那时的我是什么心情吗?我恨不得跟着他一起去了!后来家里人让我嫁给你,我也曾想着好好跟你过日子,所以,才有了茜儿!这几十年,我没有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季家的事情!可谁能想到,那个杀害我曾经的爱人的人,竟是就是你!凶手跟我同床共枕了几十年,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面对北涵那悲愤的指控,季常松没有半分的后悔,眼底全是疯狂的占有欲,“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不妨告诉你,是,徐龙是被我推下悬崖的!他凭的什么?不就是出身比我好一点而已?我哪里比他差了?!可你的眼中,从来都只有他!所以,我约他出去,然后趁他一个分神的时候,把他推下了悬崖!哈哈哈,你是我看上的女人,除了我,谁也不许碰你,谁也别想染指你!我季常松看上的女人,心里怎么可以有别的男人!”

    此时此刻,看着季常松那走火入魔的模样,纪箐歌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寒意!不愧是父女,连占有欲都是一样的强一样的变态!为了得到心上人,竟然不惜以残忍的手段杀害自己的情敌,简直可怕!

    北涵也是一愣,悲从心来,“怪不得茜儿会做下那些事情,原来都是遗传的你!也是怪我没有教好她,不然她怎么会做下那些个错事!季常松,你一生坏事做绝,难道一点悔过都没有吗?!”

    她到底是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魔鬼!

    “我有什么好后悔!我这一生做的事情都对的起我自己对得起我们季家!”季常松呵呵的笑着,不以为然,“至于其他人,他们又不是我季家的人,死了也是他们活该,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这一番话让得纪箐歌忍不住咋舌,她刚想说话,章达却先狞笑着开口,“对,弱肉强食,所以你现在落到我手上,也没有什么好不甘心的!”

    “章达,我季家养了你二十多年,就算是条狗也该知道报恩了!”

    “呵,你知道吗,当初徐龙被你推下悬崖后并没有死,只是因此变得残疾了!再后来,他艰难的在森林里生存着,想找机会走出去!后来,他在森林里救到了被母狼叼回去准备做食物的我!要不是他,哪里有我的今天?”章达只是简短的是以前的事情给讲了下,旋即对着北涵道,“夫人,你跟着他们走吧。”

    北涵摇摇头,只温柔的抚摸着手中的玉佩,似乎是在轻抚着爱人的脸庞。现在,那些个爱恨情仇已经与她无关了,她现在只想着尽快到那边,陪着她的爱人,永远不分开!

    章达看着她,微微动容。

    徐龙虽然没死,可也成为半个残废,两人艰难的在森林中求生,就在要出林子的时候,他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能起来!临去之前,他把那枚玉佩给了自己,说出去见到北涵,要是她已经结婚了,就不用把玉佩给她打扰她的生活,要是没有,就把玉佩给她,告诉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他出了林子之后,四处打听,好不容易得到了北涵的消息,却得到了她嫁给了季常松这个消息!

    他本来打算,徐龙的仇自己来报的,可惜季常松这个人生性多疑,再怎么信任他也还是不肯把一些秘密告诉他!为了扳倒季家,他在季常松身边一待就是二十多年……季家被扳倒后,他跟着他两年,终于把季家所做的事情的证据都给搜集好了,本来是想让佟安把纪检组的人给带来的……虽然出了点意外,不过,有纪箐歌在,也无所谓了。

    季家的名声会永远的臭下去!而父亲……他也能安息了!只是为了能够顺利安装炸弹,他不得不把事情告诉给了北涵,也才会让她一点求生的*都没有了。

    “你们走吧!”为了能够得到那些证据,这些年来他替季常松干了不少事情,死了也是应得的,“你们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顾思敏瞧了两下,笑了一声,先转身潇洒离开!

    纪箐歌看了北涵一眼,叹息一声,旋即对着容晏点头,“走吧。”

    两人转身之后,纪箐歌带来的人不敢放松,一边撤退一边防着对面的人!眼见着他们就要走出去,季常松阴笑两声,旋即对着拿枪对着章达的属下厉喝道,“开枪,一个都不要放过!”

    既然都是死,那大家就一起死吧,谁也别想逃!

    “小心!”听到季常松的厉喝,纪箐歌也赶忙喊了一句,一边快速撤退,一边开了枪!

    而章达,在众人开枪的那一瞬间,在季常松耳边冷笑了一声,旋即毫不犹豫的摁下了按键!

    “嘭!”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没有想到章达身上的炸弹威力会这么大,仓库里头的货物又是易爆物品,章达身上的炸弹一爆炸,就像是给那些货品点了火,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一阵阵热浪喷了过来,让得纪箐歌等人忍不住一个踉跄!

    “赶紧撤!”

    纪箐歌捂住了双耳,喊了一句,下一秒,容晏一把把她横抱起,快速的朝仓库口奔去!

    身后的爆炸还在继续,站在仓库附近的程林被那连绵不断的爆炸声给吓了一大跳,神色着急的盯着仓库口,就怕里边的人出不来!

    “出来了!”

    霍锐进也已经到了,就站在程林身旁,眼尖的见到了奔出来的一群人,为首的人他不认识,可随后出来的纪箐歌和容晏他却是认得的!

    “里边的情况不明,两位赶紧让人撤离这里!”纪箐歌此时顾不上自己是被容晏抱着很别扭,扭头对着程林、霍锐进道,“快!”

    程林和霍锐进赶忙一挥手,让众人撤离出了老远!

    “你怎么样?”等到撤到了安全范围之后,程林和霍锐进这才走过来对着纪箐歌问道,“没事吧?”

    “我没事。”纪箐歌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大碍。见两人过来,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被容晏抱着,示意对方把她放下来,这才道,“季常松在里头没出来。”

    仓库就一个门口,那么大的爆炸,章达又是在临爆炸前抱了他一把,估计已经没了生还的可能了。

    听到纪箐歌的话,程林和霍锐进两人俱是一默。

    没想到,两年之后,季常松没能翻盘,反而是这样子凄惨的死去。不过,他也算是死有余辜吧!

    “对了,这是季常松这些年来做过的一些事情的证据。”纪箐歌让保镖把公文包递给霍锐进,“后续的事情就劳霍市长多费心了。”

    霍锐进郑重的点头,“放心,包在我身上!”

    他手里已经有了季常松犯罪的证据,而季常松又葬身于火海,万事都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唯一要做的,只是把他的罪行公之于众。

    纪箐歌也知道霍锐进会把事情处理好,又和程林说了几句,这才跟着容晏离开。

    “嗯?思敏呢?”

    刚才顾思敏虽然走在他们前边,可几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这一眨眼的功夫,她怎么又不见人了?而且,她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不知道。”容晏摇头,“不会有事。”

    容晏是了解顾思敏的,既然他这么说,那就不会有事情。她松了口气,笑道,“那我们回去吧。”

    “嗯。”

    而就在离仓库不远的另外一处地方,顾思敏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乌牙,冷声道,“让开!”

    乌牙一向对顾思敏是没有好感的,只是碍于身份上的缘故,他依旧不得不弓着身子恭敬道,“小姐,我家少爷说了,请你跟我回去!家里有客人到访,对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