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小说网 > 古代电子书 > (脸红红系列)卖夫七公主(出书版) 作者:季雨凉 >

第2节

(脸红红系列)卖夫七公主(出书版) 作者:季雨凉-第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轻功而已。”花荣里眼疾手快的接住她扔掉的糖葫芦。
  “又是轻功呀,我的轻功已经很好了。”筠朵有些失望。
  “嗯,很好。”花荣里顺着她的话茬,抬手将糖葫芦送到她嘴边。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带些别的绝世武功来?”筠朵就着他的手吃了颗糖葫芦。
  “没必要。”花荣里收回手,看着她嚼完后又递上去,“不要打架,会跑就成。”
  “嘁,打不过就跑可不是我的风格。”筠朵大力的嚼了几口。
  “荣哥能打。”花荣里随口就说。
  筠朵的心莫名其妙的一跳,旋即笑道:“嗨,我整日闷在宫里,哪里有架可打?”她轻轻的跳到圆桌边,拿了颗苹果扔给花荣里,“荣哥儿,你这回来,多待些日子吧,我无聊得紧,还有啊,我决定了一件事!”
  “嗯?”花荣里单手接住苹果,拿起盘中的小刀开始削。
  “我决定了,不能再喜欢阿猫阿狗什么的了,我要正正经经的喜欢一个男人。”
  只有这样,她才能彻底的忘掉那个人!筠朵握了握拳,满脸都是要慷慨就义的正气。
  就在她握拳起誓的时候,花荣里却是手一抖,小刀自指尖上划过,没流血,只是破了点皮,他不着痕迹的藏起手指,低眸认真的削苹果,语气有些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期待:“要喜欢谁?”
  “我的皇兄。”筠朵一字一句的说:“赫连息未。”
  “他?”花荣里忽的抬眸,眼底的失望一闪而过。
  “别这样看着我,你知道的,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筠朵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花荣里如何能不知道?赫连筠朵本家姓季,本是西凉国的人,由于东夷先国君微服西凉国,遇见了筠朵的母亲何氏,并与她坠入爱河,不顾一切的将她接入宫中,又封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筠朵为公主,百般疼爱。
  他知道的清清楚楚,更是知道筠朵还在娘胎里时,就已与自己订下了婚约!
  只是她一朝飞上枝头成凤凰,自己便再也无法与她相配了,他知道自己已与筠朵没有可能,情愿这样隐姓埋名的默默守护在她身边。
  可为什么筠朵会喜欢上一个更加不可能的人?虽然息未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但名义上还是他的哥哥啊!
  “荣哥儿?”筠朵推了推发呆的花荣里。
  “嗯?”花荣里迅速回神,收敛了表情。
  “你会帮我的吧?”筠朵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嗯……”花荣里目光有些闪烁,但仍没有拒绝她的要求。
  “荣哥儿真好!”筠朵扑到他怀里,之后又迅速弹开,拿起空竹和陀螺出去玩了。
  花荣里看着她利落的动作与身手,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自己对她的心思,她不可能不知道,即便是再过天真、再过爱玩,她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了,而她留到现在未嫁,全是因为这副娇蛮的性子。
  花荣里知道她在装傻,也知道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单纯,在有些人眼中,她甚至是有些可怕的。
  她曾笑咪咪的看着多少人死、又看着多少人生不如死,她几度害得其它公主身陷险境……她做过好事,也干了不少坏事,但她仍能摆出一副天真的笑颜来。
  明明不再是当年的朵朵了,但为什么自己还是放不下呢?或许因为她就是自己的绣球花,是自己的希望,而希望,便是信仰。
  ***
  圣旨到时,花荣里正在教筠朵玩空竹。
  太监捧着圣旨鱼贯而入,筠朵不明就里的将空竹扔给花荣里,然后跪下接旨。
  筠朵听着那太监掐着嗓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念,而后听着听着就变了脸色……那是张指婚的圣旨,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要当朝七公主嫁到西凉国去和亲!原来这就是皇兄让她出席宫宴的原因,原来他是想把自己给嫁的远远的!
  “七公主,七公主?”太监唤了几声,忌惮道:“请接旨。”
  “不接!”筠朵突然发作,起身挥开太监的手,圣旨“啪嗒”一声落到地上。
  太监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跪下去捧起圣旨,嘴里嘟囔着:“使不得呀……公主。”
  筠朵哪里会听他的话,抬手扒拉开涌上来的宫人们,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畅春宫,一路走,还一路骂:“什么混帐西凉,我才不去,不去不去!”
  听她如是说,花荣里眼神一黯。
  宣旨的太监左右为难,退回圣旨是死,交给那脾气任性的公主还是死,正犹豫着,便瞥见了穿着首领太监衣裳的花荣里,他眼珠一转,扯了几句便将圣旨塞给了花荣里,而后逃也似的走了。
  花荣里凝眸看着那圣旨,须臾后也跟着走进去。
  罢一踏进,一个茶杯就极准地朝他飞了过来,花荣里侧头一躲,茶杯在自己身后的门框上摔碎,瓷片飞溅,从自己脸颊上划过,他随手抹了抹,揣着圣旨继续往前走。
  筠朵见他脸上见了红,眸子一颤,但还是扭着性子转过头,气呼呼的躲到东暖阁去,又摔上了门,“你也滚出去,别烦我。”筠朵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花荣里抿唇,将圣旨随手一放,而后站到门边,“荣哥给妳变戏法。”
  东暖阁里没什么反应,花荣里从怀中掏出了一片树叶,从门缝中送进去,而后一弹,准确的飞到了筠朵的脚下。
  筠朵低头看了一眼,撇嘴“切”了一声,而后只听得门外的花荣里打了记响指,同一时间,脚下的树叶倏地就着起火来了!筠朵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起了脚。
  “别怕。”门外的人沉声说。
  “喂喂,不许在我这儿放火!”筠朵抬脚上了床。
  “已经灭了。”花荣里又说,像是能看到暖阁里发生的事一样。
  筠朵扒着床边往下看,火果然已经灭了,她好奇的探手下去把烧得黑漆漆的叶子拿起来,而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便用手指抹了抹,越抹越奇怪,她用力的搓了搓,最后发现手中的树叶竟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小象!
  而那小象的主人公自然是她,赫连筠朵。
  筠朵又是惊愕又是感动,气也稍微消了点,她又摸了摸小象,下床去帮花荣里开了门。
  “我告诉你啊,我的气可不是一个戏法就能消了的,我还是很生气,气得要死……”她咕哝了几句,把小象塞到袖子里。
  “嗯。”花荣里附和着点头。
  “你知不知道西凉在哪里?”筠朵耷拉下肩膀,转过身去。
  花荣里眉角一跳,语气仍是无波无澜的:“知道。”
  “我不喜欢那个地方。”筠朵在床上坐下,端起了下巴,“特别不喜欢。”
  “为什么?”花荣里怕知道答案,却又情不自禁的问。
  “没理由。”有的话,筠朵还是很难说出口,那是她心里的疙瘩。
  她摆出那副蛮横的表情,恶狠狠的瞪着花荣里,“我是公主,讨厌一个地方还需要理由吗?反正就是不想去。”她收回目光,呢喃着:“我一定要想个办法出来。”
  花荣里不语,笔直的站在圆桌边,开始给她削苹果。
  筠朵坐在床上愁眉苦脸的想办法,不知想了多久,花荣里已经削了三个苹果,现在正逐个将苹果切成角,整齐的摆放在碟子内,筠朵看着他出神,而后双眼倏地一亮,“荣哥儿,我想到办法啦!”
  “什么?”花荣里一抬眼。
  “我的办法就是……你!”筠朵飞过去攀住他的肩,“你这么厉害,每次入宫都能不被发现,那这次你易容成一个侍卫吧?我就和皇兄说和你有私情,这样他就不会把我送走了,况且我刚决定要喜欢皇兄,这样也可以试试他喜不喜欢我。”她眨了眨眼睛,见花荣里没反应便又晃了几下,“好不好嘛,荣哥儿?”
  “有损妳的清誉。”花荣里严肃的拧眉。
  “清誉算什么,我离经叛道惯了,谁都管不得。”
  “可是……”花荣里的犹豫源自于自哀……他就要成为一个工具了吗?
  “别可是啦,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荣哥儿,我们交情这么深,你不能见死不救吧?”筠朵松了手,微微敛了些神色,有些恼怒的意思,“到底帮不帮我?”
  筠朵就是这样喜怒无常,顺着她就给你笑脸,呛着她就给你脸色看。
  花荣里不怕她,只是舍不得拒绝她,他垂下了目光,将装有果肉的碟子递给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第二章

  得知筠朵和侍卫的“私情”之后,息未毋庸置疑的勃然大怒了。
  如今正值东夷和龙南交战的敏感时期,而西凉是他的最佳盟友,将筠朵嫁过去,既是让她回了自己的老家,又得到了这个盟友,真真是两全其美,更何况他早就调查了西凉国国君的为人,年少有为又一表人才,决计不会委屈筠朵的。
  他步步盘算,顾全了她的幸福又稳固了江山,又是哪里做错了呢?为什么她这个离经叛道的妹妹,偏生要跟他对着干!
  “这回不是阿猫阿狗,而是个人,男人?”息未摸了摸胡子,玻а畚省
  “是。”筠朵理直气壮的回答,面对着息未皮笑肉不笑的脸,毫不认输。
  “是什么是!”息未猛地拍案而起,他一向是漫不经心又格外懒散,但唯有面对这个老么妹妹的时候,总会发火,“妳还敢说是?当初扔了圣旨,朕都不跟妳计较了,妳倒得寸进尺起来,居然跟一个侍卫……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不行也要行,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
  “不行就是不行,朕偏不让妳跟他在一起!”
  “那……”筠朵一瞪眼,突然笑了,“不跟侍卫在一起嘛,也不是不可以。”
  息未一愣,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就让我跟你在一起。”筠朵做了让步,却语出惊人。
  息未登时愣住了。
  筠朵还是坦荡荡的瞧着他,好像根本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不可理喻。
  “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息未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当然知道,你不让我和侍卫在一起,那你就和我在一起。”
  “混帐话!”息未骂她一句,抬手将龙案上的笔筒给挥了下去,毛笔洒了一地,哗啦的一阵响,他匀了匀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历朝来西凉与东夷都是保持着联姻的关系,到了朕这一朝,恰逢适婚年龄又未嫁的公主就只有妳了,所以说,妳不得不嫁,再找什么胡涂理由都没用。”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把我赶走吗?”筠朵有点发急。
  “西凉是个好归宿。”息未稍微平静了些,闭上眼不再看她,“至于妳所说的那个侍卫,朕自会处置的,妳就死了心,去西凉吧。”他将眼前的折子合上,也无心再看了,转而起身,往养心殿侧室走去,“妳退下吧。”
  “你要怎么处置他?”筠朵突然问。
  “来人吶,把公主送出去。”息未未答,挥了挥手便消失了踪影。
  筠朵突然觉得自己作了个愚蠢的决定,她的一时冲动非但没有帮到自己,反而害了花荣里。
  自从和息未谈完后,花荣里所易容装扮的宫中侍卫便消失了,据说是被收了监,而不久后,筠朵又得到了一个消息,侍卫从狱中逃跑了。
  正在摆弄陀螺的筠朵停了动作,看向那来传递消息的宫人,“逃了?”
  “是。”宫人恭谨道。
  “皇兄遣人去抓了?”筠朵又问。
  “正在全国通缉。”宫人说。
  筠朵的心咯噔的一跳,荣哥儿不会出事吧?她作这个决定时是太欠考虑了,只是一味的不想去西凉,但没想到会害了花荣里,如果他出事的话……
  筠朵突然觉得心口有些发慌,一时没握住陀螺,它在桌上打了转,便倒下了,她咬了咬唇,有些焦躁的捏了捏自己的唇。
  然而就在筠朵心慌不已的同时,花荣里正被追兵追得狼狈至极,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越狱出来,因为在牢中被打得遍体鳞伤,所以身手迟钝了许多,几度被官兵围堵,搞得他是伤痕累累,差点就搭上了一条命。
  最后他逃到了帝都城郊外的一处小村内,投奔了自己师父,青都会东夷分舵的掌门人,徐老头。
  这个掌门人的名字一点都不掌门,他没名字,别人都叫他徐老头,听着更像是个修鞋的老头子,而他的为人,也跟个修鞋的老头差不多,抠门又古怪,若不是那是自己的恩师,花荣里还真不会和这样一个怪老头打交道。
  可不得不说,自己能在东夷混得如鱼得水,能变换不同的身分去接近筠朵,也全是徐老头的功劳,他帮徐老头打理一个帮会,徐老头就为他提供所需。
  当自己因为保护筠朵而遍体鳞伤时,他能投奔的,也只有徐老头家了,虽然当他满身是血的跑到徐老头那时,总会招来一顿臭骂。
  “哦哟,你搞什么鬼?又弄成这幅鬼样子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3

你可能喜欢的